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征文——杀 猪 记——赵小蔚  

2014-04-08 22:01:07|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乡的第一年冬天,农场的大部分知青通过各种方式,采取各种手段,离开农场,回到日思夜想的亲人身边,因为当年的知青年龄实在太小了,他们太想家了,太想家中的亲人了。作为我来说,父母亲早在50年代末就支内到贵州去了,离开亲人已习以为常,因此,也就没想回家。也可能是没回家的原因吧,在老干部的心目中留下了较好的印象,在农场没待多久,就当上了管理员。

在那个年代,歌曲《歌唱光荣的八大员》中有售票员、驾驶员、邮递员、保育员、理发员、服务员、售货员、炊事员,没有管理员,那管理员是干什么的?其实管理员就是做后勤保障工作的,管吃、喝、撒、睡等事情。

管理员有一项工作是收购家属的生猪,宰杀后卖给家属,或送到知青食堂用于改善生活。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有猪肉吃是最幸福的,因此,杀猪是我最想干的事情。只要农场家属要卖猪,我会早早做好准备,脚上穿着一双高筒雨靴,袋里备好两根麻绳,肩上扛着一杆大秤,手里拿着一根抬杠,这是收猪的全套工具,另外还有几个帮手,其中得力干将是刘恩影。

收购猪的第一件事是抓猪。家属的猪圈不是很大,大约五、六平米,地面是泥土,猪圈小,加上平时不怎么打扫猪粪,猪圈里的粪和泥混在一起足足有十公分厚。要在这样的环境中,抓二百八到三百斤的猪,可是个又臭又累的活,不小心给猪拱一下,这可要遭殃了。

经过多次摸索,我们基本掌握了抓住它的窍门,首先,要抓住猪的尾巴,把它用力提起来(因为猪的后腿非常有力),只有把尾巴提起来使其后腿无法发力就好对付了。但事情也不是绝对的,在抓猪过程中往往会碰到些犟猪,不好对付,光抓尾巴控制不了,我们只有采取一人抓尾巴一人抓后腿了。这可是个又臭又脏的活,把手伸进猪粪的稀泥中,抓住猪的后腿提起来并用力把猪按倒,用麻绳把猪爪捆起来,这时,抓猪就算大功告成了。

接下来是过称。猪的重量直接影响家属的收益,因此,在抓猪时卖猪者会上前帮忙抓猪,边抓猪边往猪身上抹稀泥用来增加猪的毛重卖个好价钱。当年的生猪收购是有明确标准的,猪的毛重作为一个定量,但收购价格的高低是按照出肉率来决定的,也就是净重(净重是指腿毛后去掉猪头、内脏和猪爪的重量)与毛重的比来决定。猪的出肉率分特级猪、一级猪和二级猪三个档次,特级猪的出肉率为百分之七十三以上,达到这个标准,猪毛重价格为每斤0.55元;一级猪的出肉率为百分之七十以上,猪毛重价格为每斤0.52元;二级猪的出肉率为百分之七十以下,猪的毛重价格每斤只有0.49元。实质上,猪的毛重加大对出肉率是不利的,如果造成等级下降,那所得的卖猪总价格也将会减少,这可能也是经济学的范畴,或许为我今后的工作打下了一些基础,但这种观念在农场家属中是不会被接受的,他们要的就是总重量。

最后就是杀猪了。杀猪地点在豆腐房,两人一前一后把猪扛过去是力气活,杀猪更是力气活,这活早先都是由刘恩影来操作的。杀猪分几道程序,这就用到了豆腐房门楼里堆放着的小方桌、通条、压棒了。抓来的猪放在用作屠宰的小桌上,一根杠子插进捆猪脚的绳子内,杠子两头都有人压住,防止杠子底下的猪挣脱,“杀猪匠”刘恩影手握一把长长的锋利无比的尖刀,对准猪的脖子一刀直插进猪的心脏,这时猪的嚎叫声响彻整个分场。

接着就是褪毛。褪毛前,先在猪的后爪内侧割开一道口子,用通条顺着口子插进去,在猪全身皮肉之间捅出几条通气的路径,好使猪在充气之后全身鼓起便于褪毛。那时候,刘恩影用嘴对着猪脚吹气,我们则在边上拿着棒子敲打猪的身子,让气通过通条捅出的路径逐步向猪身四周扩散,整个猪就慢慢鼓起来了,待整个猪活像一只大皮球时,完成了褪毛前第一项准备。在杀猪前,我们已用屋里的大锅烧了大半锅热水,准备褪毛时烫猪毛。烫猪毛这活十分讲究,关键在水的温度,水温过高把猪皮烫黏糊了毛刮下不来,水温过低猪毛楞刮也刮不下来。刘恩影可是杀猪匠老手,用手一试便知水温,当猪下锅烫时,他握住猪的双蹄不停地翻滚猪身,还不时用手去抓猪毛,当烫到用手能轻松抓起一把猪毛时,便把猪从锅里捞起,放在锅上架起的一块板上。这时候,用专门的铁质刮板,还有片刀,“咔咔”不多时,刚才还污泥在身的猪露出了白净的胴体,偶有毛没褪尽的地方,再用水舀子盛水浇,然后将犄角旮旯的毛都刮干净。

猪被抬到小桌上,刘恩影用尖刀在猪脖子划一圈,再用双手把住猪头用力一拧,只听“咔擦”一声,猪头便卸下来了。卸猪蹄也是,刀在骨关节之间划一圈,然后将猪蹄一拧便成,整个过程似乎并不太费劲,在边上真能体会什么叫“游刃有余”。开膛破肚后,扒出的猪内脏“哗啦啦”一下装满一大盆,必须趁热翻肠子和猪肚子,并加以清洗,这个过程长过屠宰的时间。清洗后的内脏一根细麻绳可以提起来,老乡称这一串宝贝叫“灯笼挂”,卖家一般都要买回去的。

接下来是猪肉分配。除了节假日会供应农场家属外,一般情况杀猪都是给知青食堂改善生活的。因此,每当杀猪过程尾声,已有两位炊事员等在旁边。当猪被劈成两大爿,他们便各扛一爿回食堂,食堂内也早已做好准备为知青烹调佳肴了。

杀猪看似简单,其实不然,本人曾上手过几次,但终究因力不从心而放弃了。以后几年,有多位知青充当屠夫,那是后话了。

 

征文——杀 猪 记——赵小蔚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征文——杀 猪 记——赵小蔚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作者的旧照和近照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