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增订版征文——我印象中的高磊——袁国林  

2014-12-22 20:52:41|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磊,一个已故了十年的长者。他曾在七十年代担任引龙河农场的党委书记、革委会主任,农场的Number  one

      他在引龙河任职七年,正是知青上山下乡十年时期。于是,他与引龙河农场的万余名从城市到此接受再教育的知青有了交集。直至今天,无论是当年的知青,还是当地的干部职工,还都会念叨他。

      我是那年月引龙河知青的一员,是高磊主任属下的属下的一名绿豆般大小的干部(1975710正式填交《干部履历表》),但因这不丁点儿的身份,使我有机会较多的到场部参加一些各种内容的会议。其实,那时我只是会场中领导报告或讲话的一个聆听者,与高磊这样一个农场的最高领导并没有个人之间的直接接触。偶尔,高磊有时也会到分场、连队检查工作,但未必会对我有什么印象,因我不是一个喜欢向前凑乎的人。但,时间长了,毕竟听了闻了见了这么多事,虽然与高磊之间是个足以仰视的距离,但这并未影响我对这样一位很有风范的领导留下些许印象,毕竟人生经历中每人都会有自己的视角。但现在要码印象文字,仅是个人角度,又愿不失偏颇——这是自己的一份心思。

        引龙河农场原先是个劳改农场,黑龙江省德都县419信箱是它的代号。这个代号,体现了它在那个年代曾经担负过的特殊使命。下乡初期,农场一下进来了近万名城市里懵懂的少男少女,还有暂时未全部移监的服刑人员、为数不少的刑满留场人员、有复员军人背景的一批原管教干部,再有当地的、投亲来此的各地从业人员等各式人群;又因原先农场的原先身份,各项生活、生产条件有限,再加之恰于第一年又遇到了大面积的雹灾、涝灾,所以,农场当时可以说是矛盾重重、困难多多。虽当时的农场领导和干部也做了不少工作,但成效并不大。

        高磊的到来,迎来了全场的目光聚焦,也生发了大家对往后的期待。他来后,作了各方调研,后确定了做好知青工作作为全部工作的重心的方针;以后又结合农业学大寨运动,提出了农场全面发展的前景图及各项推进措施。他的这些纲举目张的治理方略,突出了农场经济发展,群众生活改善和有利知青在农场生活锻炼的主张,确实具有有远灼之见和政治担当的。即使当时波及农场的各项政治运动仍然不断,外来的工作队也时时会有这样那样的动作,但农场的整体还是照高磊的思路向前推进着。

        为了使原先处于认识模糊、作风疲软、工作无措、力量涣散的干部队伍迅速进入工作状态,高磊着重抓了对干部的思想教育。为此,高磊有了对农场各项工作进行了高屋建瓴、统筹全局、精心策划的总体设计后还亲自作了动员,用目标和愿景激励大家。他在会上,他形象化地将做好知青工作的举措和农场的发展图景编成诗歌或顺口溜,如路树桥涵库,厂所室吃住“......万顷良田机械化,无边麦浪稻花香。林带条条锁大地,水库座座鱼满塘。牧草丛中牛羊壮,花果园里蜜蜂忙。百里环行砂石路,千户新村砖瓦房。......”并为之在干部大会上宣传讲解。有时为提高与会者的思想境界和激励一往无前的工作意志,他还在大会报告时高声诵读杜甫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的诗句(我至少就在两次大会上亲历过)。他还特别注重对干部的思想作风要求和各级班子的团结。譬如,对有些干部和家属爱贪小便宜的小农意识,他在会上批评说,我们不能公私不分,不能作加拿大干部(指将公家的东西往自个家里拿,把家里划拉得越来越大);对于工作贯彻不力、作风拖沓的现象,他用老猪吆子推不动进行教育;对班子团结,他指出有些干部不要像门柱上拴的鸭子,里外 啄啄” (指不讲团结,背后议论,搬弄是非);他要求干部改变管理工作中黑、大、粗的作风,强调严格、细致、有条理的管理.....。但尽管如此,高磊对不良现象的批评,从来是对事不对人。这么多年,从来没听见在大会上直接指名批评人,也没有用当时并不不鲜见的揪斗方式搞过什么阶级斗争或对人事上岗划线。

        高磊在场期间,还特别重视对干部和知青的爱护和培养。在对十二分场李焕忠遭受省工作组在知青工作问题上遭受的不公,引起全场干部的关注。高磊顶住压力,和总场班子一起向上级据理力争,澄清事实,辨明了是非,保护了这个忠心耿直的农垦干部,至今还记得,在事件处理完之后,干部大会上与会者给与重新登台的老李头热烈掌声的情景。对知青干部的培养和使用也很有力度,场党委提拔了王进喜、应培仪、许进三位优秀的三地知青代表进入总场领导班子;之后,农场建制变为成立五大分场,每个分场的党政班子里都提了一个知青担任副主任、副书记;各个基层一线表现好、有特长的知青,也陆续被抽调到场部各重要岗位上发挥作用;就我分场至少就由十多位队友到场部机关及总场直属单位工作。那些年头,引龙河农场热气腾腾,农林牧副渔都有长足发展,场容场貌和人的精神面貌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不仅如此,高磊在生活上也时时关心着属下的知青和干部。每次场部有大的会议,他都要亲自去检查从个分场连队第一线工作的与会者的住宿房间整洁不整洁,褥子干净不干净、房间热乎不热乎。我们小圈子里至今还传为美谈的,上海知青钟大个,在迎娶我分场女知青姚兰萍时,高书记还特意将自己的工作用的吉普车给大钟使唤一天,并吩咐杀牛一头,以致庆贺呢。

        高磊在1977年秋天调离引龙河农场,至新的岗位担任领导工作,2004年去世。后来我们才知道,这位长期在中央、省委、地委担任领导的高资历干部,其实也有其人生坎坷。但是他荣辱不惊,得失不计,始终以饱满的热情为党和人民工作;心胸坦荡,光明磊落,善于团结干部和群众;他品格高尚,意趣高洁,风度奕奕;很有感召力。我常在心里想,引龙河农场的高磊主政时期,他不但开创了一个崭新的工作局面,使农场各方面有了发展,更由于他身上透发的个人魅力和人格能量,濡染了许多人,指点了许多人,不管你是否意识到或感受到——这就是大家还记住他的理由。

       在我的印象中,高磊就是这样很有水平的领导,也是一个品格高尚、高大磊落的人。

       由此,我还想, 在每个人的生命履历中,总会与许多的人和事有交集。此时彼地,这些(个)人与你的关系或亲或疏,相识时点或早或后,相处时段或长或短,与你的能量或正或负。随着岁月的流逝,或许,他(她)在你的记忆中可能会渐渐淡化、远去;然而,更有的人,因为曾经令你感动、助你长进、与你帮助,你一定会永远心存感怀之情,不会轻易抹去记忆的。

 增订版征文——我印象中的高磊——袁国林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1976年,由原三分场与原六分场合并后二分场举行纪念毛主席畅游长江十周年活动,高磊前来慰问,与农场先进工作者、上海知青杨明德握手,前景背对者是农场二把手李春堂。
  评论这张
 
阅读(37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