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转载——假如我们都没有回城(三) —— 曹伟伟  

2015-07-07 17:04:09|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天,收获的季节。北大荒的秋天美极了,金色的麦浪在风中翻滚,自走康拜因在麦浪中穿梭。大豆搖铃,谷穂低头......大田里农作物都成熟了菜园子里的白菜萝卜土豆窩瓜香瓜......都到了采摘期。原野中各色野花姹紫嫣红,在蓝天白云下招蜂引蝶。各种动物丶昆虫都在忙碌着抓秋膘或储存食物,准备应付北大荒漫长的冬季。

    已婚的三地知青们更是忙得不亦乐乎,分配到新房的抓紧时间佈置婚房。木匠们一个个忙得找不到北,老式的东北家具太土了,新结婚的知青小家庭咋的都得添置几样新式时髦点的家具。张小龙今天帮这家设计一套捷克式,明天帮那家设计一套老虎脚,后天又设计出一套调羮脚家具,炕琴炕桌靠边站东北一种折叠桌一样不能少。火炕火垄炉灶,请刘炳根吴阿毛砌得橫平竖直。小院板障得板正溜直,院门得请潘平做一个柞木双开门那才有派。就连溜窗缝贴窗花做门帘子......啥事不得像燕子垒窝一根草一粒泥慢慢置办,还必须紧赶慢赶在下雪前收拾利落。结婚后不再是花前月下的浪漫,浪漫不能当饭吃,得实打实地过好日子,一切都将回归到现实中来,开门七件事一件都少不了。知青们都丢弃大城市中优越生活的习性,逐渐适应北大荒艰苦创业的过程,再难再累既使忙得脚打后脑勺,心里也高兴,不管咋的,总算是有个自己的家了。

    陈小龙是最末尾分到婚房的那套房原本是给二毛子的,上个月二毛子总算说服校长调到场部中学去了,这才给小龙捡了个漏。人所共知,分场分房最大的原则是双方年龄相加岁数大的优先但小龙是独生子,再加上人缘又不错,这才捡了个大便宜。房子紧挨着天津人王斌家,还是东山头比隔壁亮多了。王斌结婚已有三个月,头一批拿到知青婚房,早已入住,媳妇已腆着大肚子但照样干活,知青哪有那么娇贵。

    着急上火的陈小龙坐在刚砌好的炕沿上,托着腮帮子犯上了愁左邻右舍都整得差不离了,有的院子里连过冬的柴火柈子都堆得老高,去年结婚的已经在储藏过冬的蔬菜,而他们家泥瓦工活刚做完,其他的活八字还没一撇呢?小兰站在一旁嘀咕上了:“大活人还能让尿给憋死了,赶紧叫你那些哥们一起来帮忙,就是头拱地在十一前也得把家里这些活整利落了。”“那是,我正在想法叫何福民整点水曲柳核桃楸,打几件木纹美丽的炕琴炕桌。张小龙卞绍宗潘 平他们几个都挺够意思,答应木料一到突击两天,做完晾干就刷油漆,十一前一准交货。”“那还差不多!过完年,备不住咱爹娘还得上这圪垯瞅瞅,你可别整得水了巴察地丢自个的脸,把我也搭进去!”“哪能呢?咱只能给媳妇脸上贴金,绝不会给媳妇脸上抺黑!”边说边站起身上前亲了一下小兰的脸颊小兰忸怩地说:“别老耍嘴皮子,还有老鼻子活呢,赶紧想辙吧!”“别着急,星期天,一连这帮哥们都来帮咱家障子,杨明德曹伟伟王崇建王强等七八个都是干活好手,一天便能完活。没柴火柈子,过些日子割完大豆,我叫孔庆绍徐长脚先拉几车豆秸,能对付到春天就行,你就放心吧!咱爸妈还盼着你早点给咱老陈家生个带把的大胖小子呢!”“美得你!”说笑间俩口子又缠绵在新婚的甜蜜中。

    东北农村每家每户都有两个菜窖。冷菜窖在室外,冬天储存猪肉爿子冻梨冻柿子冻豆腐等。大年三十前包好的饺子黏豆包,搁在冷窖中一会儿便冻得钢钢地,想啥时候吃,放锅里一煮一蒸就成,不带一点破损,比现如今的冰箱制冷室可强多了。暖窖在室内,储存一冬的蔬菜,大白菜萝卜土豆大葱等 。深秋正是各家储备冬菜的季节,按惯例进暖窖前必须晒一下,因此,院里子晾满了大白菜土豆,这样不容易腐烂变质存放得更长久。知青们早已入乡随俗,家属院内家家户户忙着储存冬菜,更有能者自己已经学会制作酸菜大酱大鹅满院跑,好一北大荒农家大院乐景图。

    星期六晩上,老一连男生大宿舍。老裴大哥(详见我的博文《荒友老裴大哥》),右手柱着拐杖上海人叫司狄,左手拿着板烟斗,慢条斯理地说笑着走进门:“光棍兄弟们睌上好!在这月光洁的夜晚咋都窝在屋子里喝大酒呢?人家老点成片的新房里,这时候可都是搂着媳妇造人呢?别跟我学,先生们,打起精神来,面包会有的!”说着说着还唱起了《国际歌》:“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已......”。单身宿舍的人越来越少,留下来的大多是还存有其他想法,或像我这样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主除了干活,空闲时只能爱上烟酒明儿星期天,今晚哥几个整几个简单的菜,上酒房沈卫东处打一壶酒就喝上了。老裴大哥这一来增添了不少气氛,“赶紧过来整几口,”蔡光热情地请老裴大哥入座等他刚坐稳有人便问:“说说老点有啥新鲜事?”老裴大哥呡了一小口酒,了一筷子炝土豆丝,白话(音huo上了。“这些日子老点家家户户可忙活了,收拾新房,储藏秋菜,打家具砌锅台,把木工房铁匠炉泥瓦工们忙得晕头转向。”力山插话:“听说电话线都拉到老点去了,在这儿扎根的越来越多了,分场决定开春成立基建排多盖几栋房,以满足三地知青婚房的需求,看来只能在这安家落户了?”“你还抱有啥幻想?小腿冰凉哪都去不了,赶紧找一个合适在这儿安安稳稳过日子吧,再等下去黄花菜都凉了,好的女生都给别人划拉完了,你就等着打一辈子光棍吧!”我搭茬:“既便要找,也得找一个情投意合会过日子的,这又不是买件衣服不行就扔了,两口子得过一辈子呢?我看还是再等等吧!”“人过三十天过午,都快奔三张的人了,别犟得像头驴似的。据我所知,好多女生对一连男生印象不错,如磨不开面当面跟女生说,跟我说也行,我帮你们去牵线搭桥成了十八只蹄膀也不需要,只要喝喜时别忘记我就行。”老裴大哥可是个热心肠的主,谁要跟他说,就凭他在六分场的人缘,再加上他那张口吐莲花的嘴,备不住这事真能成。但我们这帮哥儿们一个个都是老猪腰子(主意正),心里都有自己的小九九,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束手就擒。

    九点,发电机停止了供电,整个分场又被黑暗笼罩着有人点上了蜡烛,这忽明忽暗的烛光似乎又点亮了我们心中的一点点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