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假如我们都沒有返城(二) 曹伟伟文  

2015-06-07 15:59:16|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大荒的夏天日长夜短,各种植物吮吸着肥沃黑土地的养分拼命地生长。草地上各种野花争相开放,引得蜜蜂蜂拥而至。蚊子、苍蝇、牛虻,还有草爬子也异常活跃。大田里,小麦、苞米、大豆,也一样拔节吐穗灌浆成长。

 一年一度的夏锄开始了。早上四点半,各连队的催命哨子统一吹响,半个小时洗漱吃饭,五点钟扛着锄头列队出发。到田头,连、排长分垅,男女一个样,每人两条二千米苞米垅。已经无须示范,边铲边间苗(把壮实的留下,弱小的除掉),连除草带松土,不准带花了板(漏除)。每队有检查质量的,不符合要求者立即返工。

清晨露水浓重,不一会农田鞋全湿透了,再过一会儿膝关节以下也都湿了,矮个子更遭罪,能湿到大腿根。太阳刚露头,蚊子、小咬、草爬子上来了,赶紧戴上防蚊帽,但小咬、草爬子能从缝隙中钻进来,咬上一口够你受的。三排女生创造性地用袖套套在小腿上,又防虫咬又防尘土,确实管用。那会儿没有雾霾,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只有火辣辣太阳高高悬挂在头顶。气温越来越高,大多数人只铲了一千米左右已渴得不行。远处,及时雨老周挑着两桶水过来了,人们蜂拥而上,你一碗我一勺,牛饮似地两桶水很快饮完了,这瓦凉瓦凉的井水最是解渴。

铲到地头已是晌午,张星敏赶着马车送晌午饭来了。猪肉炖粉条每人一大碗,四个白面大馒头,狼吞虎咽全下肚,造得一个个沟满壕平,枕着锄杠草帽蚊帽盖着脸,横七竖八躺倒一片。马车带来了饭菜,也带来了一群牛虻,被蜇者痛得嗷嗷叫唤,只能不停地用手驱赶。

下午一点多,烈日炎炎,气温至少35以上度。往回铲第二条垅时,每一个人都汗流浃背,背脊上的汗水被烈日蒸发,晒干,呈一片片白色盐花,“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大自然是最好的教科书,它简捷了当告诉我们这些道理。面向黑土,背朝青天,汗珠子摔八瓣,大田苦活累活时不时地又教育我们一把。

下午三四点钟起风了,凉快了不少。不长时间,风越来越大,黑云密布,闪电伴随着隆隆雷声,远处一场白雾茫茫的瓢泼大雨渐渐临近,旷野无处躲藏,只能等着挨浇吧。豆大的雨点夹着小冰雹打在皮肤上生疼,瞬息间,一个个浑身上下浇得像褪了毛的落汤鸡,这会真的凉快了,凉快得牙齿都在打颤。北大荒的夏天,天气像孩儿的脸,一会儿风过雨停,太阳又从云层中露脸了,绞干湿衣服继续接受再教育,“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平时政治学习,他老人家的语录时不时地得用上。粘了吧叽的泥土越铲越沉重,胳膊酸痛得不行,两条垅铲完早已饥肠辘辘。我回头一看,至少还有一大半人在五百米开外,大部分都是女生,她们和男性一样承受着如此繁重的体力活,远离父母没人怜悯,男女同工同酬,北大荒不相信眼泪。但这正是男生怜香惜玉讨好梦中情人的机会,好些接垅者每次都盯着一个女生。在后尾打狼的女生早已精疲力竭,望眼欲穿地指望有人帮一把,男生的出现,会在她心中产生比甜言蜜语强百倍的效果。这好比在茫茫大海中已快要沉没的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还架不住时常接,天天接,从夏锄接到秋收,割小麦、割大豆,只要是分垅的大田活都有接垅的机会。就凭着这份执着,这份真诚的付出,常久下去,即使再冰冷的心也会被感动被焐热。

 上海知青陈小龙,国字脸,瘦高个,性格内向,不爱吱声,他便是众多靠接垅找到女朋友的一个典范。小龙上有两个姐姐,一个分在大丰农场,一个分在里弄加工组。69届一片红没招,家长们都叫他留在上海哪都别去,架不住天天上门敲锣打鼓总动员,在上海实在待不住,他只能千里迢迢到北大荒农场,好歹每月还能挣320毛人民币。独养儿子在家什么事家务事都有两个姐姐承担,他等着吃现成的。经过几年的艰难曲折的历练,如今可能耐了,啥活都会干,啥苦都能吃,人缘还挺好。春节回家探亲,父母叔伯都关心寻问他的婚姻大事,小龙是老陈家三房合一子,家中长辈们能不关心陈家香火传承后继有人的大事吗?

 别看小龙平时蔫不拉叽地,脑袋瓜子可好使了,有老猪腰子,他相中新来的小哈尔滨孙小兰,但总搭不上茬。小兰1米65的个头,水蛇腰圆脸盘,胸前像塞两小兔似地,一走道后脑勺的两只羊角辫子一跳一跳挺扎眼。刚离开父母,她啥农活都不会干,这会儿下大田除草还带间苗,几天下来便累体登了,天天收工前她打狼(落在最后)。

 谈恋爱,上海人叫轧朋友,东北人叫处对相,既然处对相,必须双方相处沟通了解。小龙一看这不是天赐良机吗?心动不如行动,小龙每天不惜力气先干完自己的活,到地头稍喘口气便帮小兰接垅。小兰总落在最后,在家啥时候遭过这个罪。这会汗水都快流干了,小体格像散了架似的浑身酸疼无力,抬头突然看见远处有一个人正在帮自己接垅,如同久旱的秧苗盼甘露,感动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近一小时后,俩人同一条垅沟碰上了,小兰双眼噙着泪水矜持地说了声:“谢谢!”。第二天接垅又碰上了,小兰红着脸递给小龙一条擦汗的毛巾,说:“累坏了吧!谢谢您!”。往后接完垅话越来越多,半个多月后嗑越唠越近乎,连家庭成员,个人爱好啥都唠。王八对绿豆还真对上眼了,以后,小兰对小龙不但有好感,还产生了依赖性。水到渠成,半年后,小龙正儿八经向小兰求婚,小兰欣然接受。一桩美满姻缘就靠锄头、镰刀为媒质成啦!有一台有名的平剧《花为媒》,咱黑土地上靠锄头、镰刀、牛车、马车......为媒,永结同心成为夫妻的也就见怪不怪了。

 小龙小兰经双方父母同意,国庆节后去场部领了结婚证,后立即递交了知青婚房申请表,准备春节回上海、哈尔滨探亲便把喜事办了,又一对知青扎根于北大荒。

   

 

 

  评论这张
 
阅读(39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