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转载——假如我们都没有返城(一) 曹伟伟文  

2015-05-23 11:30:44|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了,觉少了,梦却多了,每每魂魄飘渺穿越时空回到40年前——命运多舛的三地知青已成熟了许多,农田活基本都干得麻溜;上海知青东北的气候也过习惯了,大馇子、高粱米饭、小米干饭、白面馒头都吃顺口了。随着年龄增长,二十五六岁的男女青年都到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成熟期,有的早熟品种,早已当起了爸爸妈妈,孩子都满地跑了,往老点方向一排排知青婚房正在加紧建设。上学、招工、病退、顶替根本没那回事,人家新疆建设兵团十多年都没有那好事?啥都别寻思了,安心在引龙河这块黑土地上扎根一辈子,踏踏实实过日子吧。这是公元1976年的春天。

       春雨贵如油。一场春雨让刚播下去不久的种子,在地下一个劲儿地拱,终于,嫩芽拱出地面,向阳坡已嫩红娇绿。过了西边大道,便能看到五大连池的山峰。那山川狭长地带布满了榛柴窠子和野花、野草、野山菜,这会儿正是山韭菜、婆婆丁、侵麻菜、大叶灰莱、马蹄菜、野豌豆、蕨莱......可劲儿长的时节,水嫩清香的野菜等着人们去采摘。往下就是草地、塔头甸子,再往下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横穿谷底。河里的老头鱼、柳根子、小鲫瓜子、喇啦蛄、蛤什蟆,在鹅卵石中游动觅食。

       劳作了一天的知青们,早早吃完晚饭,洗洗涮涮完了,就成双成对在太阳西下、繁星刚闪烁时,来到春意盎然的田边,探索着未来的人生道路。上海知青小杨和小凌刚探亲回来,这次回家已征得双方父母同意确定了恋爱婚姻关系。“我已经和李主任谈了我俩的事,答应秋天知青结婚房盖好后分给我俩一套,但要等到结婚登记后,再写一份申请书递交上去就可以了。”小凌挽着小杨的胳臂接茬说:“听说上海、天津、哈尔滨有靠十对知青在国庆节左右都要领证,那老点新盖的两排结婚新房能够分吗?”“所以我今天和你商量,咱俩早点去领结婚证好伐?”“再等一个月”,“等啥啦?等扬州社办工厂厂长帮侬办户口呀?格只戆厂长养出来只戆大儿子侬看得中伐?”小凌委屈得眼泪水也流出来了,甩手背过身子,嘟囔着说:“侬格只赤佬模子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人家已经是你的人了还讲出格种闲话,平常做事体牵丝攀藤,格趟哪能介急吼吼啦?”小杨想起这次回上海探亲,在自己家的搁楼上他俩偷尝禁果的情景,底下似乎又有股冲动,便上前一步从背后搂住娇小玲珑的女朋友,低头嗅着她的香发轻声地说:“对勿起!我一心急讲错闲话,关键想早点分到房子嘛,好!勿要发嗲了,再等一个月,我俩去场部办结婚证,勿要勿开心了。”边说边双手把小凌身体转来。小凌抬头看着心上人,双眼相对娇艳欲滴,两人立即相拥在一起。月亮羞涩地躲进了云层中,只有星星还眨着眼睛偷看。

       广袤无垠的黑土地,敞开宽阔的胸怀,接纳着无数开拓者来此讨生活。从大清朝闯关东者,乃至百万知青前仆后继,在这块黑土地上繁衍生息。夜晚,这里没有黄浦江防汛墙人挨人谈恋爱时的拥挤,也没有松花江太阳岛上,成双成对背着猎枪和六弦琴的恋人们那么浪漫,更沒有海河两岸的高楼大厦和吵吵嚷嚷的人群干扰。这里的夜晚静悄悄。

       天津知青王斌,出生书香门第,在机耕队开拖拉机修理机械。作为男性人虽然瘦弱些,但嘴皮子溜,勤奋好学,啥活一教便会。从春播、蹚地、秋收、打场,样样门清,在机耕队已经能独挡一面。天津知青宁静,在猪号工作,和王斌同班同学,又同一街坊,双方父母亲也熟悉,到北大荒前就指望着能相互帮助、相互照料,可谓是青梅竹马。如今,两人搭伙吃饭,业余时间,王斌油渍麻花的脏衣服、被褥、缝补浆洗都归宁静。当然,井边打水、挑水、劈柴之类的重活都归王斌,她俩先过上了七仙女、董永男耕女织的生活,但真正的爱情巢穴还未建成。听这会儿,俩人正商量着这人生大事:“斌斌,今天家里来信了,说我俩岁数也不小了,在这地界儿熬鹰似地快七年了,看来上头也不管咱们了,别再弯心眼子(费尽心思),赶紧去登记领结婚证,申请婚房吧!”“小静,我也正为这事闹心,家里老人说得对,咱也别闲白儿溜大堆,捧着这鸟食罐(工作)好好干呗。但我叔在大兴安岭林场想要调我过去,那里需要开爬山虎驾驶员和机械修理工。林场每月能挣100多,还有林区补贴等,每年都能挣2000元,不比现在挣得多多了?我先过去安顿好了,再把你也调过去,你看咋样?”“你叔办啥事都不着调,咱俩是发小儿,我知道你心气高,叫我看你现在工作挺不错,比下大田强多了,分场有多少人想调走,归其走了几个?你又是技术骨干别跟着起哄架秧子,我看你沒戏,还是干嘛吆喝嘛吧。”“我这不是也是为了咱俩好嘛。”“我听说谁领证,分场不但分房,还给两亩自留地,咱俩安安稳稳过日子不挺好得吗?”“ 好嘛!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还是想挪动挪动。”“我看你是王八吃称砣铁了心了,那我可告诉您啦,我有喜了!”宁 静说着抹上眼泪了。“别介,多暂的事?”“已经超过二十多天沒来红。”“你咋不早说?”“说嘛,说了你听吗?性起时像牛号里的牤子似地,上月初危险期在康拜因驾驶楼,叫你小心点,估计就是那一次怀上的。”王斌懵了,但他必须承担这一切,侧身把宁静揽入怀中。“那我是小腿冰凉往哪跑!这回真是王八吃秤砣在这地界混一辈了,赶紧办证吧。”宁 静破涕为笑,“都这样了你还耍贫嘴”,“咱要当爹了能不乐吗?”这一乐,干脆唱上了语录歌:我们共产党人好比呀种子,人民好比土地(边唱还吻了一下宁静),我们到了一个地呀方,就要和那里的人民结合在一起。在人民中间生根开花,在人民中间生—根—开—花!

       这可真是少年不知愁知味,光想着婚后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美事,却没想到柴米油盐、艰苦创业的难处。哈尔滨知青比咱们早来半年多,干啥事都比咱们成熟得多。

       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的哈尔滨知青高俊,66届初中生,人如其名,高大俊美,高鼻梁大眼珠子,别名二毛子,在分场小学当老师。他的恋人是畜牧排的兽医孟江女,一个文弱腼腆女生,但嘴茬子挺厉害,得理不饶人。此刻,他俩坐在学校办公室唠闲嗑,“俊哥,这回叫你做三年级班主任,那还不待到这帮学生考初中才算完事呀?”“嗯哪!”“那高中凡不是应允你去场部中学吗?”“可现在咱校长说分场缺语文老师不能放我走,我再憋屈也得受着。”“他说过今年开春便放你走,咋说话突鲁反仗的?可能是有人撬行吧?”“想到场部去的老师多了去了,能堵住谁的嘴?”“是不是那个道里区的小费?听说他上边也有人,瞧那家伙脸长得楼瓦块似的磕碜死了,还横扒竖拉挡着,真咯应人。你可别吭呲瘪肚地浪费时间了,赶紧砂楞地找高主任再想辙,时间长了别抓瞎了”……“我寻思你早些调到场部中学,我也能借点光,不管咋地场部条件比六分场强多了,咱要一套房,你岁数也不小了,咱俩今年‘十一’把婚事办了,省得你爸妈老操心”,“我也不知道图鄙啥?这几天老是卖呆儿,又不敢得罪校长,如今县官不如现管啊!只能稀里马哈先应付着吧!”“你干啥都水了巴察的,能不能别磨叽?要不赶明儿我找校长掰扯掰扯?”“看把你能得,你去算哪回事?消停点吧,别把校长惹急眼了,我会找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场合,心平气和地找他好好唠唠,人心都是肉长的,我会说服他的。”“你可得抓紧,那我等你的好消息。”看人家这嗑唠的,都是有知识的青年人,啥事都有水平。

       这段时间,知青们都在为自己的事奔波,找女朋友的比比皆是,生怕下手晩了,好的都被别人挑走了。好在这年,分场又来了一拨小哈尔滨知青。

        请看《假如我们都没有返城(二)》

 

  评论这张
 
阅读(55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