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征文——也说农场的吃货——黎泽荣  

2014-03-08 21:06:26|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说农场的吃货

 

我这一辈子,与吃结缘。在务农年代,我担任过司务长。回城后,在饭店、咨询公司、集团公司、职业教育学校任过经理、校长等职。率队参加过国际、国内烹饪比赛,编过菜谱,写过不少吃的文章,自称“空头理论家”。深信烧菜与艺术沾边,因它有美学成分;与化学、物理沾边,因为“九沸九变”,跳不出化学物理范畴;它具各种风味,与各地民俗有关;它的不同口味,“南甜北咸东辣西酸”说又与气候地理有关;它的“五味调和”理论与管理有关,老子曾有“治大国若烹小鲜”的名言......。怎么说也不为过,现今的餐饮店,遍布大街小巷;现在的厨师职业,社会地位亦不低于演艺界,你看,演艺圈人、体育名人、社会贤达,都会开个饭店、会所,以吃会友,顺带赚上一把。

      我懂事时,最让我难忘的一个菜,是“鱼香肉丝”。看官听了会发笑,铺天盖地的“鱼香肉丝”,会使你难忘?大约在六十年代初,家父生日,与母亲到南京东路“四川饭店”小酌,没带孩子去。回来后,母亲打开食盒,一股鱼香顿时溢了出来。“鱼”!我抢着说。取来筷子,伸手去夹,咦,怎么是肉丝呢?母亲笑了,解释说,这是“鱼香肉丝”,肉丝烧出来是鱼的味道。后来我才知道,“酸辣香甜调和”是美味可口的鱼香风味。再后来,我主持厨师考核,从开始到测验再到考试,都是烧鱼香。以致学员们经常念叨“鱼香啊鱼香,什么时候才到家”。其实真正的原因,鱼香味的出现,乃是化学反应的分解过程,一般厨师知其然不知所以然,也不知化学公式如何去做。

      在黑龙江务农时,曾有三年司务长的经历。除了管理好食堂,我还要参加劳动,如担水、发面、摘菜和烧菜。发面要的是力气,案板上横一杠子,杠子一头有孔,系着牛皮带子,固定在案板一头。面粉二袋或者三袋(100-150斤)倒在板上,码成椭圆形,中间掏空,放入老面,加水,一层一层慢慢和匀,待面成团时,置面板上用棉被盖着(夏天则不必)发酵。第二天一早,再分几块施以面碱,然后开始用杠子不断压面团,压一层翻一层,翻一层压一层,压得次数越多,蒸的馒头就越筋道。刚开始压面,连整个身子都要压在杠子上,弄的满头大汗,两臂酸疼。如果馒头出笼,碱味过大有涩味,过小又黏牙,都要被人骂,连自己都不要吃。所以每次发面我都会把面压透,蒸出馒头弹性十足,那才有成就感。不过有一年,大家吃九五面(一百斤小麦出九十五斤面粉),又黑又黏,任凭怎么压面,都无济于事。吃黑馒头,还塞牙缝!

在农场的日子里,大多时候没得吃。正如许多博友文中回忆,不是农忙则每日喝汤。偶尔到龙镇、北安和哈尔滨,也因囊中羞涩无法大快朵颐。记住的几个东北菜,也就是“葱爆肉”、“酥白肉”、“酸菜猪肉炖粉条”。至于“小鸡炖蘑菇”,也是只闻其名,未尝其味,等到东北菜馆子开到上海,才有机会品尝。

连队食堂,一般有200人左右的人员就餐。主食除了馒头,还有大碴子粥、小米粥。困难时期(7071年),也吃窝窝头、小米饼子。那是真正的杂粮,不像现在的窝窝头,都是掺了面粉加了糖,还挺好吃。每当吃窝头,食堂的地上、房后的旮旯里,都会见到被人丢弃的半拉窝头。也真是的,那窝头,粗的梗喉咙,实在难以下咽。也有会吃的,见到宿舍里,有人搞了猪油,把窝头切片煎了吃,又香、又脆,整个宿舍都是香味。还有一阵子,早晚玉米糊,知青戏称“糊糊涂”。佐以臭豆腐,吃了只犯恶心。“早一碗,晚一碗,越吃越糊涂”。有一年,食堂拿不出东西来,只有冻土豆、冻大头菜,每天一日三汤,油星子都没有!实在饿惨了,有人竟开了咳嗽药水蘸馒头吃,到猪号找来冻死的小猪仔放水里煮煮吃,更有甚者,听说马号牛号有病死的牛马,跑去挖块肉回来煮着吃……

在农忙时期,食堂总要开几次会,表表决心。连队也会多给食堂配几头猪,或者一头牛,以改善伙食。也是杯水车薪,每天只能看到几片薄片,配以大头菜(卷心菜),或者西葫芦,或者豆角。十年下乡,在食堂吃红烧肉的机会,不会超过十次,以致常常有比赛吃红烧猪肉罐头的荒唐事。能够打牙祭,也只是大家回去探亲时候,大多为春节,每家每户多多少少有菜吃。然后大包小包带了回来,挂面、香肠、咸肉。这个时期,每个寝室都会洋溢着欢笑,还有香味。半个月一过,又回到食堂,过起汤的日子来。有会过的,家里带来的存货,竟然可以吃到再次探亲。当然对这些“犹太人”,大家只会呲之以鼻,“哼!小气鬼!”不过,打心眼里还是羡慕的,只恨自己没有存货罢了。

       虽说食物匮乏,但总会有人“先富起来”。胆大的,晚上苞米地里“啃青”,大豆地里摘毛豆,菜地里摘西红柿、辣椒、黄瓜;还有的,“马桶包”一背,家属院转一圈,就能带回大鹅、小鸡,半夜“改善伙食”。在偏僻的发电房、打铁房、猪马牛号,就经常有聚餐,食物之丰富,令人乍舌。我曾受邀半夜12点去打铁房夜宵,有“熘肝尖”、“青椒炒鸡块”,还有二两小酒,真过瘾!后来领导们觉得与其有人半夜祸祸大田,还不如叫人摘些玉米、毛豆,专门给知青“啃青”,那几天,食堂就有烀玉米和煮毛豆,知青们特别是上海知青,好像吃到了什么美味,欢欣雀跃。

 


征文——也说农场的吃货——黎泽荣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征文——也说农场的吃货——黎泽荣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作者的旧照和近照


 

 

 

 

 

  评论这张
 
阅读(42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