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征文——农场生活点滴——李金柱  

2014-03-18 08:45:53|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811月是我永生难忘的年份,巨人的手一挥,16虚岁的我糊里糊涂地远离了家乡,远离了亲人,来到了位于五大连池边、引龙河畔的三分场。年少而又没多少文化的我,从此戴上了一顶想摘也摘不掉的“知青”帽子,与上海知青、天津知青、哈尔滨知青同吃同睡同劳动,用稚嫩的双肩过早地挑起了不该由我们挑起的重担。

到农场不久就被分到畜牧排,当上了“车老板”。虎了吧唧的我,不知天高地厚地欣然接受此项工作,觉得干这活比“修理地球”自由随便,每天不是上山拉个柴火,就是去龙镇、场部,帮小卖部拉个货,或去三百晌送个饭什么的,对于我这个中学还没毕业的人来说,很知足。别看“车老板”这个活,是个好人不稀罕,孬人干不了的差事。我就是个思想单纯、笨嘴拙舌的人,又缺乏组织性纪律性,不求上进自由散漫,“车老板”很适合我。于是,每天我都无忧无愁,乐滋滋地甩着鞭子、驾着马车,穿梭于马号—山上、山上—马号、马号—场部……之间不亦乐乎,至少活得心不累,根本都不会去想悠闲自由和风险同在。

要说玩脑力,我肯定不如善有心机的人,可要说干粗活,我还真就没服过谁,性子多烈的马我都敢骑敢用,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初生牛犊不怕虎吧!我用的马似乎和我的性格一样,(我想和我的调教有关)套上马车,一遇到上坡,不用叫唤催促,它们自己就会加速冲坡;下坡时,就会撅着屁股用力顶着马车,慢慢溜车下去。如果拉得太多,下坡时,怕马顶不住吃不消,我会让马车倒着走,总之,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安安全全地完成任务。

让我记忆深刻的,是捡了个解放军。有一天(具体日子不记得了),我和贾子初、刘恩祥三个和往常一样,上山打柴火。走到快进山时,远远地看到一个身穿绿衣服的人趴在道边,我心里咯噔一下,会不会是上海知青啊,因为他们也有绿衣服。走进一看,是个解放军,身上背个书包,枪和棉军帽甩在两旁。我上前把他翻过身,人已经很硬了,摸摸肚皮还有点软和,但也已经冻得发黑了,因为,那个年代里面也就是穿了个军衬衣,外面套个棉军衣,所以我翻他身时很容易看见。我又好奇地把那把冲锋枪拿起来看了看,里面没有子弹,书包里还有冻硬了的馒头。我们三个一合计,还是把他拉回去吧,他们两个站着不敢抬,我说,你们俩个一人抬一只脚,我来抬头,就这样把解放军抬到了车上,我用麻袋把他的头盖上,一路小跑地回到了三分场革委会门口。正好,魏伯源在革委会,他和我们一起把解放军抬到办公室。据他说,场部几天前来过电话,请求帮助寻找。就这样,我们无意之中捡到的解放军,原来就是部队要寻找的失踪解放军。后来,部队来人要了解事情经过,我是最怕麻烦的,也不喜欢出头露面,就让贾子初去叙述。

给职工家属拉柴火,也是我日常工作的一部分。据家属和我说,轮到拉柴火能赶上我的车,他们特别高兴,因为,我拉得多还快。有一次,给哪家拉我忘了,是我的铁哥们跟我的车,他性格和我有相似地方,都是属于少言寡语,可要说干活一定不会比谁差。那次是拉豆秸,到了黄豆地,我就把车板三面用木棍加宽,我在车上码垛,他在下面往上扔豆秸。码垛,我可以不客气地说是个技术活,我干活和别人不一样,我是先把底层码平了,逐渐往外放,那样码的垛既稳又多。我们哥俩默契地配合着,不一会就装得像小山一样了,我怕他累着,就说差不多了,可振新哥说再装点。按理,我是“车老板”,应该是我说了算,可谁让我们是哥们呢,所以我心想,他不嫌累就装吧,反正我在上面码垛没他累,我就让他可劲装,他说好了为止。于是,他一叉一叉往上扔,我一叉一叉地码,他终于发话,说行了好了,我才把车捆绑完毕,起身挥鞭赶车向大道走去。装满豆秸的马车行走在遍布田埂的地里非常颠簸艰难,我怕万一翻车,只好牵着马一步一步慢慢地往大道上走。就这样,一车能顶二车的豆秸拉到了家属宿舍门前,把家属乐得嘴都合不拢。一般给家属拉柴火,好客的都会做一顿美味佳肴,什么猪肉炖粉条,小鸡炖蘑菇,在那个物质奇缺的年月,偶尔的能美美地吃上一顿,比过年都高兴。给袁国林连长家拉柴火时,我至今记得,嫂夫人张梅娟亲手做的上海菜、色拉,等等。

有一年的秋天,(忘记具体时间了)突然,让我和马英良骑马去救火,那时,我已在机耕队了,理由是我马骑得好。其实,这次所谓救火,是检查是否还有余火。于是,我挑了匹“毛楞鬼”(意思是它调皮机灵给起的名),英良骑了匹花马,我和英良拿套包当马鞍子垫屁股底下,没有任何准备就出发了。先要到十分场报到,大概走了有7-8个小时,晚饭前到达了十分场。负责此事的人让我们先吃饭,喂喂马,然后,由一名林业局的人带领我们,好像也就是6-7个人,骑着马向山里出发了。走到半道,遇到一条小小的河,不知哪个分场的马,一见到月光反射的河,一下子惊了,一尥蹶子把骑马的人给甩了下来,扔下了主人狂奔着往自己分场的位置远去了。(那个人没马了也回去了)我的马也受它的影响,尥起了蹶子,也把我甩掉地上,好在我没撒手缰绳,它仍然带着湿透了的鞋和裤子的我,继续往山里赶。  

黑龙江的秋天寒风凛冽,湿透了的鞋和裤子,让我感觉刺骨的冷。终于,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已经是凌晨了。就看到黑压压的一片人,东倒西歪地躺在没有遮风避雨的大地上,是一批刚救完火的知青,他们太累太困了,居然在那么恶劣的环境下能睡觉并能睡着。看看他们,我们几个似乎还是幸运的。

林业局的人给我们带到了一户山里人家,主人给我们擀面条吃,我们每人捧着热呼呼的面条拌酱油,狼吞虎咽地喂饱了肚皮。然后,每人发了些饼干,让我们自己找地方睡一会,我们也确实是累了困了。我和英良去了马号,喂了喂马,就在马号的草堆上,就着湿透了的鞋和裤子居然也睡着了。

就感觉没睡多少时间,林业局的人来叫我们了,开始了检查余火的工作。我们骑着马,到处搜索,看哪里有冒烟的地方,下马用棍子扒拉扒拉,有火星的地方用脚踩灭它。饿了,吃点饼干,渴了,没有水。不知走了多少路,屁股也磨破了,鞋和裤子也焐干了,一直走到林业局的人也迷路了,他就说散了吧!你们自己奔亮走。天哪!哪有这样不负责任的人。亏了我有地理的天赋(自我感觉),我让英良跟我走,往我判断的龙门农场方向走,果然没走错,并且比去的道还要近。又从龙门农场往我们农场的水库方向走,也就第二天10点左右就到三分场,结束了这次苦差。

回想已逝去的岁月,我们曾在那里接受了社会生活的历练,给我们熔铸成了精神财富,也使我们一生受用。

2014117

 

征文——农场生活点滴——李金柱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征文——农场生活点滴——李金柱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作者的旧照和近照
 

 

 


 

  评论这张
 
阅读(42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