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征文——远去的回想——胡洪伟  

2014-04-01 23:51:30|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声炮响,铺天盖地的大字报开始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同时打断了学生在学校的学习。在家闲游了两三年的我们,被一片红的大风子刮到了中国的最北面,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因为农场有工资,家境贫困的我为能家庭减轻点负担,坐上了北去的船。

讲句实话,哪个父母舍得把还不懂事子女送到遥远的东北(当时火车要走三天二夜),哪个子女又想离父母千里之遥?那只是形势所逼。为了送子女远行,贫困的家庭只有再添新债,而懵懂的我们,为减轻父母的负担,踏上了“闯关东”的路,也踏上了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路。

回想那时,火车一靠龙镇车站,眼前一片白茫茫的啥都没有,地冻得像水泥地邦邦硬,真叫是喊天不应、呼地不灵,有哭喊的,有发呆的,绝大多数是无奈的面厐。哪有现在这些人刻画的美好风景、美好的心情。到了三分场,宿舍倒是热的,心中有了点暖意。到底不是成年人,过会儿,龙镇车站的景象早已抛到了脑后。一开始,取暖设备是“火炉”,烧的是煤,场里有煤供应。再后来,我们换到了睡土炕的大院(原来劳改犯住的地方),一张苇席下就是泥和砖,要烧火才暖和,反之就像睡在地上一样冰冷的。只有上山砍柴来烧炕取暖,这样,我们这帮学生首先是学会了上山砍柴,想起当时的景象:一人一根长绳,身后拖着一捆柴草在雪地上往宿舍拉,真象是……。最伤脑筋的算是喝水和洗衣服了。当时是用井水,手摇着辘轳,要从十几、二十米深的井里吊生活用水,摇摇晃晃地桶里的水洒得井口井边都是水。到了冬天,时间一长,井边就成了个大冰砣,滑溜溜的,一米左右的井口,最后只有五六十公分大小,都让冰给封了口。两桶水挑到宿舍,桶边滑溜溜的已有一层薄冰,手伸到水中真是冷到心。吃的主粮是大馇子、小米饭,也有馒头。这小米饭远远看去金黄的,以为是蛋炒饭,吃在嘴里就像是满口沙子,我们都不习惯,这就是上海学生开始的知青生活。

春天来了,树草都醒了,我们要开始真正干农活了。五月劳动节后要开始播种了。白天,地上只化开一厘米,就把麦种、豆种下到田里。出苗后,等着我们的是结束学生生活后最艰苦的工作。在火辣辣的太阳下锄草,真晒焦了我们这帮学生弟妹。头上是太阳,脚下是尘土,收工回到家,我们嫩嫩的脸都晒得红彤彤的,真像玩具洋娃娃的脸,“农田鞋”里都是土。一开始,我们都不会锄草,把苗锄掉留下了草。到收割时更伤脑筋,镰刀不会磨,割大豆时因为刀钝,一用力,刀往上滑反而割到手。收割小麦倒是用“康拜因”,但随风飘来的麦芒刺得人身上直痒痒。一季下来,才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知识青年当农民确实是件难事!苦事!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真是不容易(其实,在农场哪有贫下中农?只有“二劳改”和家属,要么就是原来管劳改的管教和家属)。 我在农场学会了放牛、赶牛车、赶马车、装车、拆绳套等农活,现在想来,对于后来的我们又有何用?

上海青年吃不惯小米饭和窝窝头,饿时想到田里长的作物。大豆嫩时上海人叫毛豆,在上海是时鲜蔬菜;玉米嫩时的滋味比老时好,我们就拿来放点盐在水中煮着吃(当然是偷偷地拿来吃),以改善我们的生活。当地人竟不知这时的农作物能吃,甚至还讲我们青年破坏青苗,以后,他们也知道了其中的滋味。

我们到农村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但是我也搞不清到底是谁教育谁?也只能讲是相互取长吧。我们刚到农场时,这些老乡男女一身黑,也不知高楼大厦有多高。上海青年衣着款色也比当地人也光鲜,当地人爱美的天性被上海青年激发出来,他们的穿着也变得漂亮了。在看到农村和城市的差距后,上海青年的聪明才智也在渐渐地改变当地些许落后观念。我到现在都没有弄明白,当年知识青年接受了贫下中农什么样的教育?唯一幸慰是,有了这么些知青朋友,也就是战友。

随着邓小平重新主持工作,我们这些上海人又都回到了父母身边,结束了近十年的农民生活,来建设上海这座我们从小生活的城市,从学徒做起。要是我们这些知青早十年在各自生活的城市中建设,这些城市是否会早十年达到现在的水平呢?如果不荒废这十年,中国在地球上会不会是世界的领头羊?不得而知。

  评论这张
 
阅读(30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