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征文——我在三分场当保管员——李春和  

2014-02-24 20:19:47|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六九年春,我离开豆腐房,接替杜国良当上了三分场的大库保管员。后来,吴庆忠大哥转业到了三分场,他接替了庞龙,从此,我与老吴大哥做搭档一同当保管员,一直到七四年秋我上学离开农场为止。

保管员工作范围很大:首先第一块,小麦、玉米、大豆从地里收割运到场院后就是保管员的职责了,扬场、晾晒、传堆、上囤、入库、装麻袋,再运到几十里之外的龙镇粮库交公粮,这些活都是由保管员来组织、协调连队来干的。再一块,就是全分场六百余人的知青、六百余人的劳改犯人、四百多人干部家属的粮油供应,以及全分场几百头牲口的饲料供应都是由保管员来干的。第三块,就是分场的布匹、棉花、麻袋等生产资料的采购、分配也都是保管员的工作范围。

刚开始当保管员那一年是很轻松、自在的,因为那时劳改犯还在,连队也无大的活可干。大队每天派三个表现较好的犯人到大库,归我们使用,我和吴大哥支嘴就行了。我还记得犯人金茂娟当年不到四十岁,还有一个叫吴永海的犯人,是一个年龄和我差不多的小伙子,另一个犯人我就没有印象了。

每天早饭后,三个犯人排着队走出大院,沿着小道向大库走来,金茂娟向我报告报告李政府,犯人金××、吴×××××奉江队长之命前来向你报到,听从你的指挥,服从你的管教。我一楞神后,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我一个小小的知青竟成了李政府。我便开始布置工作,今天到场部拉面,吴永海你到机耕队找开小车的陈师傅,叫他加满油开车过来,金茂娟准备麻袋、绳子,放到门口。时间不长,陈凤秋开着罗马45拉着拖车来到大库门口,犯人们将麻袋装上车。车开到大队部,通讯员刘国清、小卖店的杨姐、小姚上车,一路颠簸到了场部,先将我和犯人们扔到加工厂,小车再到邮局扔下刘国清,最后一站是合作社。装上商品又到邮局装上几袋子邮包,车开到加工厂时面粉已装了二十几袋,该打道回府了。装了满满一车,小车冒着黑烟、喘着粗气回到分场。先到小卖店卸下商品,然后到大库卸下面,将二十几袋面粉倒进一个大木箱里,刘国清扛着邮包回到队部,陈凤秋开着车回机耕队,犯人们排着队走进大院,一上午的活干完了。 

下午,三个犯人准时来到大库,给买粮的家属面袋里装面,我只管过称,只多不少,有时看谁家孩子多、生活困难,倒进袋子里的面多个十几斤也就这么的了,只有家属本人最清楚,她手里开的票子是三十斤,而袋子里的面却有四十几斤,谁让她这么困难呀。地板上还有十几袋子面粉,我会再叫犯人们扛到知青食堂去,如果赶上有烤饼,我也会抓几个给犯人们吃,他们格外高兴,躲到一角悄悄地吃起来。他们最愿意干这活了,这样犯人们干活就更加卖力了。有时,如果不到场部拉面、拉油、拉饲料、拉其他农资,在家里他们会积极、主动地到场院找出破损的麻袋进行缝补、修理农具、清扫场院,所以,整个场院总是干干净净、农具摆放得总是整整齐齐的。大王主任、二王主任每次到场院都很高兴,夸我的工作干得好,我心里话别嘴上汇气,我返城时不推三阻四的你就是我爹了。这样一日复一日、一月复一月的光景约有十个来月。六九年冬,中苏边界战事吃紧,为了保障边境地区的安全,农场所有的在押犯人都转到了泰来县的保安昭农场。在他们转场的前几天,我在中队长江维坤的陪同下到大院看望了金茂娟、吴永海等人,他们说最乐意跟我干活了,说我很关照他们,他们表示一定要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回家。直到四十多年后的今天,我仍然能记得他们的名字和长相。

犯人们走后,知青承担起全部工作。我的工作继续,于是从二连又挑选了孙才元等三人来库房干活,干着以前犯人们重复干的活。孙才元个头大,力气也大,是个老实人,所有的活只要和他说一声,他就会带头干。我和这三个人都知青,年龄相当,在他们干活时,我也不能袖手旁观,和他们一起干,装面粉卸面粉弄得一身白,特别是往龙镇送粮弄得一身土,扛麻袋上跳入仓流得一身汗。

我当保管员那几年,得到干部、家属的关照,老吴大哥、黄连长、王绍义主任等多家经常让我到他们家吃饭,尤其是家里吃鸡肉炖土豆时,总是让孩子们到仓库或者宿舍叫我,我哪敢放开肚皮吃呀,吃一碗解解馋就心满意足了。那时,我还是二十刚出头的小伙子,正是能吃能喝的年龄,属刚吃下五个馒头一转身又饿了的主儿。更多的是得到食堂的关照,不论是蒋明当司务长,还是沈国明当司务长,在那段生活最艰的岁月,每当回来晚了在食堂窗口买不到烤饼的时候,他们经常喊我过去,偷偷地塞给几个烤饼,我还舍不得吃,带回宿舍与我的难兄难弟分享。

一九七四年秋,城里院校招生,分场开始推荐工农兵学员。在王吉祥、唐文武等人的串联提名下,我得到了知青连长袁国林的大力支持,就连平时一向胆小怕事的老连长黄邦玉也积极为我争取做工作,我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很顺利地被学校录取。当我从场文教科高中凡科长手中接过录取通知书时已是热泪盈眶,是分场的兄弟们把我抬进了学校的大门,才有了我现在的今天。 

                   O一四年一月五日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