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增订版征文—— 身上的虱子没有了——杨永和  

2015-02-09 19:31:10|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十年代初,全国一打三反运动如火如荼,农场也不例外,三分场进驻了工作组。这次运动主要是在政治上打击反革命破坏活动,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在经济上反对贪污盗窃,投机倒把,铺张浪费。政治上只是喊一喊口号而已,经济上主要是查领导班子成员经济作风问题,进而为整党运动做铺垫。当然,会计是首先被重点审查的对象之一,是运动的突破口。

       三分场的会计姓郭,全名郭化远(名字记不太清楚了),当年四十岁左右,中等身材,白白胖胖,两只手喜欢插在袖口里放在胸前,说话慢条斯理,但逻辑性很强。虽然,穿着有些土里土气,但看得出没干过累活,是坐办公室里面的干部。这一次被作为重点突破口,工作组意在此人身上找出三分场领导班子成员在经济作风上的违纪问题。当时,把他关押在基干连,不许他与外界联系,家属送饭也不能与其见面,而是由看管人员转接递送,其每天的任务就是写揭发检举材料。

       那时,我在基干连做内勤工作,主要的工作是清洁室内卫生,烧火龙,在大家收工之前挑满一缸热水,一缸冷水,供大家回来洗漱,顺便看管郭化远,监督他写揭发检举材料。刚开始我的警惕性很高,时刻注意睡在北炕西头的郭会计,督促他写检举材料,慢慢地有些疲态了。

郭会计每天和我聊天解闷。我劝他写检举材料,他说:“文字的东西不能随便写,写了就要为自己的文字负责,写的不实,就是诬告,将来怎么在分场待下去?即使写的是真实的,鸡毛蒜皮的小事也不会让某个领导下台,将来工作组走了,还是这些人当领导,咋办?”在聊天过程中,我了解到当时物资匮乏,想贪污也难,也就是多吃多占吧。那时统购统销,整个三分场就一个小卖部可提供有限的商品,投机倒把也没有市场。

慢慢地放松了对他的监管,他老婆给他送饭我也允许他和老婆见面交谈,送衣物我也不再检查,监管的概念淡薄了。大家收工回来有说有笑,郭会计有时也会加入到大家的聊天中来,有时也会讲一些三分场的历史和一些三分场发生的趣闻。例如,他讲黑瞎子的故事:有一年(那时知青还没来到北大荒,三分场还是劳改农场),革委会正在开会。忽然,有一个黑影在扒窗子偷听,大家仔细一看,可了不得,是一只黑瞎子扒着窗户往里瞅!屋里有人拔出手枪,准备与其搏斗。就在这时,黑瞎子转身走开了,慢悠悠地走到现在的篮球架附近,人们追了出来,朝黑瞎子连开数枪。枪响过后,只见黑瞎子若无其事,看了看响枪的方向,抖了抖身上的毛,用舌头舔了舔腰部慢慢悠悠的朝东南方向而去。这时有人提醒道:“手枪射程短,赶快去拿长枪。”一位管教干部拿了长枪追了出去,随着几声枪响,黑瞎子扑腾一声倒下了。大家跑上前去仔细观看,原来那几粒手枪子弹的弹头只是夹在其厚厚的皮毛中,并没有对其造成什么伤害……

       就这样经过了一个月的光景,工作组宣布对郭会计的审查结束,恢复会计工作。临走时,他颇有感触地说:“这一个月跟你们在一起,我感觉自己都变得年轻了,最大的收获就是我身上的虱子没了!”

      原来,知青每天收工回来都有擦身的习惯,擦身后,随即把换下的衣服洗了。郭会计也随着我们每天擦身,时常换洗衣服,身上的虱子没有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啦。“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滴水石穿”就是这个道理。由此,联想到满族八旗入主中原之后,不久即被汉化的历史,也是这个道理。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的同时,也会给当地的农村、贫下中农带去一些先进的信息技术、青春的活力,以及朝气蓬勃的气象。

 

 

  评论这张
 
阅读(43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