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增订版征文——吃 货——朱恒昌  

2014-12-31 18:09:49|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讲到吃,我们二排是比较擅长的。

那年冬天,有人从井里打上一只小猪崽来,知道是淹死的,拎回来后,大伙就忙活开了。小猪已冻成冰砣,无法下手,又有人找来快马子,先给拦腰锯断,拿回屋里,放在洗衣服的大铝盆里收作。刚锯开时断面上一圈圈的,还蛮好看,可拿到屋里时间一长就不好玩了,原来那圈圈是肠子,好看的颜色是肥料,屋子又热,那味道可想而知。扒出肠子扔到外屋,继续收作。一阵忙碌后,做成很多好吃的,着实的解了一把馋瘾。记得,我们还包了一顿纯肉饺子,印象中纯肉饺子反倒没有食堂的菜肉饺子好吃,想了很久也没想通,不知是何原因。没过几天,扔在外屋的肠子也不见了,估计被谁拿去改善生活了,吃货们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如此绝好食材的,尽管埋汰了点。

有一次上山打柴禾,雪地上远远地看见一只狐狸,绕着一丛灌木打踅。走近了看到,不大的圈子被它踩得全是脚印,也不知它究竟转了多少圈。肯定有情况!看见灌木丛象被扒过的样子,有人就用镰刀上前扒拉,竟挑出一只野鸡来。原来,是狐狸还没来得及吃,看见人来,藏在这里。所以转圈,是它想迷惑我们,但它没有想到,此地无银的作法,最终还是没能保住它的野鸡,剩下的野鸡给吃货们送了大礼。

老点小食堂司务长张征明有把汽枪,经常在晚上打家雀。一人用手电照着停在树上的家雀,张征明举枪瞄好,一枪一个准,有时还能一枪打下两只来,而每每此时,张征明总会学着电影里的腔调:来个穿堂葫芦!拖着长音,击中的家雀随声而落。打下的家雀象鸡一样收作,做出的味道远比鸡鲜美,好歹也算“山珍”。还有一回,我看见一条盘成一圈昂着头晒太阳的蛇,不敢靠近,就拿枪打,一枪不中,蛇头晃晃,再击才中。剥皮时看见蛇腹中有许多蛇蛋,蛋中隐隐地看着有小蛇,都知道蛇是卵生,没见过这种情况。后来知道,有些蛇是“卵胎生”,在进化上比卵生先进。那是一条将要做妈妈的母蛇,也可惜了那些还没有出生的小生命。

夏天雷雨后,两三个人,穿上大套鞋,挑一付空桶,往有车辙的地里走,总能找到鲜美的蘑菇,顺路不忘捉田鸡(青蛙)。一圈下来,走过的路上又会冒出许多新鲜的蘑菇来。到家后,一齐动手,不一会儿,就能喝上鲜美的蘑菇汤了。当然,喝汤的人也多,但没关系,因为是汤,大伙儿管够喝。这种情形往往是就着饭点,食堂打来饭菜一起吃,这顿晚饭,不但鲜美而且营养。

下乡那几年,我们还吃过野猪肉、田鼠肉、貉子肉等能逮得着的动物的肉,属于标准的吃货,尽管当时没有吃货这个词。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