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过去的那些事 ——“七扯八谈”话“老文”  

2016-06-13 20:30: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文真名叫刘招英,从小以童养媳身份来到江西省峡江县马埠乡城上村,成了毛席芝的老婆(江西当地管老婆叫“我屋里”、“堂客”、“婆姨”)。不知为什么,没人叫她真名,村里人都叫她“老文”。一九六九年三月我们下放时,我们也就随乡入俗,跟着老俵们叫她“老文”,当时毛席芝是生产大队大队长,那年老文只有三十六岁。老文面目清秀,身材瘦弱,看上去弱不禁风,然干活确是好把式:干农活挣攒工分,她毫无争议拿的是妇女中的最高分(5?5分);做家务相夫教子,她当仁不让的是巾帼里的姣姣者。老文生育了五男四女九个孩子,都已成家立业,且个个事业有成,老文前些年就当上了太婆,今年已是七十八高寿(在当地确属罕见的),正在享受着儿孙满堂的天伦之乐。          
       一九七二年的三月,我当上了村小民办教师,才与老文有了真正的交往。
       记得那是我当老师的第一天,傍晚时分,老文的三儿子“田仔”(我的学生)匆匆来到我居住的小屋里,轻轻地对我说:何老师,我依呀(“依呀”为当地土语“妈妈”的意思,“依呀”在我们听来与“妈妈”两字是混身不搭界的)叫你到我屋里“冾饭”(冾就是吃)。我不加思索地跟着田仔就奔出屋外······记不清多少日子不沾荤腥了,苦啊!走进老文家的堂屋,一眼瞧见那八仙桌上“四冷四热”八个菜,那口水啊,直淌啊直淌!我和席芝公一等老少爷们围桌而坐,老文则站立一旁(当地妇女一般是不能上桌的)说道:何老师,今日我哩就把两个仔女交给你了,好好教他们读书,我哩就是冾哩冒(没)文化的亏,我哩要叫我仔女有出息,要你烦心思了!席芝,你不要干坐着,敬何老师一杯······老文的言语是何等的朴实而意涵。我一边喝着米酒一边筷子像雨点般地向“四冷四热”进攻,“好,好,我一定,我一定”我嘴里喃喃地说道。如今老文的仔女都有出息了,其中一个在县农委当主任,一个在县辖幸福水库当工会主席,这当然不乏他们自身的努力,而老文却常常和村里的老俵说也有我的一份功劳,真是惭愧啊!                      
      过了一段时间,老文对我说:何老师,教书蛮累的,要不你到我屋里冾饭得了,多一双筷子,你把口粮拿来就“制的”(“行了”的意思)。······日长时久,每每我从上海探亲回来,总得带点东西送给老文家:解放鞋、尼龙袜、铅笔、练习本、橡皮等等,噢,还有糖果什么的。渐渐地,我和老文家的情感愈来愈深,以至于一九七七年三月我离开那里时,老文带着一家子和老俵们一直追逐着我乘坐的那辆拖拉机远远驶去,乃至今日我还清楚的记得,老文家的孩子追得最来劲。
       四年前,老文在大儿子、大儿媳的陪伴下,受我之邀来到了大上海。在我和插兄插妹的精心安排下,老文一家子游览了东方明珠、南京路、城隍庙,乘坐了轨道交通,我还在我司党支部书记的大力支持下,动用了小车一辆,带着老文上大桥,穿隧道,在浦东新区的大道上快乐地奔驰着······老文那个高兴劲就别提了:考味思(老俵的惊叹语),不得了,上海怎么这么大啊!我以为我为老文毫不吝啬地开了一次洋荤。
       当然老文虽然大字不识一个,但她绝对是够“哥们”的,去年我携我内人返乡,这下可忙坏了老文,她老人家派了大儿子、二儿子乘坐她孙子开的小轿车到新干火车站来接我与内人。当日便设家宴盛情款待,大园桌上摆了十六大碗,一只鸡是过年时留下来的活鸡,黄蟮、泥鳅、昂次鱼是叫小儿子到河里塘里抓的,胖头鱼是二儿媳从水库带回来的,那个菜蔬啊,都是老文自家自留地里摘的,那真是叫那个緑色环保啊!······老文看到我一个劲地笑,不时用我在上海给她买的阿婆衫的袖口擦拭着激动的眼泪:何老师,冾啊冾啊!酒过三巡,老文一边叫儿女们轮番给我敬酒,一边嘴里念叨着:快谢谢何老师,快谢谢何老师!那天我笑了,那天我哭了,那天我醉了······
       自从老文家装了电话,老文每年和我通两次电话(中秋节、大年初一),我们至今保持着联系。在这里,我祝愿老文健康长寿!
                                                                                                                   写于2011年11月 

附:邬永康谈本文作者王蓉华的先生何老师

       王蓉华的先生原来曾做过教师,怪不得文章写得这么好!拜读了,非常欣赏。
       他当年插队在江西红土地,与当地老俵有如此深厚的感情,读了后令人感动,足见王蓉华的先生是一位重感情厚义气的人。    
      我对做教师的人一直怀有好感,也许是因为我的家庭之中有很多人当教师的缘故吧,比如我的祖父、父亲、我的小婶娘、二姐与二姐夫、小哥、小姐夫、曾经与我们一起住在虹口区天潼路桃源坊老房子的姑妈的女儿——我的表姐都曾当过教师,如今我的儿子也在徐汇区一所好的中学教书。特别一提的是我的小婶娘,年青时从无锡师范学校毕业后,来到上海,在南市区的万竹街小学教书,解放后这所小学改为上海实验小学。从解放前到解放后直至退休,一直在那所著名的小学教书。与该校著名的上海特级教师袁瑢是很要好的同事。伤心的是我小婶娘于今年5月辞世,享年一百岁。可以说,我家是教师世家了。
        正因为王蓉华的先生曾经当过教师,而且文章又写得如此精彩,所以,我钦佩你,敬重你。
                                                                                                                           邬永康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