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征文——追思我的兄长陈才林——邹聿子  

2014-03-25 10:55:00|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2013)9月份的一天,传来噩耗忽悉陈才林因突发脑疾去世的消息。我一下惊呆了,因为,同年314日那天,在长风公园举行的纪念下乡四十四周年聚餐会时,我们还一起相遇,我特地和他说:我想和几个人相约搞聚餐,希望他能办到此事,他满口答应,没想到,此时他却驾鹤仙去了。我回想起他在三分场时对我帮助的二三事,虽然几十年过去了,但那时的情景依旧历历在目。

那是一九七三年冬天,我突发奇想,为了知道和体验黑龙江的过新年的风俗,决定留下来过一个春节。然后,老文指导员就安排我干一份新的工作,我听了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安排我晚上到锅炉房烧水,这应该是件轻松的美差。不料,上岗第一天麻烦事情就来了。我因为以前从来没有烧煤炉的经验,结果,开始的一些日子,不是锅炉烧熄灭,就是把煤烧光了,搞得我焦头烂额。早上,总有接班烧锅炉的来宿舍找到我,说我是存心与他们捣蛋,还要到老文指导员那儿去告状。这时,我有一种说不出的苦衷,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正是在这最无奈与无助的时候,陈才林却主动过来,并悄悄地对我说:晚上到时候我帮你到锅炉房去看看。经他这样一说,顿时我感到放松许多。但是,我们大家都知道东北农村都有习惯,冬天一般都是吃两顿饭,到晚上七八点是基本都呆在寝室而不愿意再逗留在外,何况他本人白天也有自己的工作,晚上还不辞辛劳陪我到锅炉房添水加煤。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后,我实在不好意思,只能对他说:大概我自己可以干好了。当我自己干了一天,结果人家又上门说我:好了一星期怎么又把锅炉烧熄灭呢?最后还是陈才林毫无怨言陪我度过了这一个严寒而漫长的冬天,这也是我在农场度过唯一的春节。

到了一九七八年冬天,大家为了回城,都忙于回上海搞病退。我自己回到上海搞好一切病退材料后,却不想再回农场去办理其它手续,左思右想还是托仍在农场的陈才林为我办妥手续。于是,就写信并顺便把一切材料寄给他,告诉他只要把病退手续办妥为止,别的事情不用再管了。想不到他真是心细如发,竟还把我敝帚自珍的所有行李如数托运到上海,亲自上门把病退证明送到我手中,让我感激涕零。这份病退回沪的通知书和准迁证,到目前为止,也是我唯一留下印着黑龙江引龙河农场红印章的纸片。睹物思人、黯然伤神。

旧时岁月往回味,声声细语念故人,

逝水年华长追忆,淡淡笔墨留情怀!

 

征文——追思我的兄长陈才林——邹聿子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征文——追思我的兄长陈才林——邹聿子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征文——追思我的兄长陈才林——邹聿子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征文——追思我的兄长陈才林——邹聿子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作者的旧照和近照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