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征文——回 首——张征明  

2014-03-26 11:42:55|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兄黑妹聚会,好像老年人开会,叹!光阴似箭,不觉都已到花甲之年。回顾过去的时光——正值我们青春年华的那个年代,尽管失去了太多太多,但同时也得到了许多,我们经受了艰苦生活环境的历练、了解了社会、增长了见识、丰富了生活经验……一些难忘的人、难忘的事、难忘的情,经常在脑海中湧现。

1972年夏,为了“反修防修、备战备荒为人民”,根据上级的要求,引龙河农场组织部分农场知青,赴黑河地区小兴安岭红皮营林场,建造一条国防备战公路。我们三分场受命由一连和二连各组建了一个加强排,并分别由原连队的连长、指导员亲自带队。就这样,我们(二连)这个有五十多号人的加强排,来到了小兴安岭红皮营林场的原始森林中,搭起了帐篷、支起锅灶,安营扎寨,为保卫祖国、备战备荒,挥洒着我们的汗水。

 

采蘑菇

建造公路的任务非常艰巨,工期紧、进度快、地质条件差。每人必须保证完成每天的工程量,才能按期完工。在原始森林中建造公路谈何容易!要铲除杂草、清除树根、爆破乱石、砍伐树木、架木桥等等,而工作量则是事先按照我这个排长拼命干上8小时、体力已达到了极限的标准来核定的。我深知,这对我们这些出生在城市,缺少体力劳动锻炼的小伙子来说,要完成这样的任务,是何等的艰难!这比在农场种田要辛苦的多得多。在那炎热的夏天,全排战士挥汗如雨、毫不懈怠地玩上了命。

然而,我们的伙食却出现了问题,每天吃不上菜,只能喝黄豆汤。因为,我们在山上吃的所有东西,都只能从远在近600里地的农场,用卡车运输到山下的基地,再由人背肩扛搬上山。在炎热的夏天,粮食还好说,运来的菜可就惨了,一麻袋的蔬菜经过长途的暴晒,到了营地几乎烂光,所剩无几,能挑出三、五斤就是非常幸运了。而运粮菜的卡车十天半月不定期地来一次。黄豆不怕爆晒,所以,我们只能天天喝黄豆汤了。

正值大小伙子、或许还在长身体的我们,每天从事着这样繁重的体力劳动,大量地消耗着体力,没有菜吃怎么行,不要说完成任务,照此下去,人会支撑不了倒下去的!面临这种困境,作为曾经担任司务长的我,更是心急如焚。情急之中,我想起了父亲曾经给我讲起的战争年代的故事,想起在三年自然灾害时,父亲手把手地教我识别多种可食用的野菜、树叶,还曾谈到奇缺珍贵的野蘑菇。是啊!我虽然还没发现认识的野菜,但森林中到处生长着各种各样的蘑菇,仅在我们营地周围也长满了各种野蘑菇。我兴奋地向连长王发举、指导员吴子健汇报,当时,他们没有表态,我知道,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万一吃了有毒的蘑菇,后果不堪设想。于是,我就自己先煮着试吃,经过二、三天的反复试吃,我确认了可食用的三种蘑菇,然后又向指导员汇报、请示,得到了领导的默许。并规定:采菇时,一定要认清可食用的蘑菇,采好的蘑菇一定要经我再辨识一遍,然后交由炊事员统一烧制。当大碗大碗的蘑菇汤端到战士的面前,闻到扑鼻的鲜美香味,看到战士们狼吞虎咽的样子,我兴奋极了。此后,开饭时几乎每天都是蘑菇菜了,甚至所有战士都把蘑菇当成主食吃了。

然而,好景不长。十多天后,有四个战士干活时呕吐不止,过了几天又有人呕吐、腹泻,经查,他们之前都吃过蘑菇。连长、指导员果断下命令,今后禁止食用蘑菇。后来,我逐一向这些战友了解情况,寻找原因。原来,是随着食用蘑菇量的增大,有的战士放松了辨识,没有按照统一烧制的规定,而是擅自扩大采菇品种、擅自煮食,导致误食了毒蘑菇。好在经过休息后身体都恢复了正常。此事,我一直不能忘怀,因为那是完全可以避免的,但不管怎样,在当时,确实为解决无菜吃的困境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工程仍在继续,无疏菜可吃,蘑菇也不敢吃了。好在经农场领导批准,同意我们自费从农场买一头猪,这对我们这帮已好久没闻到荤腥味道的人来讲,简直就是注射了一支兴奋剂。然而,围绕着这头猪,是在农场杀好后运上来,还是把活猪弄上山自己杀?进行统一思想。因为,当时按当地的惯例,杀猪的屠夫是要拿走猪头、内脏及猪爪的,显然,这对我们这群“饿狼”来说,是不能容忍的。“我们自己杀!我们年纪轻,有力气,我们不怕劳累,宁可辛苦一点,只要把猪运到山下的基地,其他的事情我们自己来吧,那样,除了猪的毛粪不要,其它就都是我们的了…..”,大家不约而同,用不着统一,意见绝对一致,无论如何也不舍得放弃那些东西,并且争先恐后、自告奋勇要求执行下山赶猪的任务。最后,确定由潘荣庆、张小龙二人负责下山将猪赶回来。

记得那天二人临行时,大家尚未出工,将他们紧紧围住,千叮咛万嘱咐,“你们一定要早点回来啊!我们可盼着早开牙祭啊!一路辛苦,千万要小心啊……”

山上营地离山下基地大约有二十八里路。原始森林的路,说是路,其实根本就没有路,只是各种动物踩踏杂草后留下的一条拳头宽的痕迹。这里有中国面积最大的红松原始森林及落叶松、云杉、冷杉、桦、椴、榆、杨、栎树等森林群落,独特的大森林地貌和气候条件,生长着众多叫不出名的珍奇的植物,在森林沟壑杂草中,生存着各类动物,如:野猪、狍子、猞猁、大灰狼、野兔和漫天飞的野鸡,可怕的是,森林中常有黑瞎子出入。听当地人讲,黑熊会主动攻击人类,它力大无比,一个巴掌拍过去,若大的树会脱一层皮,小一点的树会连根拔掉。黑熊若发起脾气来,那更是恐怖至极。在这森林中的所谓小路上,经常会有突然出现的野兽群窜、越。所以,在原始森林中行走,除了要带防身器械,更要聚精会神,竖起耳朵、睁大眼睛,小心翼翼,否则,一不留神,遭遇动物袭击或是迷了路,都将有生命危险。平时,连队有规定,一个人是不允许离开营地外出的。

下午时分,不见赶猪战友的身影。天色渐暗,工地上干活的战士陆陆续续收工了,仍不见两人回来。天黑了,大家深感不安与恐惧。这时,连长更是焦急万分,坐立不安来回走动。天完全黑了下来,不能再犹豫等待了,连长王发举和指导员吴子健迅速组织了十八个战士,带好斧头、刀具、棍棒等各种能防身的武器,集中了所有的手电筒,带领我们向着山下基地的方向一路寻找。

森林的夜晚,不是我们想像的会比白日平静,而是更加充满着恐怖,令人毛骨悚然。一会是各种各样的不知什么动物发出的怪叫,一会又是树上鸟儿的啼叫,一会东边轰隆一声响什么东西倒下了,一会西面什么动物在溜窜追跑。有时,飞禽走兽的叫声突然嘎然停止,森林中仍然发出永不歇息的哗哗沉闷的海浪声,这是风吹打树叶来回摇摆发出的声音,感觉我们像是在阴森的海底下行走。

我们按照出发前的约定,间距相隔一米,一字形排好,办走边喊。大白天这路就难走,夜晚就可想而知了。大家磕磕碰碰,东倒西歪,不时有人摔倒碰伤,爬起来继续前进,无论怎样,一定要把战友找回来。就这样,走了近二十多里了,大家疲惫至极,走不动了,嗓子喊哑了,仍然使劲地呼叫战友的名字。眼看快到基地了,还没有找到,我心中的感觉非常不好,各种想像不由地涌上脑海,我用足全身的力气不断拼命的喊着。

突然间,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再仔细听听,是有人在回应,我赶紧叫停了大家,告诉大家有回音了。顿时,大家都静了下来,伸着脖子、竖着耳朵,然而,听到的仍是头顶大树被风吹打发出的海浪声和远处叫不出名的动物发出的杂七杂八的声音。我相信自己的耳朵,刚才肯定有应声,我提议大家一起呼叫,大家都使出了最后的力气叫着:“小龙——,小潘——”, 此时,不远处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回音,“我——在——这里,大家根据不断发出的回应声音,仔细辨认才确定了声音的位置。终于,在离这条山路二十多米的大树上,发现了他们分别坐卧在两棵大树的第一枝分叉上,光大树的树干就有七、八米高,以防动物的袭击。现在回想起来,真像动物园里的大熊猫骑在大树上玩。哈!哈!“找到了!找到了!,大家欣喜若狂,一起围了上去,激动地欢呼着,看着他们艰难地从树上爬下来,看到他们除了爬树时划破了点皮外,其他完好无损,我的眼睛湿润了。

    此时,大家只顾着高兴、安抚战友,一时竟忘记了那头猪。大家平静后,我问,带回的猪呢?战友也才醒悟过来,忙说,在附近的大树下。于是,大家又分头寻找,终于,在附近的一棵大树下找到了一堆用树枝盖起的小山包。上前掀起树枝,发现了那头躺在下面的肥猪,一动也不动,非常地老实,我用手摸摸,吃了一惊,拽住猪耳朵将脸翻过来,还是没有反应,只见猪全身上下布满了树枝抽打后留下的血迹,可怜的猪只睁开眼朝我看了一眼,就再也没有任何反应了。我立即请示指导员,当场用刀宰杀了那头猪。杀猪时,那猪连垂死挣扎的过程也没有,我自欺欺人地想,反正多少出了一点血,算是放过血了吧。大家砍了棵树,把杀好的猪捆绑后,众人轮流抬着,返回了营地。也不知是什么时间了,反正觉得刚躺下不久,那边就听到招呼起床上工的叫喊声了。

事后,潘、张告诉大家:他们上午就到了山下基地,吃了午饭,至2点将猪往回赶。然而正值大热天,森林中蚊蝇小咬满天飞,人还可以动手驱赶,可动物就被叮咬得发毛。特别是森林中的牛虻(一种专门叮住动物吸血、模样像苍蝇一样的虫子),个头有知了那么大,厉害极了,无声无息地叮人,听当地人讲,这种牛虻有时能轻易地将水牛厚厚的毛皮叮穿,硕大的水牛被叮得失控、发疯(即发毛)。可想,二十八里的山路且是向上爬坡,那猪怎么能顺从地按照人的意愿来走呢?所以,无论怎样抽打,那猪也搞不清楚往哪个方向走、怎么走,人为什么这样死命的抽它。直到天黑了,他们发现,一个下午才走出四、五里地。黑夜的降临,使他们感到了恐惧,往日听说的森林野兽成群出没袭击人的情形顿时浮现在眼前,这时,他们在森林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已进退两难。人的生存本能促使他们只好把已经动不了的猪捆绑在大树下,盖上树枝,两人分别各找一棵高大的、树干高、树叉少的大树,爬了上去,以防动物袭击伤害。说到这,大家听出他们的声音哽咽了,眼圈也湿了。潘、张说,更没想到,这么多兄弟们会连夜出动,把他们找了回来。说到森林中的牛虻,我曾被叮过2次,被叮咬的滋味难以形容,就像突然被子弹击中一样,疼痛难忍,跳起来呼救。

九月初,我们终于按期保质圆满完成了建造公路的任务。带着累累的伤痕、胜利的微笑,乘坐着运输我们的卡车,飞快地行驶在我们自己建造的公路上,那样的骄傲、一路欢笑。

 

                                                                              201312

征文——回    首——张征明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征文——回    首——张征明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作者的旧照和近照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