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增订版征文——过 年——胡洪伟  

2015-01-07 17:11:25|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过一个多月,就到中国农历的新年了。记得年少时,每到现在这个时节家家就要开始忙碌了,不管是有钱的还是经济条件差的,都陆陆续续地开始准备些年货要过年了。有钱的人家年货多买点,过得好点舒服点,条件差的人家年货少买点,过得艰苦点。从这时开始,弄堂里渐渐地就有了年味,有的人家屋檐下挂着腌鱼,有的人家屋檐下挂着腌肉,也有挂着腊制品的,总之,中国人的习俗就是过年要热闹开心。辞旧迎新,盼望着来年能够兴旺发达,这就是老百姓的梦想;热热闹闹地过大年,这就是宗旨。那个年代因为货源少,过年的食品都是政府按每户人口的多少分发票证计划供应的,有钱的和经济条件差的所分配的年货票证都一样。老话说小孩忙过年,我们小孩就是跟在大人后面凑热闹,担不着心事又有得吃,那多高兴。

1970年的春节,是我们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后的第一个春节,也是我们离开家、离开父母后“独自”在遥远的北大荒第一次渡过的春节。记得那时的现在已经换上了1970年的日历牌,再翻30多页就是春节了。在那时,对我们来说也不想什么过年不过年的,没有父母在心情不一样。农场里倒是杀猪宰牛的,那是给农场有家室的职工准备的。我们虽也是农场职工,但那不是我们享受的待遇,不是为我们准备的。虽然要过年了,我们却不知道怎么样过这个年。每天,我们还是上午去食堂打来稀饭和馒头,下午去食堂打回馒头和菜汤(在农场冬天是吃两餐的,早餐有咸菜,晚餐有炒菜),感觉不到就快过年的热闹劲。要想回上海过年是不可能的,当时并没讲有什么探亲假期,再说,我们来到农场还不满一年。倒是在上海想着我们的父母,给我们从邮局寄来些糖果、咸肉等食物,这些都是家里人从口中省下的。

到了大年卅,食堂为我们改善了伙食,没想到另外每人还都领(是买)回了白面、猪肉和白菜,是让我们自己包饺子吃。真是天哪!南方人过年吃的是鲜肉和芝麻馅的汤圆、八宝饭和猪油松糕,哪有吃饺子的,我们在家时吃的面食也就是包馄饨和面条。再说,我们这些刚离开父母的“学生职工”其实还都是小孩,哪会弄那东西。既然食材都拿回来了,总得弄些“成就”出来吧。

吃完了下午饭,我们这些“学生职工”3人一伙、5人一群地凑在一起就开工了。把猪肉和菜剁碎,这活得用菜刀,没想到我们“学生职工”中竟有人从上海来时带了菜刀!大家就轮换着用。剁肉和剁菜还算方便,使劲剁就行了,不容易的是和面,面和硬了不行,和烂了也不能用。事先就有人打听了,说是“软面饺子硬面汤”,饺子皮不能太硬。我们和面时一不小心水放多了,和的面太软了不能用,只得加上干面粉使劲地揉,可揉啊揉的还是太软,大家轮换着揉了半天总算可以用了。要开始包饺子时,问题又来了,没有擀面杖怎么办?有的讲,去家属区借,……反正是七嘴八舌。有人开始用酒瓶当擀面杖,但是酒瓶太粗又短,不方便不好用。于是,就有人去锯了段小树杆,剥了树皮将就着也能用。这时,我看见墙角旮旯里站着夏锄时没有还回工具库的锄头,拿来锯下一段锄头把当擀面杖,到是还好用。  

我们大家从来都没擀过饺子皮,擀得饺子皮有的大有的小,有的皮子厚有的皮子薄,怎么也擀不好,真不好弄。这时,我干脆摘了一团面,擀了一张大大的薄面皮,再用喝水的杯子倒过来在大面皮上一按,还真不错,刻成了一张张圆圆的饺子皮。一开始,饺子要么包不起来,张着嘴,弄得皮里皮外手上都是馅,要么就是捏得一团糟,面中有馅,这就算是饺子了。管他像不像饺子,大家拿着饺子你看我的、我看你的,你嘲笑我包的、我嘲笑你捏的,满宿舍嘻嘻哈哈热热闹闹的到是有了过年的气氛,这时候,誰也不去想家,那想家的念头早就抛到爪哇国去了。

包好了饺子总要煮熟才能吃,这问题又难倒了我们这些“学生职工”,平时打饭用的小锅太小不能用,那怎么办?突然,有人大叫一声“有了!把我们洗脸用的铝制脸盆当锅用。”这下解决了大问题,有“锅”用了!我们把脸盆洗干净放入水,水煮沸后七手八脚地赶紧往“锅”里下了饺子,盖上“锅盖”(其实“锅盖”也是一只洗脸盆,倒扣过来就是盖)。过了一会儿,只听见“哐当”一声,这下满屋子都是水汽。原来,锅里煮的饺子沸了,水蒸气冲走了上面的“锅盖”,煮沸的饺子水溢出了锅面,溢在炉圈上才造成如此景象。我赶紧往锅里加了点冷水,总算控制了局面。煮熟的饺子样子不好看,但放进嘴里觉得味道还是不错,这是我们第一次吃着自己动手做的过年食物,所以都很高兴,怎么会觉得不好吃呢?那时,中国还没有老百姓使用的冰箱,剩下的饺子有人说放在外面冻着,那倒是个好办法,室外零下30多度,比放到现在我们用的冰箱里都冻得快。

第二天醒来,已是大年初一。我们拿出年前从小卖部买来的鱼罐头、肉罐头和色酒(就是果子酿的酒,当地人叫色酒),煮点父母邮寄来的食物,吃着喝着,大家高高兴兴地在中国的最北面,度过了知识青年接受再教育后的第一个新年。

 

  评论这张
 
阅读(29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