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征文——岁月留痕二则——王有法  

2014-02-27 20:02:03|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塞北气候早寒。初冬,一场飞飞扬扬大雪飘洒而下,好似一床雪白的绒被,把整个黑土地覆盖得严严实实,而且,下的第一场雪会稳稳地千里雪封,不像南方下雪后易融化。马车驮驾几千斤货物在冰雪上行走,马蹄底下打滑是非常危险的,所以,每年一到下雪后,马匹就要挂马掌。 

在木工房西侧是铁匠房,房外有一个粗大方木搭成的“井”字架。一天,马车老板牵着四匹棕色的马匹,那马匹都上了嚼子并牵连着缰绳。老板牵着缰绳,嘴里不停吆喝着:“驾驾,吁——吁”。那匹辕马还真能听懂老板吆喝,随着牵拉的缰绳慢慢地走进井字架里。老板把缰绳绑在井字架上,四条马腿各绑在四根井字架的立柱上,每根立柱下方都有方木横杠用卯隼连接立柱,套着绳把右后蹄往后上拉,翻转120度左右,搁在方木横杠上,使马蹄底向后上形成30度斜坡,绑紧。一切就绪,铁匠拿着卷尺在马蹄底面量好尺寸。

铁匠房内暖意融融。风箱呼啦呼啦地拉着,匠炉里的火焰嗖嗖直往上窜,火焰下火红煤堆里埋着将要锻铸铁块。只见铁匠师傅左手拿一把大直钳夹,右手拿一把小铁锤,旁边另一师傅拿着一把十几磅重的大铁锤,钳夹往炉火中夹出一块火红扁型铁块,往作业鉄砧上一放,右手小铁锤敲击鉄砧和铁块,“叮叮——噹”,那大铁锤便一下子落在小锤最后锤在铁块的落点上,发出——咚的一声,火花四溅。又“叮叮——噹噹——咚咚”,大锤又连续两次锤在铁板上,经过几次锤铸,红铁块慢慢变暗,被钳夹送进炉火中,再钳出一块,又继续叮叮——噹——咚不停重锤。噢!原来手中小锤像似指挥家的指挥棒,掌控着应该锤几下和轻重缓急。经几次反复锤铸,铁块厚薄均匀,大小到位。见师傅又换一把圆形钳夹,左手钳住一个圆形钢凿,右手从炉火中钳出刚才那块红铁块平放在鉄墩上,大锤两下直锤钢凿,铁块被凿出一个圆洞。然后又一个大圆凿凿掉四边。在圈边打几个钉眼,开一个豁口。又把马蹄铁掌放在火炉里烧红,钳出放在油盆里淬火热处理。拿一个烙铁到井架马匹旁把马蹄底面烙平,复上马蹄铁掌,四周钉上铁钉。一个接一个为马蹄挂铁掌,四匹马都挂完,老板牵着马溜一圈,马蹄踏在冰雪上,“咔嚓咔擦”的响声好似在跳踢踏舞。

那日以后,还有许多套车的马匹和牛群都要来铁匠炉到此一游,挂上铁掌,驾车驮负千斤去踏那冰山雪地,车后留下那十六只铁蹄掌印和两道深深车辙印痕······

 

突击抢收

场院坐落在三分场东面,南边有一条小路斜插通往食堂。东南方向日照时间长,有利场院晾晒各种谷物。

场院面积有两个篮球场大小,整个长方形地面铺上平整光滑水泥地坪,这是三分场唯一一块水泥地。场院西北边有四个圆柱型囤粮粮仓,仓顶盖似伞形仓帽,紧紧覆盖在圆柱型囤围上。仓帽出沿底下50公分处安装着高1.2米左右、宽1米左右的仓门,打开可随时囤盛储藏粮食,当然,这只是在春播暂时存放种子,和秋收时临时存放没有晒干的麦子和黄豆,到时晒干麦豆会运往龙镇大库交上公粮。

场院上有一台卷扬机,抛物射程在5~6米左右。接电开启,卷扬机马达飞速旋转,带动传输带会把麦粒和黄豆抛向天空,麦粒重,秸秆麦叶杂草轻,在抛向空中时形成抛物弧线,风把轻物吹向远处。卷扬机不停抛洒,风不停吹,卷扬机近处是麦粒,远处是秸秆杂草等物。场院上还放着椴木扬锨、竹扫帚、竹簸箕、铁锹、梯形推拉板、斜踏板、木扶梯等工具。到了收割的季节,整个场院堆满了小麦,丰收硕果躺在场院上尽情享受着阳光沐浴,在阳光照射下金灿灿的一片,煞是一幅美丽的风景画。

那天,午饭时还是天空湛蓝,阳光灿烂。但是,天有不测风云,西北方向的云团渐渐聚拢,那风卷着云,云裹着风,黑云追着白云,一朵朵,一片片,聚成黑压压一片,向东南方向滚滚袭击而来。木工房内渐渐昏暗了下来,这是暴雨即将来临的前兆,出门齐声呼喊隔壁铁匠炉后勤同伴齐奔场院,说时迟那时快,奔跑速度胜过“飞人”。场院上晒着麦子,那是备战备荒的粮食,那是辛勤汗水的结晶,那是春播夏锄秋收的硕果,岂能被暴雨淋湿。于是,两人双手撑开麻袋,两人用铁锹簸箕铲着麦粒直灌麻袋。灌满一袋,两人把麻袋往上一提,一人弃铁锹弓背猫腰直钻袋下,直腰挺胸,站立起来,肩扛一大袋装有一百五六十斤左右小麦的开口麻袋,头也不回直奔粮仓下斜搁的踏板,蹬、蹬、蹬往上跑,到粮仓口一个侧转身猫腰,开口粮袋往粮仓里倒入,空麻袋搭在肩上,侧身返回。一锨又一锨,一袋又一袋,一次又一次。天上黑云翻腾,狂风乱舞,雷鸣电闪,地面后勤人员汗流浃背,斗志昂扬,争分夺秒。拉铲灌扛奔倒招数使尽,真是粒粒皆辛苦,颗颗入粮仓。紧急关头,大田地里的大部队及时赶到,青年男女争时间,抢跑道,不知谁为了让下面扛着麻袋上斜踏板而不“撞车”,在下到斜踏板中间弯腰下蹲直接跳下,于是个个学样飞跳直下。一时间场院里热闹非凡,没有导演指挥,只有群众演员奋力抢收。雨已经下了,又有一伙去把大油布抬扛来,直接覆盖在小麦上。   

此时,暴风骤雨倾盆而降,汗水渗透脸颊,雨水浇湿衣衫,笑容收敛在心,难忘瞬间永驻。那时,没有豪言壮语,只是平淡朴实念想:不让麦子被雨淋湿。这齐心合力突击抢收的动人场景,成了定格四十多年的历史画卷。

                                           

                                           

 

 

   

 

 

 

 

  评论这张
 
阅读(28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