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增订版征文——一堂数学课上的“风波”——张国民  

2015-02-24 19:09:43|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在一九七一年初由基干连调入三分场小学校(后改为引龙河三分校)的,由此,也有了我在引龙河农场的七年的教学经历。

在我之前,已有不少知青充实到了当时的教师队伍,如:张静、黄雅君、王雪云、张秀珍、张润泽等人,再加上原有的勾玉林和邹莲英老师,当时引龙河三分校的师资力量应该说相对是比较雄厚的。

当年,黑龙江省实行的是九年一贯制教育,即:小学五年、初中二年、高中二年。高中集中在场部中学上课,分场设小学和初中。我一开始就在三分校任初中数学老师。

三分校的学生由三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三分场的干部和职工子弟,其他两部分是水库和干校(老点)的干部和职工子弟。水库和干校(老点)的学生来三分校上课是十分辛苦的,他们基本上都是集体行动,大的带着小的,每天来回要走二十来里地。如果遇到下雨、刮风、下雪的天,更是苦不堪言,我心想:也只有农村的孩子能吃得起这样的苦。所以,三分校的老师都有一个心愿:要把学生教好,不能误人子弟。那个时期,三分校为了把教学质量搞上去,采取了很多方法,如:教师间相互听课,然后讲评,肯定优点,提出不足,以利提高。还有充分利用现有的资源,将高中的老师组织起来辅导初中的老师,以提高初中老师的文化基础知识。

但是,由于在那个年代“读书无用论”的大环境的影响下,也会产生一些不尽人意的事。一九七二年秋季的一堂数学课所发生的事,深深地留在了脑子里,四十几年过去了,但当时的每一个细节还能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上课的铃声响了。我拿了几枝粉笔、讲义和批改过的作业本走进了教室。班长叫了一声“起立”,同学和老师相互致礼后,同学坐下,开始上课。

我简单介绍了一下这堂课要讲的内容,并指出了这些内容中的重点和难点,要大家在讲到这些地方时要注意听,认真记,听不懂的地方可以及时提问。说完后,我就转身面向黑板,开始背书。

在黑板上还没有写上两行字,只听到后面传来一声尖尖的怪叫声。我的头一下子胀了,知道今天要“出事”,因为按自己的判断,发出怪声的这个人是一个三分场主要领导人之一的“公子”。如何处理?是“管、还是“不管”? “管,以后可能会产生一些麻烦。“不管”,想到水库和干校(老点)的学生冒着下雨、刮风、下雪的天来三分校上课的艰辛情景,我又该如何面对?

我决定该怎么做了。面对黑板我稳定了一、二分钟,转过身面对全班同学,问:“刚才这声音是谁发出来的?”下面没有人回答,但是,同学们的眼光齐刷刷地指向了一个人,与我的判断没错。我看着他等了一、二分钟,看他没有反应,就对着他说:“你既然不敢承认,说明你自己也感到这样做是不对的。你不想听课,你可以在下面做其他的事情,但是有一条,你不能影响其他同学听课,甚至你可以离开教室,我不算你旷课。”他还是没有反应。

说完,我又转身面向黑板开始背书。刚写了两个字,后面尖尖的怪叫声又出现了。我知道,今天是要来“硬的了。我转过身,放下粉笔,又搓了搓手上的粉笔灰,慢慢地走到了他的课桌边(其实,这些动作都是在稳定自己紧张的情绪。因为,当时我二十出头,身体不弱,但也不算强壮。他虽说是学生,但比我小不了几岁,他在同班同学中年龄是大的,而且干惯农活,力气肯定不会小)。

我轻轻地跟他说:“我刚才都已经说了,你还要影响别的同学上课的话,我只能请你自己离开教室了”。他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摇头晃脑的向我做了几个怪脸,也没有离开座位的意思。我又跟他说:“你自己不愿意出去的话,那只能由我‘请’你出去了。他朝我翻了几下白眼,狠狠地说:“你敢!”。当时,也可能也是年少气盛吧,只觉得有一股火冲上脑门,乘他不备拉住他的一只胳膊就往外拖。他反应过来后用另一只手拉住了课桌,我一用力,前二排的课桌椅全倒了,压在了前二排的小女生的身上,她们发出了尖叫声,我也不管那么多了。就这样,我把他拖到了讲台前。我问他:“你出去吗?”他回答:“我不出去!”于是,我一只手拉住他的一只胳膊,另一只手去把教室的门打开。在我打开教室的门的同时,他也把另一只手拉住了支撑黑板的一根树杆(因为当时的教学条件比较简陋,黑板是由二根树杆支撑起来的)。我当时也“豁”出来了,我用力一拉,他另一只手拉住的支撑黑板的树杆也倾斜了,整个黑板都倒下来了。就这样,我连拉带推地把他“请”出了教室。他不甘心,还推着教室的门硬要往里挤,我在里面拼命地顶。这时,有两个学生要出来帮我的忙,我跟他们说:“你们两个给我坐下,这是我一个人的事情,跟你们没有关系(因为,其中有一个是农工子弟,怕对他有影响)”。教室外的那一位可能是看到我来真格的了,也放弃了。“你等着瞧!”他狠狠地扔下这句话,走了。我也打开教室的门,也回了他一句:“我大不了就不当这个老师了!”

回到教室,我已是气喘嘘嘘的了,定了定神,看到同学们都瞪大着眼睛看着我,好像要说些什么。我知道,事情已经发生了,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于是我对刚才两位学生说:“你们两个上来,帮我把黑板架好,我们继续上课。”我坚持着按教学要求讲完了这堂课。

回到办公室,我把刚才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勾玉林老师(我一直很敬重他,也把他当作自己的兄长,所以,有很多事情会与他交流、沟通),也谈到可能会离开教学岗位,也做好了这个准备。他给我作了分析:第一,教师维护教学秩序,没错;第二,要相信我们的党员干部会有一定的觉悟,不一定会对你做出处理;第三,如果真的要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老师肯定会为你出来讲话的。晚上回到宿舍,我也把白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张润泽,他也基本同意勾老师的分析。

一天过去了,没事。二天过去了,没事。一星期过去了,还是没事。以后,风平浪静,就像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一样。后来我想:一种可能是,当时这学生也就是嘴硬,说说而已,回家也不敢跟他老爸讲。另一种可能就是像勾老师分析的:我们的党员干部是有一定的觉悟的,没有理会这件事。我在三分校度过了平静的一个学期。

一九七三年初,我从三分校调到了场部中学教高中数学。下半年,我在三分校任教的那个班也升入了高中,就读于场部中学。我还当上了他们的班主任。那个时候,高中有二个班,一个班级有五十几个学生,除了场部的,其余来自各个分场。其实,这些学生中不少都是头头脑脑的孩子,“刺头”也不少,但是,他们一般不敢在班级中“捣蛋”。也许是原三分校的学生把我的“故事”讲给他们听过,使这些学生感到我挺“厉害”的,不敢轻易“惹”我。所以,我在场部中学的五年教学还是挺顺利的,所带的班级年年被评为“优秀班级”,这样我也借了他们的光,年年被评为“先进教师”。

其实我并不是个“厉害”的人。但我有一个原则:在课堂上我是老师,你是学生,你必须听我的,有意见、有想法可以课上、课后提,但必须按规矩办。在课余时间我就是你们的大哥哥,你们就是我的小弟弟、小妹妹(因为,我当时就与他们相差十来岁而已),怎么开玩笑都不过分。所以,总的来说与同学们的关系处的还是比较融洽的。

还记得那时,在“读书无用论”和批“师道尊严”的大环境的影响下,有不少同学在课余时间问过我同样一个问题:“张老师,我们现在这样读书,以后到底有什么用?你们这些知识青年读了这么多的书,还不是到农村来了。说句实在话,干活你们还不如我们。”问得我很茫然,也无言以对,但应付总还是要应付的,就说:“我相信知识总是有用的,现在这只是一种暂时的不正常现象。你们现在正是学习的时间,要抓紧时间多学一点,否则也是一种浪费,所学的知识是自己的,别人偷不去、抢不去,等到要用的那一天,你就和别人不一样了。”这些话,在当时不知有几个人能听进去。

所以,我就把学生分成三种情况:第一种,是一些学生一点也不想学的(这是极个别的),到学校纯粹是来混时间,这些人我也只能放弃了,但要求他们不许影响别的同学学习;第二种,是大部分学生虽然学习的积极性不高,但还是愿意学习,我就按照教学大纲的要求,充分备课,认真讲课,仔细辅导,尽可能让这些学生多掌握一些知识;第三种,是个别学生的求知欲望比较高,总感到书本上的内容“吃不饱”,于是我就将自己在学生时代整理的笔记和参考书借给他们,并给他们“开小灶”, 使这几个学生能掌握更多的知识。

在引龙河农场的七年教学经历,也有了我人生中一段浓浓的“师生情”。2005年、2009年我两次回引龙河农场,每次都要在那里住上几天。这几天就是和还留在农场的老师和学生呆在一起,大家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聊不完的往事,每次分手大家都感到意犹未尽。2009年,在哈尔滨与当时居住在那里的学生相聚,大家聊的很多。分手后,其中的一个学生(他在恢复高考后考入南昌航空学院)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其中的一句话让我记忆犹新:“你们是毛主席派来的神仙,使我们摆脱了愚昧。”当然,这个“你们”指的是我们广大知识青年,我们这些知识青年当年为国家付出得太多太多,所作的贡献也是太大太大,我们问心无愧!增订版征文——一堂数学课上的“风波”——张国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增订版征文——一堂数学课上的“风波”——张国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增订版征文——一堂数学课上的“风波”——张国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增订版征文——一堂数学课上的“风波”——张国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增订版征文——一堂数学课上的“风波”——张国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增订版征文——一堂数学课上的“风波”——张国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评论这张
 
阅读(57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