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征文——干校缘,分场情——王有法  

2014-02-09 21:18:22|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当年,不知天南地北有多遥远,不晓风寒霜冻有多刺骨。地理课上朦胧学到,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大地属中华疆土。初中没有读完,暴风骤雨倾天而降,汹涌澎湃席卷大地。说是毕业,却无“结业”证书。独舟孤帆唯有顺水行去,寻找那暂时避风港湾。只待走南闯北,打起背包孤身远行。怎样选择去南往北方向?于是用五分硬币做决择:分币南去;国徽北往,一次定终身。汗涔涔手心紧紧攥着掌握命运硬币,往上一掷,落地一看,北国风光无限好。那里真是中华地图版本上的北端,火车到龙镇站为止。听天由命,到黑龙江省德都县引龙河农场,分配到“五七”干校。

干校十个月,时间虽然不长,对第一次背井离乡,愁别亲人,从学校走向社会,到陌生地方独自生活历练,真有些惆怅,思怀。但是渐渐眼见耳听脑思,独立磨练,为以后工作学习奠定了基础。

干校安谧淸恬,和清一色和蔼可亲的老干部作伴相处(没有壕沟土墙岗楼电网的犯人大院),同他们呆在一起学习工作受益匪浅。他们会适时讲一些趣闻故事让听者饱享耳福;他们在夜晚秉烛读书,孜孜不倦精神铭刻心上;他们谈吐举止温雅恭谦让,他们会耐心细致教授一切。现在想来当年入住福地,真是福和缘紧紧相随。

初到干校,就有贵人相携扶助。连队指导员(徐发挥)是同校校友,忠厚和蔼、乐意助人、思维敏锐。当初和连队领导提议,把一班人安排到后勤木工房,大手笔就能窥见一斑。做木工一则增长知识,学会手艺,听老人说:“学会手艺饿不死,饿死不是手艺人”。心中播下刻苦专研、勤学苦练、技能超前的决心。二则不下大田,不受日晒雨淋小咬叮咬的煎熬。当然,现在想来有些私念。进木工房后,由陈久泰做带班师傅,他是个神采奕奕和蔼可亲的干部。他满腔热忱地教,慢条斯理地说,手把手地扶助,正颜厉色评说(shui),从此学会使用錛斧锯刨凿。这都缘于干校赐予的知识、实践、技术、历练。独有情钟起于干校缘,千里相携感谢贵人助。万念寻思永远挥不去,人生难得赐福随缘行。  

   

一九七零年初,干校福地没住多久,接上级通知(当时情况下用“命令”两字确切些),干校要撤分并转。于是,干校全部女青年并入三分场,后勤、马牛猪羊号及赶车老板和跟车男青年一同并入三分场; 其余男青年分到四、七、十分场等。合合分分又分分合合。干校老干部场部另行安置转移,干校土地房屋归属三分场管辖。

到三分场后,被安置在后勤排木工房,后勤排由老排长(潘鑫森)负责。

时间过得非常快,转眼要到夏锄季节。木工房要准备三四百号人锄头、扬鍁等工具。需要木材,就上山拉木头,链轨式拖拉机挂着四只胶轮平板车向林场进发。到伐木林场,已经有伐木工人把大树伐倒,砍去树枝叉杆,一根根长五六七米、直径五六十公分圆木横卧山坡各处。

四人一组,两人一根两头尖当中粗的杠棒,两付铁打的钳夹,钳夹似中间分离的倒写感叹号,用粗绳套在铁圈上插入杠棒,一人一手左右把住钳夹,钩夹在圆木上,四人肩抬扛棒,挺胸直腰,喊着齐刷刷的号子,迈着整齐步伐。那时虽是入春季节,但山上还有没融化冰雪堆,棉胶鞋踩在冰雪泥泞山土中,脚底直打滑,艰辛地把一根根圆木抬到平板车旁。找两根直径二三十公分、长六七米圆木,一头搭在车上,一头放在泥地上,形成四十度左右斜坡。然后,用粗绳把粗大的圆木套住,车上人用力拉,车下人有的用杠棒橇,有的用手推滚。费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一根根大圆木滚上挂车上,再用粗绳索把木头和挂车捆绑绞紧,拉满一挂车椴木和松木回分场。

回到分场卸完车,夜空闪烁的星星眨着眼瞧着这一大堆大圆木。小王主任(王绍义)已经安排食堂把热气腾腾馒头和炒菜备好,有生以来第一次狼吞虎咽下肚四个馒头。虽然累得筋疲力尽,肩膀肿痛,鞋脚全湿,但是,第一次这样劳动作业,确实有些美妙的兴奋和强大的精神支柱。          

第二天,开圆盘锯锯木头。把圆木抬小车上,小车坐落在有两根铁轨道上,小车旁竖着一片直径九十公分圆锯片,东方红拖拉机后面动力轮套上皮带,另一头套在圆盘锯的皮带轮上。拖拉机一发动,圆盘锯飞速旋转,推着小车慢慢前行,圆盘锯把圆木锯开,木削飞溅,一次次,一片片,锯开木板备着做夏锄锄把。                             第三天,把板材用手锯锯成一根根四五公分方木条,刨成圆棍安装锄头。这时,老排长进来了,端坐着,看全体干活。不一会,食堂把蒸笼屉格抬来修理。蒸笼长时间使用,蒸汽已经把蒸笼蒸得酥软腐烂,无法修理,只能重新做。另有两人已经去地里,搭建夏锄临时的男女厕所。人手少,任务重,困难大。老排长端坐着,不停抽着烟,此种情况还是第一次。

   第四天,三队送来章立娜、沈瑞君;四队送来徐杏瑞,施骥帆。哇!全是清一色女青年,说是让她们来帮忙,这下整个木工房热闹沸腾了。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还真是这么一回事。锯的锯,刨的刨,青春焕发,热血沸腾,汗流浃背,有条不紊,手里活干得更欢。锯声、刨声、欢心笑语声交织的三重奏震耳欲聋,融入在小小木工房里飞舞盘旋。现在想来,四十多年前老排长的眼神是有点怪怪的,不停地吸入“PM2.5雾霾”,用慧眼观察,心中盘算完工数量和即将到来夏锄时间;用机灵智睿思维安排这样一种新型的团队作业方法。现在想来,真是迟到的恍然大悟啊!  

以后,这个团队为分场担当着——放大样做屋架上脊檩铺缘子;做门窗划配玻璃盖起红砖瓦房;新造马牛驮驾的大车和爬犁;马牛猪羊喜欢的食用大槽和栏栅;打制蜂箱和箍酒桶(酿酒用);置锅盖笼屉炕桌箱子搭板床;上山砍粗柳条火烤拗造型的镰刀把;豆腐粉坊的豆腐架和石磨座;康拜因的木连杆和播谷机后压轴滚轮;为仙逝者打造棺木;挂掌井架篮球架,食堂桌椅场院扬锨斜踏板,锤柄镐柄锨铲把,反正一切与木头搭界活都要去做。真是千丝万缕情长长,日月轮回意浓浓。青春年华壮志酬,分场干校情缘醇。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