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征文——365/366次列车——陈昌  

2014-07-24 07:14:47|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乡十年, 每次回城探亲都要乘坐往返于三棵树与龙镇间的365/366次列车。说来也巧,365/366 恰与一年之中的天数暗合。365次晚上发车,从三棵树驶往龙镇;366次则是清晨由龙镇开往三棵树。每当在366次上落座后,迎着晨曦,我的心里会泛起莫名的喜悦。而当在365上安放好旅行袋后,在清冷的夜幕笼罩下,内心就会有些许茫然。

我乘的多是冬天的365/366列车。记得绥化至海伦段是最挤的,尤其是在冬天的365次夜车里,定员三人的座位经常会挤上四人。临近春节,赶上挤的时候,通道中总是布满了横七竖八地蜷缩着坐在大包小包上的人们;车厢连接处、上下车门口都插满了旅客, 整个车厢几无立锥之地。列车有节奏地“况且…况且…”催人入睡,坐在走道边睡觉的人们,不时地被来往的旅客撞醒,嘴里含糊不清地嘟囔上几句,眼皮就又被瞌睡虫黏到了一起。睡不着的抽着关东烟或是香烟,向着车厢上方炫耀般地喷吐着烟圈解闷。被列车晃饿了的知青会从胀鼓鼓的旅行袋中摸索出一两样美点塞进口中,又晃悠悠的睡去了。

366次途经北安、赵光、绥化等站时,会有许多返城探亲的知青拎着大包小包上车。相比他们,引龙河的知青就幸运多了,可以保证往返都有座位。366次从起点到终点的十余小时都是白天,人们的生理活动要频繁些,上车后不免为饮水、吃饭与上厕所发愁。打开水要一路小心,以免被随车摇晃的人们碰洒,要上厕所也需预留好提前量。

每次登上这班列车(366次),我都要去餐车犒劳清淡数月的嘴和油水被刮尽的胃,但常常从所在的车厢挤到餐车绝非易事。更要命的是从餐车一路挤回来,往往会把刚存储进的热量耗费过半。因此,抄近路就成为必然。近路就是站台,每当列车停靠小站,2~3分钟的时间是足够挤下哪怕是最后一节车厢,再紧跑几步登上餐车。

那年代,物质和资源的极度匮乏,已为“特权”的萌芽准备好所需的土壤,只要有一点小小的权利,就可以发展为可作为交易的成本。在365次所拖挂的车厢编制里,餐车与软座之间隐藏着半截特殊的硬坐车厢,定员为54。可别小看这半节车厢,它可是代表了一种特权。上下这段硬座车厢,一定要经过与之共生的半节软座车厢。特权硬席车厢的另一头通向餐车,餐车通往这边的门也会明确标明是软席方向。列车再挤,坐硬座的人们也会对“软座席”的标志望而却步。我曾见到肩扛手提、拖儿带女的汉子与女人,拍着车窗询问如何可以登上这半截车厢,以及在无门而入时失望的眼神。

这半截车上的座位总是不会被坐满的,也看不到什么知青。相对干净的卫生间外没有长长的排队,车厢走道上不见了因拥挤与疲惫而烦燥的人们。渴了,热水炉近在咫尺;饿了,餐车就在边上。有了这样的小小世外桃源,十余小时的旅程,你就可舒适悠闲的远离嘈杂拥挤和烟气缭绕的车厢。

我想这种特殊车厢并非是365/366次专有的,其他铁路局也会为其所属员工发放类似的关怀与福利吧。我曾见到列车长或乘警在途中带人到这节特殊车厢安置,或是接上几袋货物,把它们安放在行李架上,或是坐席下。

笔者有缘在乘366次时与达春一起发现了该秘密,并混上了那半节硬座席。这段车厢无人查票,旅客多与乘务人员沾亲带故,来往的工作人员常会叔啊姐啊的与乘客打招呼。本人因胆小,次次探亲往返都是买全票的。待在366坐定开车后,自然少不了到隔壁的餐车点上一盘木须肉大快朵颐。

此后连续几年的探亲假往返,若是同伴少时,便会找机会溜上那半截特权硬座车。人若过多就会有乘务员来干涉了。因此。笔者也曾碰壁被发落回大众车厢。以后“蹭特权”的知青多了,软座登车门处就被安放了一位身穿制服的门神。没有引路人者一律被打回票。大约是75年以后,就再也无缘享受那365/366次的特权车厢了。

 

  评论这张
 
阅读(33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