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征文——粉房奏鸣曲——戴静华  

2014-03-30 09:28:00|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分场的粉房座落于大队部的西侧房后,和豆腐房在一起。平时,以做豆腐为主,到了土豆收获的季节,粉房就热闹起来了。当时,职工家属可以用土豆换粉条,记得好像是100斤土豆按等级可换取710斤左右的粉条。

    在上海,我们常吃的是绿豆粉丝,现在市场上还有卖红薯粉条的,而在当时,农场里吃的都是土豆粉条,食堂里常做的猪肉炖粉条就是土豆粉条。我在后勤排时曾在粉房工作过,当时,和我一起工作的还有黄贵荣、施冀帆等战友。

    制作粉条的原料就是土豆。工具也很简陋,几口大锅、几个大缸,加粉碎机,另有过包的布、架子,还有一个特别大的漏勺,是专门用来漏粉的。原料和工具准备就绪后,就可以开工制作粉条了。每当开工时分,粉房里就像过节一样热闹。

    我们把收上来的土豆用清水洗干净,然后经过粉碎机粉碎,再用过布包把粉渣滤出,流到缸里的就是粉面子了。湿的粉面子和上海的水磨糯米粉一样雪白细腻,用过包袋吊干。吊干的粉面子等到漏粉时,再要将粉面子放到大锅里兑上一定比例的明矾和水。这时候,老师傅喊着号子,领着大家围在大锅边用力地揣着粉面子,一圈一圈的转着揣,这样揣出来的粉面子用力均匀,不会出现断条。粉面子揣好了,大锅里的水也滚开了,这时真正的漏粉才开始。大家把揣好的粉面子加到漏勺里,由掌勺人用手轻轻的拍,只见一条条白色的粉条漏到沸腾的锅里,经过开水煮烫后的粉条还必须再捞到凉水中激一下,然后用粉杆捞起,一杆一杆地晾到粉架子上,经过一段时间的自然晾干,才是成品的粉条。

    制作粉条过程中,漏粉这一程序最为关键。漏粉看似简单,实际要掌握一定的技巧,比如拍漏勺时用力是否均匀,就和粉条的粗细有关;还有在粉面子里加辅料一定要按比例,否则漏出来的粉条不经煮。晾在粉杆上的粉条搭得好不好,干了以后的形状就不一样,搭得好的,一捆捆齐整不易散花,反之粗细长短各异散成一堆,浪费很大。虽说做粉条是手工活,且工艺原始,但再原始的工艺总不失技艺,须在实践中认真学习,我们还是在老师傅的带教下,才慢慢学会这门手艺。

    回忆在粉房工作的日子很快乐。记得漏完粉后,我们就把锅里的粉头捞出来放在炉子上烤一烤,取出的粉头香香的,脆脆的,很好吃。我们常还会捏一把粉面子放在碗里,加上一点白糖,用开水一冲,成了一碗藕粉样的甜品。这在当时食品奇缺的年代,极具舌尖上的诱惑。所以,每当漏粉时粉房来客不断 ,我们就会用这些东西热情招待,解解大家的馋,粉房也成了分场最热闹的场所。干土豆粉是炒菜时勾芊用的尚好调料,它勾出的芊晶滢透明。也记得我们回家探亲时,总会买些干土豆粉带回去,送给家人和亲戚朋友。没想到,这土土的、纯纯的引龙河土豆粉,很受大家的喜欢!

    在农场生活了二十多年,做过很多的工作,而在粉房工作时的热闹气氛和大家齐心协力干工作的劲头,令我终生难忘。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