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征文——菜园四季歌——王克俭  

2014-02-18 22:08:57|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什么时候起,“有机蔬菜”因被冠上“健康食品”而被舆论推崇,但它的价格之高还是令普通老百姓咋舌。某日,我在超市购物,货架上保鲜膜下新鲜亮丽的黄瓜、辣椒等“有机蔬菜”引我驻足,一纸产品介绍上赫然写着“从生产到加工的诸多过程绝对禁止使用农药、化肥、激素、转基因等人工合成物质。”倒令我想起那些年我们在农场种的就是名副其实的“有机蔬菜”。

当年农场的蔬菜供应是自给自足。1975年根据连队安排,我们班被调去种蔬菜,从而使我有机会当了一回北疆的菜农。当时种菜的技术指导是一个姓朱的农工,我们管他叫老朱头。他高高的个头、黑黑的肤色、瘪瘪的嘴巴,笑起来脸的五官都堆在了一起,待人还挺和气的。陈显恩是知青技术员,平时虽不苟言笑,但话语间还不乏幽默。由于一年中我们在菜地里一呆就要好个月,因此参与了种菜的全过程,现在回想起来还历历在目。

冬打柳条

由于种菜过程中需要用大量的柳条筐作运输工具,所以我们在冬季除了打柴,就是打柳条。那个季节,连队食堂每天开两顿饭。每天早饭后,我们会“全副武装”,携带着镰刀和绳子等工具,俨然是个出征的女战士,向着东山的小河边“挺进”。东山离连队大约有十多里地,山脚下的小河边生长着柳条。那里四周万赖俱寂,没有尘世的喧吵杂闹,给人一种恬静、舒适的感觉。山坡上,有的地方积雪残留,有的地方隐隐露着枯黄的草皮疙瘩。低矮的灌木丛上堆满了蓬松松、沉甸甸的雪球。有的树枝上还挂着冰凌,在阳光的照射下,晶莹剔透,好一派北国风光! 可那时我们还真无心欣赏这美景,为了多打些柳条,我们只会不停地穿梭在河床两旁。由于冬雪还没开化,小河尚未开冻,我们虽然穿着棉胶鞋,但走在冰上,上面的浮雪还会使脚下一滑一溜的,尽管大家都是小心翼翼地迈着小步,但有时不免还会摔倒。穿着棉袄棉裤,戴着棉帽,裹得十分严实的我们,摔倒时就像笨重的熊猫,那模样常常会惹来一阵阵笑声,给单调枯燥的工作会带来一丝的欢乐。

打柳条可是个力气活,别看它细细的一根,可它有点“软硬劲”,一刀下去一定要用力往上提才能割下它。如果镰刀不快,再遇到稍粗一点的柳条,那得来上几刀。一天下来胳膊也挺酸,背上也会微微出汗,这时若把戴着的皮帽往上一掀,那头顶准保“冒烟”。打柳条又是个精细活,我们首选的柳条一头必须是粗细均匀,而且颜色是酱红色为好,这样的柳条编出来的筐既紧密又好看。柳条的分量很重,一天劳动的成果看似不大的一捆,但要背上肩,还得靠别人帮忙在后面托上一把。由于打下的柳条一头粗一头细,所以,必须粗头往上细头往下斜背在身上,这样方便行走。为了省力,我们必须弯腰行走。如果运气好的话,遇到上山砍柴回来的牛车、马车,那就能帮我们捎回柳条。

有了柳条,我们就要学着编筐。编柳条筐可是个技术活,在老职工家属手把手的辅导下,我们努力地想把柳条编得“像”一只筐。但是,柳条在我们嫩弱的双手中并不听话,编出来的筐往往会有棱角。每当一只不成器的筐“诞生”时,必然会引出大伙的哄笑,但当我们的双手出现老茧时,柳条也就按自己的思路来回地穿梭了。记得当时我们排的“小毛头”丁英娟编的柳条筐的质量是人人称赞的。

北山遇险

俗话说的好,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要想种好菜同样离不开好的肥料。我们那时用的除了少量颗粒肥,主要还是农家肥(那就是经过发酵后的牛粪、羊粪、人粪)。

记得有一次去拉粪,还经历了一回“惊心动魄”的车祸,现在想想还真有点后怕。那次是赵小蔚联系的机耕队,让驾驶员利用晚间的空余时间开车,带我们前往畜牧排养羊的山上去装羊粪。出发时赵小蔚和陈显恩坐在小车头里,我们几个女生坐在后面车兜里。那天晚上风高月黑,去山上的路又高低不平很难走。当小车行驶在上坡时,突然遇到了一个颠簸,把小车头连接车兜的销子给震掉了!刹那间,我们乘坐的车兜像脱缰的野马直往坡下溜,当时我们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吓晕了。也许老天还眷顾我们,车兜溜了一段后被一个小土甸给挡了一下,车兜终于戛然而止。这时,坐在前面车头里的赵小蔚和陈显恩也发现了后面的情况,马上下车返回一路寻找。也许是吓晕,也许是土甸把我们震得浑身疼痛,带着口罩的我们连一点惊叫的声音也发不出来。这让他们在黑夜中惊恐万分,“出大事了”,一时这个念头在他们脑海里跳出。还好,他们最终发现了斜倒在不远处的车兜。他们走近看到的是,我们几个都卷缩在车兜一角的狼狈相。那晚,最终羊粪也没拉到,但所幸没酿成大祸。有了那次教训,我们在以后的拉粪前,特别注意做好事先的安全检查。从那以后,装满羊粪的“蹦蹦车”一趟趟顺利地从山上拉回连队,为种菜备足了肥料。

春育菜苗

初春三月,上海已是阳光明媚,春暖花开,可东北大地还是冰封雪冻,一片白雪皑皑。当我们结束探亲假陆续返回连队后,就要投入到种菜的前期准备工作中。

当时培育蔬菜秧苗的暖棚在西大院内。暖棚很简陋,就是四周用篱笆围起来,里面又用篱笆分割成四个区域,每个区域里有四个苗床。整个种菜的程序看似简单,可操作起来却很有讲究。因每个苗床需要填上几公分的细土,所以筛土是我们头道工序,这需要三人完成,二个人配合拿好筛子,另一个人往上撬土,这样就能将粗土里的杂质去掉。等备足了细土,转眼到了四月初。东北的冰雪已经消融,我们开始准备建苗床。先用铁铲修整好每个苗床,这是第二道工序。然后,我们在苗床里填上马粪,用脚踩结实。再用柳条筐从远处装土挑往暖棚的苗床里,覆盖在马粪上。因气温还低,所以再要往土里加热水,待测量完土壤温度后,再撒上筛选后的细土,就可等待撒种。这就是关键的第三道工序。

菜种子都是由老朱头事先准备好的,那是将筛选的种子浸泡数日,待芽胚刚露出时,才可以播种。我们撒完种的苗床,要盖上玻璃后再盖草帘子,这样能起防冻保暖的作用。当白天有太阳的时候,就要将草帘子掀开,来提高苗床温度。撒种后,我们每天趴在地上观察苗床里的动静,当看到黑土里星星点点泛绿时,“种子出苗啦!”此时,我们会按耐不住兴奋的心情奔走相告。

小苗一出土后就日渐见长,等长到三寸左右,就要开始移苗。我们用柳条筐把小苗移到另外的苗床,这个步骤必须小心翼翼,不能弄坏根须,不然就会影响生长。移完后的苗床上已换成塑料薄膜覆盖,那是便于有太阳时打开,让阳光直晒到苗床里。每天收工前再要盖上草帘子,真称得上“精心伺候”。

六月初,北大荒进入无霜期,大地完全回暖,我们就开始向大田里移苗了,那个时候也是我们班最忙最累的时候。大家先要用柳条筐挑来足够的发酵肥料。由于移苗时需要大量的水,所以在移苗的蔬菜地附近,首先会放置几口大水缸和大铁锅,由连队派牛车负责拉水,将水缸和铁锅灌满,以便浇水。如果水源还是供应不上,再派人去水井房挑水。水井房离大田很远,这个工作很辛苦,当时是连队专门抽调了几个身强力壮的男知青来配合完成此项工作的。一切准备就绪后,我们班的一部分人把菜秧起出来装在柳条筐里挑到田头;一部分人负责种,有刨坑的、有撒肥的、有摆秧苗的、有盖土浇水的,整个移苗过程必须充分发挥团队精神,配合默契。

当移苗结束时,我们每个人都已累得直不起腰,筋疲力尽。收工回去时,我们连跨宿舍门前那三十公分宽的排水沟都有困难。但那时充满青春活力的我们,真是累不垮,晚饭后稍事休息,我们又会活跃在宿舍外面的空地上打起羽毛球,享受着闲暇时光的乐趣。

夏理田间

北国的夏天日照时间长,移到大田的菜苗在阳光雨露的滋润下茁壮生长。秧苗一定植,我们就要进入田间管理工作:铲地、掐枝、打叉、插架等,还要为来年留好种苗。在蔬菜地里铲地,讲究的是慢工出细活,锄头拿在手里必须很灵活,既要达到除草松土,又不能碰及菜苗;为了确保夏季蔬菜(茄子、辣椒、西红柿)菜苗能够充分吸收养分,待秧苗长到0.3米左右时,我们要及时插架、绑蔓,枝叉过多时要及时给予掐枝、打叉。每当看到有的蔬菜开启第一个花,或者是看到第一个挂果的西红柿时,我们那时的心情甭提有多高兴。

秋获硕果

到了七月底八月初,那就是蔬菜成熟采摘的时候了。那时的菜地是一年四季最美的时刻,每条垄上的每株菜秧上都结满了果实,红色的西红柿,紫色的茄子,绿色的辣椒和黄瓜,还有豆角和西葫芦,简直像一个五彩缤纷的花园,煞是诱人。忙活了几个月的我们,看到辛勤劳动已结出丰硕成果,心里满是喜悦的成就感。当我们班将采摘下的一筐筐蔬菜送往食堂时,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自豪感。当在食堂吃上我们亲手种植的蔬菜时,那种怡然自的感觉一言难尽……

虽然,已时隔几十年,可我至今还忘不了一起种菜的队友,她们有沈铮铮、陆招娣、孙玲玲、朱金娣、纪素娟、杨爱梅、张玉娟和马学倜(天津知青)等。那些年大家在一起哭过笑过,吵过闹过;有烦恼有欢乐。但大家在一起互相间的关爱,已经将我们紧紧地相融在一起。是缘分让我们在农场连队的这个大家庭里,吃的是一口锅里的饭,喝的是一口井里的水,睡在同一条大炕上。我们在黑土地上虽播下青春付出艰辛,但更多的是收获了知识和友情。

往事如歌、岁月留声,那段无法割舍的经历真的很难忘怀。


征文——菜园四季歌——王克俭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征文——菜园四季歌——王克俭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