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征文——农场度过的青年时光——顾鸿富  

2014-02-02 23:20:25|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我们还那么年轻,还那么朝气勃勃.....十年知青生涯呵!各种失误太多、太多了,前后事也忘不了。 

                                                    庄稼垄里剩下只有草

刚到北大荒头几年,夏天下农田铲地事,田野的垄沟把我治理得很惨。不知是我劳动技术的问题,尽管我尽了最大的努力,每次铲地还是经常令我无地自容。我那里下地干过这农活呀,农村的庄稼见得又不多,笫一次下地锄黄豆地的草,真的有点分不清庄稼和草,就那一次黄豆地锄草,当时我误把庄稼当草,将庄稼彻地铲个''净光'',最后大家看了,呀!地垄里怎么只剩下的都是''''了!给当年袁国林连长好一个批啊!后来我才知道,其实,铲地是有许多窍门的,他们把锄板伸出老远,轻轻一带,刮起来的新土,把杂草都盖住了,这一拽就是好长一段,垄台上的杂草一下子都看不见了,铲地的速度自然就大大加快。知青们用这个绝招来对付那可恶的长垄,可惜我没有及时学会。因我不太下农田,主要在后勤工作。不知这就是农场在1969年以后.田地庄稼收成不好的原因,粮食产量始终无法上纲要的原因之一。其实铲地是北大荒夏天田野上的主要劳作,几乎从6月中旬持续到7月下旬。初到北大荒,我们知青对于北大荒黑土地的主要是通过铲地来认识的,也是从这儿开始的起步......

其实锄草的学问还真不小,锄板儿入土不能太浅,不然就只能铲断草而留下了根儿,锄板儿入土以后往怀里拽,然后上来再往前推,这样就把草根就晾在了土上表面。北大荒锄草这活,它非常的累,主要就是每天头顶着太阳,还总得猫着腰,重复着同一个动作。我们每个人一条垄,有1千多米長,如不认真地锄草,长长的一眼望不到头,天晚了也到不了头。当年我们头顶着太阳一会儿就汗流浃背了,一天锄草下来,果然筋疲力尽,人似乎被吸干了水分,腰就像''''了一般,腰酸背痛,抬都抬不起来......

虽然我怕锄草,如今回想其实北大荒夏天原野让人很是着迷的,因本人很爱花木,田野边到处可以看到,一丛丛鲜红的野花,五彩缤纷地开成一片!像似花仙子日日不败的盛会!

                                                 冬天取暖,惨!苦!

那是头年,阴历十一月初九这天是冬至,是吉神日子!如交友朋友、或会友的好日子!看来这个冬天怎么还沒有下大雪呢?听老人说冬至过后半个月就是小寒,会下大雪,到小寒才是最冷的日子。真是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半个月到,不知怎么才能过这冬寒,来到北大荒要度过的第一个冬天真的很冷!不知是那一年的冬季是否比往年气温要低啊,还是我们头一冬肯定不适应。北大荒的寒冬确实给我初来乍到的年轻学生来了个下马威,冬天的头场雪便把我吓坏了,下的雪里带有小冰奌子打到头上还有奌疼,所我捂得个严严实实,厚厚的积雪把房屋、树木、大田、柴垛盖上了一层白色的棉被。气温也极低,我们身上虽然穿上新发的棉袄、棉裤、棉大衣,但还是觉得难抵外面的刺骨风寒。在这能把空气冻凝的冰天雪地里,我们身上的服装如同一张薄纸,怎耐零下四十度的严寒。女生住的砖房是连队最好砖瓦结构部队留下的营房,有些女生宿舍把东头,男生宿舍在西头,刚来也是砖瓦房,后搬住在前头劳改的大围墙的泥土房里,大炕根儿下各有几个烧火的炕洞。我随后到知青住在右边的宿舍,看一下如何取暖。而左边的宿舍住着比我们早到这里的知青,主要是哈尔滨的。宿舍里搭着对面炕,中间有一道低矮的火墙隔开。睡觉的位置由知青先自己自由选择,喜欢暖和的睡炕头,怕的就睡炕梢,中间的位置不冷不热、温度最合适。一般都怕太热,抢着睡中间或炕梢,就把炕头空了出来。老实巴交的人,没有人抢的炕头自然就成为老实巴交的人睡铺了。取暖烧炕很有学问的,刚去,烧多少木材,多少时可以停下不用烧了,一奌不知?可谁也不敢去睡这热炕头。随着冬天的来临,气温越来越低,炕也越烧越热。每天,烧炕都要多往里面加几块木拌子,尽量烧得热一些。烧火添柴往往是勤快人,左边宿舍的知青也是勤快手,每天积极烧炕。把炕烧得暖暖和和的,让大家睡得舒服。无奈好景不长,睡在炕梢的总嫌不热,烧完炕后借着余火又往里再续上几根木拌子这可苦了睡在炕头的,勤快手虽说加了木板,也难挡下面腾腾的热气,每天晚上睡觉恰似烙大饼,一宿尽翻来复出的折了。但这位XV老实巴交的是个忍让之人,不但不发牢骚,每天依然乐呵呵的。

有一天夜里,大家正睡得香,忽然被一阵叮当五四的折腾声吵醒。睁眼一看满屋子都是烟,烟中还夹杂着一股熏人的烧棉花气味儿。只见Xv老实人张穿着裤衩、背心,光着脚丫子站在炕下,紧忙着把被褥、木板掀开。炕席己经烧掉一块木板也熏得碳黑,木板上铺的褥子己被烧出了个大黑洞,烟就是从这里冒出来的,棉褥子上还有星星点点的火苗儿。XV老实人紧着用脸盆的水把着了火的褥子拍湿,又把燎黑的木板浇湿,这才免了更大的险情。这一夜不知老实人是怎么在潮湿的被褥里入睡的,没准躲进了邻近战友的被窝儿。第二天一早儿,老实人便把烧坏的褥掉,又重新絮上棉花自已缝补好。哎!此事也就是搁在老实的老实人头上,默默无言,自己想法解决。要是撂在别人身上,不定闹出多大动静。哎!老实就是这么一个好人,其实那年代老实人也总有人欺压,那时社会就这样。再说是文革时期,谁也沒办法敢管理......简说这一些。

知青们在北大荒黑土地上生活了十年左右的时光,那光景正是年轻活泼、青春焕发的大好年华。没有能够在城里继续读书, 继续深造。而是来到北大荒这块黑土地上战天斗地,经受精神和肉体的锤炼,经受风霜雨雪的洗礼。有的把生命留在了这土地上,有的带病返回城市,白手起家重新创业。时至今日,我们不但要缅怀我们''为公''上山拉柴取暖的战友''姜金芳''战友。我们也同样怀念回城后.因病或因意外事故而去世的战友.......

                                             2012.9.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