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征文——老点忆往——朱恒昌  

2014-02-01 17:29:18|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一年一月廿六日,农历除夕,我是在我们二排宿舍和队友们一起吃的年夜饭。因为是第一次在外过年,所以记得很清楚。当时有我们排没回家的室友沙顺强、宋明光、何国培、姜金芳、王金云和我六个。还有一个从九分场来的叫阿昌的上海知青,是宋明光的朋友,以及分到七分场去的原干校的孙达山。餐前,老点的天津知青李家谡也来了,还有老韩。一共十人,天南地北,相聚在二排空空的"威虎厅",吃了一顿难忘的年夜饭,好象还有食堂打来饺子。家谡在老点食堂干,过年节时特别忙,没回家。他的加入大家都很欢迎,不光因为他在食堂干,还因为他和我们这些人都很熟。那天他带来些什么食材已经忘了,他是绝不会空手来的。

聚餐少不了喝酒。当时年轻,身体也好,白酒色酒可劲造。有一点很清楚,喝高了以后,并没有如有些回忆里所说,思乡情怀、哭声一片,相反好像除了高谈阔论以外,还有唱歌的呢。我和家谡则在北边长长的空炕上折跟斗,踩断了好几块炕砖。

家谡是我的好哥们,天津知青中能说上"膀大力的"知心话的,仅他一人。我倆志趣相投,爱好相同:我中学学的体操,他体操也不错;我倆也都喜欢打篮球,尽管他较胖,我较矮。晓成网上晒出和家谡用农具片做土杠铃,锻炼体魄;黄学忠对我讲,他跟家谡在炕上学鲤鱼打挺。冬天,家谡借来冰刀,我们到引龙和去扫一段河道练滑冰,因为天太冷,河上冻开不少口子,不小心冰刀会别在缝里。我倆还都会拉二胡,他屋里有一把摔坏了琴头的二胡,我经常去他那儿拉,一起切磋琴技。家谡还会做木工,我原本就干木工。晓成有网文,提起他在家谡的帮助下,做过两把小提琴,还晒出过提琴照片。记得那时我也做过一把童式提琴,带回上海后没了踪影。提琴的琴头和琴把要用色木做,带横纹所谓"虎纹"的更好;面板用白松,且要破开重新对拼,做到木筋对称,聲音才会好听。我倆有那么多的共同爱好,所以,我有事没事总喜欢往老点跑,蹭吃蹭喝不说,有时还赖在他的小屋里过夜。

家谡和我还都喜欢摔跤。他比我个儿大,力气也大,不是一个级别。可我倆还是经常在一起摔,天热光着膀子"摸泥鳅",一身的汗水,都抓不住胳膊。那时,老点有一个农工姓田,叫田维良,人不高,白净脸,五十来岁,北京人。据说,曾得过一九三五年全国摔跤轻量级的亚军,平时也知道我们摔跤。有一次我搭着田的肩,用脚去挑他的左脚,只要他脚离地,我就会粘住他脚顺势挑起,使他失去重心而摔倒,这个动作叫"扑腿"。没想到田用他的左膝略一顶我膝盖,迅捷抽出脚反贴我脚就势轻轻一下,顿时使我失去重心,差点摔倒,被他扶住。我是在他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偷袭"的,而他却在不经意间,见招拆招,动作一气呵成,可见其摔跤的功底。所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其实,当我伸手时,他就已知道我的意图,只是碍于我是知青,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不便与我切磋而已。田维良还有一件事,他当时在放牛,被发情的大牤子顶断三根肋骨,爬了大半天,硬是从三百垧爬回来,可见其身体素质。

老点食堂换过好几任司务长,一直没换的有三个,家谡是一个。还有个叫许考明的农工,原是哈尔滨市里有名的厨师,技术好,到农场仍干老本行,好象有人叫他大拿的,谁叫人家有真本事呢。还有一个干杂活的""李江,矮矮的个子,一身的力气,挑水喂猪,什么杂活都是他干,我就没见过他闲着。人很乐观,整天乐呵呵的,蛤蟆烟不离嘴,好象还真是深度近视。家谡跟他们都处得还好,晓成说家谡""我不分,其实,家谡做事还是挺有分寸的,要不然也不会只换司务长,不换他这个兵的。

文中提及的这些人中,先后有三位已经离我们而去,包括我的好兄弟家谡。他们年轻时的音容笑貌,永远的定格在我们的记忆之中。我们忆往,也是想厘清细节,加深记忆,不忘旧事,虽然,说起来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