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征文——雪野夜奔——刘显昆  

2014-03-28 10:41:06|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引龙河次年,我与张介梁搭伙赶一挂牛车,张介梁赶车,我跟车。来前,我俩在延安高一同班,到三分场,又都分在23排一个班。1971年冬摊上的一件事,过去四十多年了,至今想来,仍然难以从记忆中抹去。

这天是星期日,连长吴子健找到我们,派我们套车上山,替马指导员家拉柴禾。这天交没交九记不清楚了,但入冬后已经下过几场大雪,这个很记得。我俩头顶狗皮帽,拦腰系一根麻绳,以防往里灌风,不消两年,我们从头到脚都早已车把式化了。由于已是冬季,连队照例改吃两顿饭,食堂头顿饭要到九点才开伙。出车等不及,我俩就着白水,吞巴了一个冷馒头,牵牛、套车,叫上马指导,出分场往北,奔一个当地叫“小西伯利亚”的林子而去。

我们这挂车,算上里、外、辕套,是四头牛。但老牛慢车,亘古不变。抵达“小西伯利亚”,紧赶慢赶也花了两个多小时。将牛车停妥,三人抡着斧子砍伐树枝。忙乎了几个小时,眼瞅着够装一车了,又觉着天色不早,我俩边捆绳压杠,边问马指导员,差不多了吧?他不认,还让继续砍。结果,装了满满登登一车方始让走,怎么说,这也是一车硬柴呢。这时,天已经有些暗下来。

往回走了约半小时,外套的牛突然一个趔趄趴倒,牛车顿时趴窝,动弹不得。趴倒在地的牛任怎么扬鞭吆喝、甚至骂娘都起不来。未几,这头牛已气息奄奄。三人见状紧着核计,觉得只有分场派拖拉机来拉一法,不向分场求救,指定回不去。商量下来,派我回分场报讯讨救兵,介梁陪马指导员留原地看摊。

此时,天色正处在白昼夜晚之黑白晦明交界。我没走出多远,天已黑透。由于白日里风大,来的道早被刮了一整天的雪面子覆盖。整个人愣了,人生第一次身陷四顾茫茫、不辨来路的困境。加之,当夜有星无月,单靠几颗孤星悬空照明,跟黑夜无异。常言道,天黑得像锅底,这种体验过去在城市哪会有?饥寒交迫,突然置身这一自然厄境,涌起了无望与恐惧。但青年人的不甘和勇气也并没失去,我一边判别低于垄沟的雪地是道,一边竭力寻找远处可能发见的灯火。途中,曾经远远出现的点点灯光一度令人兴奋莫名,可终因太过遥远被否定。终于,望见了三分场的背影——坐北朝南的房舍建筑,让北来的人只看到光线黯淡绰约的背影,但熟悉的背影已经足够暖人,催人奋进。经过几个小时的夜奔跋涉,我于晚上八、九点钟回到分场。很快,由分场派出的拖拉机将人、车、柴安全拉回。

时光荏苒,为写这篇征文,与介梁回忆此段经历。曾多次被问起,当天如果迷路,后果会是怎样?介梁留在山上的情景又是如何?原来,我离开不久,马指导员随后也下山了,就介梁一个留在原地。孓然一身的担惊受怕,自不待言,最怕有狼出现,会被狼叼走。他说,当天要是死了,也就死了。

籍此,谨向几十位已离我们而去的原分场知青同事深表怀念。

征文——雪野夜奔——刘显昆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征文——雪野夜奔——刘显昆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作者的旧照和近照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