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征文——我的“牛大姐”——唐雅清  

2014-03-10 09:58:07|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约在1971年的冬季,连队领导通知我和黄瑞芬去养奶牛,我不愿去。心想一个小姑娘去做这种工作,牛那么大的个,又臭又脏的,我实在是怕呀。经过连队领导耐心地做了思想工作,我也就勉强地去了牛号。

养牛这工作和下大地完全不同。我们是个独立的小组,共四个人,两个男生放牛,我们两个女生挤牛奶,还要每天起牛圈(即清理牛粪),打扫牛棚的卫生,唉,真的很脏,还有那个气味。但既来之则安之,只能做了!

每天早上,天还没亮,大伙儿可能还焐在热被窝里没梦醒的时候,我已经提上小马灯,踏着吱吱作响的冰雪,迎着刺骨的寒风,去开始了我一天的工作。

挤牛奶是有讲究的。首先得用热水把牛的奶头捂热,擦干净,挤奶时手势要柔和,这样,牛才会感到舒服;挤完奶还要帮它在奶头上涂上油,生怕奶头受伤。就这样,每天挤三次奶,喂三次草料。鲁迅先生曾经赞美牛“吃进去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并甘为“孺子牛”。我感叹牛的无私奉献精神。

我的搭档黄瑞芬就是这样无私奉献的一个人。她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脏活累活抢在先,默默劳作,如牛负重,不计较任何得失地为我做着榜样。在她的影响下,我总想,她能做到的,我也一定能做到,两个人齐心合力做好一件事,也一定会乐在其中的。如今黄瑞芬已驾鹤仙去,我深深地怀念她。

都说日久生情,与牛相处长了,还真把它们当成一群不会说话,但很懂事的姐妹,有一种要照顾好它们的责任。有时看着它们温顺可掬的样子,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我们调侃地叫它们“牛大姐”。

记不得具体是哪一天了,反正有一次我正在专心地挤奶,不知什么原因,“牛大姐”突然发脾气了,一抬脚,把奶桶踢翻了,连我人也一起撩倒在地。我爬起来就逃,生怕它脾气发个没完,伤着了自己。过一会儿,我见“牛大姐”情绪稍微稳定了一点,就轻轻地到它跟前,对它好一阵安慰。待它牛脾气完全过去了,又继续为它服务(挤奶)。还好没踢疼我,看来“牛大姐”只是温柔地惩罚了我一下。直到现在,想起当时的情形,真还有点后怕,如果我当时动作慢一点被它踩在脚下,说不定今天还会落下什么后遗症呢!

挤完奶,两个男生将牛赶出牛圈,到草地上溜达去了,让它们自由自在地享受大自然赐予的鲜美食物,以调剂圈养时草料的单调。我们两个女生接着就是搞卫生,把几头牛一夜的大小便收拾干净,这真是个又脏又累的活儿。我们用叉子或锨子将圈底都起干净,装入柳条编织的筐,俩人合力抬出去。牛粪又粘又臭,我们的鞋子和裤腿上常常会沾上不少粪巴。每天,我们都把牛圈弄得干干净净,这样牛儿们回来可以安静舒适地休息了。

“牛大姐”怀孕生下了小牛犊,看到撒着欢儿的小牛,我们高兴极了,一个个为它们起了小名,有叫“喔喔”的,有叫“莱莱”的,煞是可爱。

到了晚上,连队下大田的伙伴们都回到宿舍休息了,我们的工作却没完,还要到牛号去伺候我的那两个“牛大姐”。一天下来,又累又饿地冒着风雪摸黑回到宿舍,同宿舍的队友还嫌我身上的牛粪味儿。但我没有因此感到不愉快,不知不觉中我似乎觉得,我已适应了这些活儿,慢慢地与“牛大姐”们有了感情,渐渐地喜欢上它们了。

直到1974年,我为了自己的新生活,离开了我喜欢的工作和我的“牛大姐”们,以及三分场朝夕相处的朋友们,走了。现在,我有一个孝顺的儿子和学习优秀的孙子。每当我和他们谈起我年青时在北大荒农场养牛的经历,心里还真不乏那些自豪和骄傲的味儿呢。我怀念那时的这份工作,真想再让我去挤一次牛奶呢!真的,我好想……

征文——我的“牛大姐”——唐雅清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征文——我的“牛大姐”——唐雅清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作者的旧照和近照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