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徐鹏是兄弟——郭晓成  

2018-04-09 20:18:45|  分类: 永远的怀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鹏是兄弟——郭晓成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昨天,是我的生日,也是为徐鹏送行的日子。

    去年的这几日,福良夫妇宴请战友,也为介梁与我过生日。一高兴,就忘了自己的酒量,结果醉得一蹋糊涂,还是徐鹏开着我的电动车把我送到了家。那时,徐鹏虽然尚在康复期,但看起来身体状况还不错,今年此时却已阴阳两隔。

    这些年来,写过几篇追念小文,都是临时起意。办三百垧时,曾想写一写徐鹏的,只是思路打不开,不了了之,没想到竟然拖到了徐鹏的身后。

    在农场的那些年,与徐鹏大概只有一次接触,不过,这仅有的一次也是蛮有意思的。一天,与徐鹏在牛号外不期而遇。墙边放着的一台饲料粉碎机同时引起我们研究的兴趣,在一个部件功能上意见相左:徐鹏说是出垃圾的,我不以为然。家住天山二村时,隔马路有个牛奶棚,每年秋季都会挖个大坑,把堆成小山似的苞米秸用一台机器粉碎后喷吐进坑里作发酵饲料,那个喷口的样子和眼前的那个部件可是一样一样的。因此,我胸有成竹地对徐鹏说,那是出饲料的,见他不信,就说阿拉打赌好伐,输忒各(的,上海话)人买两斤绵白糖!看我如此斩钉截铁,徐鹏退缩了。这当儿,一旁正好过来一位哈青,我不想放过乘胜进军的机会,就请教他,谁知,真理竟然站到了徐鹏那边!刚蔫了的徐鹏一下来了精神,要我去买糖,我嘿嘿一笑,侬勿是不赌了吗…...至此以后,再也没和徐鹏有过什么交往。

    下乡四十周年纪念大会各项活动已近尾声,在为哈、津两地知青送行的晚宴上,我近距离地见到了徐鹏。徐鹏脑袋剃得光光的,不过在我眼里没有粗犷的感觉,反倒透出几分秀气来,与当年的印象判若两人。话说回来,当年那个狠三狠四、戴着军帽的人,是个真正不计得失、不言退缩,替上海知青出恶气的仗义之人(这里只说历史现状,不评对错是非)。

    不少战友都收到过徐鹏热心赠与的精致小礼物——用硬木精雕细刻后做成的挂件,那都是徐鹏的杰作,当然,最初主要是与徐鹏相熟的战友才有的待遇,连话都搭不上的我只有眼馋羡慕的份。后来,嫂子梅娟知道了,先为玛依拉争取到了一件,日后,我终于也幸运地补到了一件(后来,更多的战友都享受了这份待遇),不过,与徐鹏的关系还是那么不冷不热。

    已记不清什么时候开始与徐鹏热络起来的,但能与徐鹏热络起来,还是他的手艺,因为,我也曾十分热衷工艺制作。徐鹏有这么好的手艺,出乎我的意料,也因此与徐鹏有了共同语言。从单位买断回家,觉得有时间可以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了,比如练小提琴、搞篆刻、习书法,还有就是做些小工艺品,等等等等,结果全是三分钟热度,准备的篆刻托架(过去都是拿在手中刻)、搜罗的小物件小材料(红木),都成了无用之物。找到了徐鹏这个知音,这些零碎也就有了栖身之地和物有所用的日子。徐鹏不愿轻受他人之物,定要送我个茶海方心安,我笑道,这么大个家伙,我那蜗居怎放得下?

    虽然,当年为了挣上海人的面子,徐鹏曾与一些老哈打得不可开交,回城后,知青们天各一方,哈青却成了徐鹏的牵挂。下海后的徐鹏,挣的是辛苦钱,中秋佳节来临之际,却总不忘准备些沪上知名月饼远邮北国,以寄相思之情。重情重义,徐鹏在哈青中颇有口碑。

    重情重义的徐鹏病了,自然惊动了同样重情重义的不少天南地北的战友。手术那天,多少战友看着手术情况显示屏守了一整天!在以后的三年多里又有多少战友一直在心底为徐鹏默默祈福?谁也没想到,在平稳渡过了生存线后,徐鹏的病情却风云突变。爱妻的悉心照料、战友的祈福最终挽不住徐鹏渐渐飘逝的生命……

    徐鹏走了,再也听不到他在家门口喊我的名字,送来跨过半个上海的苔条花生;家里的用具损坏了,又得自力更生了……

    徐鹏走了,有那么多的兄弟姐妹前来送行,若灵犀相通,徐鹏该平慰心境,此生无憾了。

                                                                                 2018.4.8

 

 

  评论这张
 
阅读(46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