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征文——我心中的“三分场”——王玉珍  

2014-03-13 08:27:01|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光荏苒,自1969年上山下乡到引龙河农场三分场,已有四十五个年头了。打开尘封已久的记忆,回想经历过的那些年那些事,虽然,是几十年时光隧道里的记忆碎片,却叫我难以忘怀。

那一年,我们还小,未成年的我们赶上了上山下乡的特殊历史时期。因为向往国营农场的集体生活,更难舍学生氛围中的那些简单与单纯,我只身跨校来到了三分场。没有同学和亲朋挚友,一切都是那么新奇与陌生,开始走向社会,踏入人生第一步。

 

基干连的生活

那时,全国都处于“备战备荒”的形势下,刚来到农场的我被分到了基干连。基干连由男、女两个排共五个班组成,担负着军训、生产双重任务。按军事化要求,早上出操跑步,晚上值班巡逻,搞军训、打背包、紧急集合,夜间搞演习,“追逃犯”,没有枪支,每人就抱个木棍练习刺杀……

同时,基干连也是生产上一支生力军,我们在菜地种菜;在一望无际的田垄播种、除草;在豆地麦田间挥镰收割。双手磨出了泡,你追我赶,咬牙坚持,铆着劲儿干,“解放”了一个个“台湾岛”,历经了一个个“大会战”。

记得那一次搞拉练,大家徒步往龙镇送“忠”字粮。我用一条打补丁的裤子装满了两裤腿的黄豆,跨在脖子上。半路上,装黄豆的裤子破了,怕黄豆撒漏,我就一直用手攥着破口处。当时,我任五班副班长,作为兵头将尾,我还要与其他“领导”抢着轮流扛大旗。大风呼啸,红旗飘扬,我们相互鼓励,完成了任务。

那年,小兴安岭出现山火。接到救火命令,我们二排女生毫不犹豫地爬上车,奔赴一线火场。一位战友不慎把脚扭伤,她坚持不回去,于是,我们大家轮流背着她前进。当我们到达火场时,大火已被扑灭,只有残火还在燃烧。救援的飞机在头顶盘旋,我们用树枝扑打着残留火苗,当时的情景,几十年后的现在还清晰地印在我脑海里。可能是领导考虑到我们女生的安全,经过多次劝导,我们女生排才悻悻返回。那时,只有“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口号支撑我们的信念,磨练我们的意志。

下乡第一个春节不能回家,为了给家里寄张照片,我们几个女生曾跟一排的男生以“值勤”为由,蹭票乘火车到北安。照相归来已是夜晚,途径场部,被以“办学习班”扣押了一晚,至天亮才放归连队。连队领导和同志们没有批评我们,还送来了热腾腾的汤面。

大年初一,煮好的饺子摆在桌上,谁也吃不下。不知谁引头一声呜咽,顿时哭声大作,连看望我们的指导员王发举也声泪俱下。我们问之,他说:“我难过的是,若在解放前,穷人哪能吃到这么好的饺子啊……”他也是远在他乡有父母子女的人,我们能理解当时他言不由衷的无奈。

基干连的生活也是丰富多彩的。开展忆苦思甜、批判会、颂扬会、运动会,屋后开辟了一个小沙坑用来跳高和跳远,房后还不时传来悠扬的琴声。在这个大家庭中,我感到了东北人的豪爽与质朴,上海人的聪明与精致,我们相互包容,互相影响。

忘不了,我与杜冬妹结成“一对红”,每晚躺在被窝里通读“毛选四卷”。因睡在大床尽头,边上堆些杂物,经常有老鼠出没,我边读边用棍子敲打床赶老鼠。至今“四卷”也没读完,冬妹早已成了企业家。忘不了,战友从上海城隍庙为我买来的一只小油灯,钉在墙上,熄灯后我还可以看书报。忘不了,有人为我织毛衣,还有很多朋友探亲回来为我们捎来衣服、鞋、帽、假领子……,这样的穿戴使回津的我尽显时尚。

我热爱基干连,他给了我集体的温暖,锻炼了我克服困难的勇气,磨练了我坚强的意志和坚韧的品格。

 

在老点食堂

有一段时间,基干连领导派我到老点食堂工作,食堂位于三分场与总场场部之间。当时,在食堂的就餐人员以农工为主,炊事员有34名农工和天津知青李家谡,司务长是刘念慈,我到这里主要是卖饭,兼做其他一些杂务。我每天往返于分场和老点食堂之间,早晨,我应在开早饭前到;下午,开完晚饭后回分场。我每日早晚独自走在荒郊小路,哼唱着歌曲驱赶着寂寞与恐惧。

食堂几乎是男人天下。刚到那里,我便使出了一个女孩子特有的持家本能,做卫生,刷洗炊具,整理杂物。我精心制作的病号饭得到了好评,但与家谡相比,我的刀功远不及他。闲暇时,也慢慢地与农工有所接触,言谈话语中得知他们人生也有过辉煌,当过兵,支过前,或拥有一定的专业技能,或曾任某领导岗位。但由于私欲或冲动,违法犯罪,追悔莫及。从他们的反面教材中,也给了我人生的警示,做人应脚踏实地,不骄不躁,只有克己奉公,才能做一个好人。

在那段时间里,我负责卖饭,有时早晨去晚了,就看到司务长刘念慈已在那儿卖饭;当有时天渐黑下来,又是不善言辞的他接过我手中的打菜勺,催促我早些归队。有时,我打菜过多了,还得加做新菜,他从未直言批评令我难堪。老点食堂吃饭人员不定,难以掌控,生活环境艰苦,更要耐于寂寞。食堂工作这一大摊,作为当时年纪也不大的他敢于担当,善于把握,其所具有的持家理财能事,令人赞叹不已。

 

在三分校当老师

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方,当调我到三分校二年级任班主任时,我并不自信,觉得自己刚步入成年,年龄上也才比我带的学生大几岁。我是初中学历,而学校的老师们多为高中学历,在我眼中,他们博学多才,具有大家风范,能与他们工作在一起是我的莫大荣幸,我想只有向他们虚心学习,努力工作,才能不断完善自己。

在与他们相处中,我敬佩黄雪云老师的为人师表、博学与谦和;欣赏王慧琪老师的严以治学和侃侃而谈,幽默风趣的睿智。黄雅军老师更是与我朝夕相处的学习楷模。我们两个班教室相连,她总是负责最难管的低年班,像慈母一样对待学生,关心备至。教学上她游刃有余,无论在教学备课,还是学生管理上,我随时向她请教。我还曾模仿她那刚劲挺拔的书法,她那敬业的精神和人格的魅力感染着我,给予了我工作的勇气与自信。她在我政治生涯中也留有一页,是我加入共青团的介绍人。

那时,学校的工作也是艰苦的。有时,没有课本,更没有辅导教材,一名老师负责一个班的所有课程,还要照管学生们的生活。忠诚党的教育事业,不能误人子弟,要对他们负责,强烈的责任感叫我不能懈怠。冬天取暖的地炉,要一边上课一边添柴;为孩子们的健康,要烧开水为他们驱寒;要亲自修补教室破损的草门帘,要和泥堵塞透风的墙缝;生病的孩子还要带他们去看医生。我也把一些歌曲、样板戏等教给他们,活跃课堂气氛。我更注重他们人格的培养,消除干部子女们的骄横,而对农工子女的艰辛更给予一定的关怀和激励。

学校坚持走五七道路,种土豆,办鸡场。所得经费为学生支付学费,还能为我们从上海购置来了精美的备课本和学生作业本。张润泽和张国民老师住在学校,在宿舍里人工孵化小鸡,日夜辛劳,人憔悴,失败了再重来。他们不仅承担了教学工作,还有学校里的许多日常事务。为了学校的正规发展,他们倾尽心血,功不可没。

学校也注重对教师的培养,为提高我们的文化和教学水平,由张国民和黄老师分别教授数学和语文课。那次,张老师问我他所讲的听得懂吗?有什么问题随时提出来。我说,其实一头雾水。我最怵头数学,基础就不好,就是提问都无从问起。但张老师的那份诚意令人感动,激励我奋进。回津后参加高考时,数学虽然不及格,但在同类人里那个分数还算可以,终归被“熏”过。好在我读的不是理工科。

我仰慕敬重三分校的老师们,从他们身上我汲取了知识和能量,提高了做人的修养,让我增强了信心,肩负起责任,他们是我永远的师长。我回津上学时,我所带的那个班由薛国惠接手。薛老师长相甜美,性情温和,由于我的才疏学浅,教学无方,接手这个班一定会给她带来一些困难或不适,在此,我要向薛老师送上这迟到的感谢。

我下乡的转年,我妹妹也来到了黑龙江建设兵团。我俩之间相隔千里,几年未曾谋面,何谈关照?而那几年我与三分场的战友们却朝夕相处,友爱互助。艰难的岁月锻炼了我们坚韧的意志,克服困难的勇气。从战友身上我学会了敢于担当,甘于奉献的精神,从一个小小无知的我逐步走向成熟,也教我学会了感恩。艰苦岁月的经历是人生的一笔财富,有了它,为我今后的人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成为我向上的能量和终身受益的动力和源泉。我感谢当年那些良师益友,也感谢那些年与我相伴共度的三分场战友,祝愿他们健康平安,幸福长寿。

我奢想再能听到连长的训导与他的琴声;再听到排长刘春英出工前“快点儿”的催促声;再次行走在荒郊小路上,享受那份孤独;能与我教过那些年过半百的学生再聚首,倾听他们各自的人生……

这是我心中永远的“三分场”。

 

征文——我心中的“三分场”——王玉珍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征文——我心中的“三分场”——王玉珍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作者的旧照和近照

 

 

 

 

 

 

  评论这张
 
阅读(39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