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征文——心中的记忆(上)——张国康  

2014-07-10 04:28:55|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是我们下乡四十五周年。19696月,我刚满18岁,与同一弄堂的隔壁邻居梁钿和小学同窗曹振赣一起结伴下乡,去了黑龙江省引龙河农场三分场。从此,我开始走向社会,开启了一段难以忘却的人生旅程。

“人民公社”的情缘

记得刚到三分场时,我和梁钿、曹振赣、谭衍正、唐积强、栾兆忠被分在一连一排一班。我们六人都属于虹口区乍浦路街道,和我们分在一个班的还有早来三个月、来自长宁区的计秀芝(班长)、江连奎、曹勤立、钱毅群、袁绍龙和排长林跃华、连长袁国林,总共十三位男生,清一色的上海知青。

连队的伙食开始是包餐制,每人每月12元,从工资中扣。饭菜随便吃,但不允许外带。但好景不长,由于浪费严重,一年下来食堂亏损厉害,于是,分场从七〇年起改包餐制为饭菜票制。饭票按粮食定量标准购买,菜票则买多买少自便。如此一来,两人以上合伙吃饭比较实惠而且划算,情缘相投的知青同吃一个“饭锅子”开始盛行。但我们全班十三个人谁也不想分开,大家决定仍然在一起吃“大锅饭”。班长计秀芝掌管伙食费,每人每月预交12元。每天,二三人一组轮流拿着大号钢盅锅和铝制洗脸盆,去食堂把饭菜打回宿舍,摆在炕上,留出有事晚来人的份额,剩余人围聚用餐,可谓其乐融融。因为我们是三分场最大的“饭锅子”,“人民公社”的称呼由此而来。

六九年,黑龙江省农业受灾,七〇年,农场开始吃起返销的陈年杂粮。尽管食堂炊事人员想法设法将高粱米、玉米碴子变着花样弄成二米饭、大饼子、玉米面糕等,但对我们这些连吃白面馒头都不习惯的上海知青来说,杂粮更是难以吞咽。再说那些陈粮里还时有沙粒,凉了变硬,只能皱着眉头塞进肚里了。有一次,听说附近的龙镇饭店有大米饭,众兄弟渴望吃大米饭的心被我看出来了。于是等到星期天休息,我揣着上海带来的全国粮票,约了唐积强,两人各自挎个书包,一早便徒步赶到场部,乘上去龙镇的早班车,直奔饭店。没想到去得太早,饭店还没开门,于是,就和唐积强一起在镇上逛了起来。这是我们第一次去龙镇。说是镇,其实只是一条南北都是草房的大街。街上,除了饭店,还有个供销社和邮局,但供应却比农场丰富许多。

我俩等饭店开门后,一看果然有大米饭,但前提是要点酒菜才能买相应数量的大米饭。也许,因为我们用的是全国粮票;也许,是对于知青的照顾,收银员答应点两个菜就卖给我们20斤大米饭。于是对照菜谱,点了两个我们不曾听说过的菜。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当时,我们点了一个木须肉,另一个是摊黄菜,外加2两土烧酒。不一会儿,两个菜同时端上来。盯着盘子仔细一看,顿时傻眼了,怎么两个都是炒鸡蛋啊!马上叫来服务员,问是否搞错了,我们要的是木须肉和摊黄菜呀。服务员回答:“没搞错啊,这是摊黄菜,那是木须肉!”原来鸡蛋和肉丝一起炒的叫木须肉,鸡蛋摊成的饼叫摊黄菜。没想到东北人的讨口彩是那样诙谐。我们想请服务员换掉一个菜,“菜都炒出来怎么换?”服务员生硬地回绝了我们的要求。无奈只能自食其果。我不会喝酒,2两土烧我象征性喝了一小盅,基本上都是唐积强干掉的。吃罢,我俩各背上十斤大米饭的包往农场赶。

龙镇在铁路轨道的东边,火车站和引龙河农场的客车候车站在铁路线的西边。出了饭店,我就发现唐积强喝高了,走路开始晃晃悠悠。我要扶他,他还说没事。走到龙镇农场场部办公大楼时,唐积强酒劲上来了,自己觉得不行了,他说走不动了,要吐还吐不出来,于是我让他躺在办公大楼的台阶上。那是个星期天,大楼还真没人进出。天气也不错。在温暖的阳光照耀下,他竟睡着了,我只能静静地守候着。这一觉,他足足睡了两个时辰。等他醒来,农场的大客早已开走了,我俩只能徒步近三个小时才回到分场。虽然两腿走得很累,但是能让“饭锅子”的弟兄们吃上一顿可口的大米饭,解解馋,这点辛苦和劳累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我们“人民公社”是个团结友爱的集体,同在一个班,同睡一铺炕,同吃一锅饭。年复一年的春播、秋收、脱谷扬场或是冬天刨粪积肥、东山伐木;也无论去沾河林场扑灭山火还是在孙吴林区的开山筑路,我们都朝夕相处,情同手足,互相鼓励,互相帮助。这种处在文化大革命的特殊年代里、上山下乡的特殊环境中形成的兄弟情谊,我至今无法忘怀、难以割舍。这种情谊一直延续到今天,至今,我们还是兄弟相称,常常是一人有难,众人相帮。逢年过节总要团聚在一起,聊起农场时的点点滴滴,如数家珍。并且,这种友情随着年龄的增长,还越发显得浓烈。

征文——心中的记忆(上)——张国康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征文——心中的记忆(上)——张国康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作者的旧照和近照
  
  评论这张
 
阅读(47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