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增订版征文——徜徉引龙河—青春的回忆——杨永和  

2014-12-17 12:45:16|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伴我春的琴

年,上山下的政治大潮使全几千万知青来村、疆,接受下中的再育。1969国庆节过后,我也一大潮到祖北部陲的北安农场务农当时,河已下初冬的第一雪。北的第一雪要等待年才能融化,因为,气温经在摄氏零度以下了,大地被白茫茫的大雪覆盖。

    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一幅多么壮观的景色。住在城里的人们,由于建筑物的遮挡,是很难见这种景色的。北冬天这样的景色大要持半年之久,眺白皑皑一望无让你尽情欣。脚下的雪粒被踏得吱吱响声,新的空沁人心肺,北的雪景确很美很壮观

    到三分场,我被安排在基干。副营长连长是上海知魏伯源,我几,拉得一手小提琴,水平相当时专业水准。每日劳动之余不忘琴,看得出他拉琴很忘我,听得出他的琴很有功力,那种与伍、琴之心令人佩服。霍曼练习曲中那跳的音符如大珠小珠落玉有几年的功力是拉不出这种效果的。当时的音作品比较匮乏,但色娘子中“万泉河水”他拉的抒情中着激情;白毛女中“北吹”被他拉出悲着反抗。每日收工洗漱以后,在床上吸上一支香烟,心聆听小提琴那悠的琴声,真是一精神上的享受,好意。感魏兄当时的琴声,陪伴了我多少光,走了我工作中的累,带给了我们轻松的心情。若干年回城以后看很多音乐会,有交响乐团的演出,每次散之后必然想起魏兄的琴演出的琴声与魏兄年的琴,只是勾起年的那幸福的追在是忘一生,那伴我春的琴声。

多才多

有事赶上星期天休息,不免去老点看望老李家,一二去便认识了上海知成。其人是一副笑容可掬的子,明伶俐,笛子吹得很有水平。我听他吹的曲子,装音非专业人士很吹的精准,他却能把装音吹的很有味道而精准,很有专业味道。更有一巧手,我印象最深的是其自己制作小提琴,而且做得惟妙惟肖。

小提琴的制作工非常复杂,在当时没资料,也用工具,凭一股情和手中的一般木工工具,很想象制作成一把小提琴。但他却成功地做出了一把小提琴,可其心手巧,有毅力,奇迹也。有一次我去他的宿舍,他我看他翻拍的志封面,其中,我得有一“阿诗玛”的主角杨丽坤的照,当时我很惊讶,想不到他竟有这样的本当时玩照相机的人不多,翻拍的更是人感到了不起。当时的我郭兄然起敬。

食堂宿舍里别样的情趣

天津知青赵作辰、王芝利当时在食堂工作,住在食堂宿舍。有候,我去找他玩。作辰诙谐幽默,评书常看到他抱着收音机听评书联播。他的言精,听他说话像是听口相让你心的笑,百听不。其人性格豪爽,打抱不平,有助人为乐的品,人缘极好,大家都愿意接近他。后来,1973年左右被选调,到天津外国语学攻日

同为天津知青的王芝利有一副体育健的素,尤其是跳力强,当时,得大家比摸得高,最后是王芝利摸得最高。他球打得好,最人欣的是跑篮的姿势标美,我喜看他打球,不是看他输赢,就是看他的上姿。若不是身高的原因,年他很可能就是队员了。

同他住在一宿舍的上海知我印象最深的是沈明。有一次,我看到他坐在一小木凳上,炕当桌子,放着几本认真着什。我也喜,所以,好奇地探去看,哇,他在解代方程!那个年代政治挂有人去理会数理化,当时可能是1972年的冬天,我得不太楚了。我知道此人好,但代是枯燥无味的,尤其是自,更是需要非凡的毅力和超凡俗的精神,不然是为继的。若干年后,可能是2004年的夏天,他去北京会议,途中天津,我天津知在王芝利的家中面小。他那平易近人、情洋溢年的子,只是超前的人感平凡中具精神。

好友柴云、李杰

上海知柴宇、柴云兄弟二人,一起到引农场三分。柴宇是兄,喜欢画国画棋下得很好,在当时的三分场是

二的高手。我和他下棋,他三子我。

柴云是弟弟,喜,因此,我常在一起切磋京唱腔。他工老生,唱功很好,吐字晰,行腔究,听得出出有。听说,他目前已去了日本。他年和我,乃父习京武丑演,在票界也很有名望。当时,我喜拉京胡,因此,也柴云操琴。

李杰原是北京学员与国家一员谭孝曾是同科兄弟。是“金台”,工老生。其人和从来都不其时他是机耕的拖拉机手,我们经常在一起唱。其父李克明,是中界著名鼓1976年,恢复传统戏演出后,其父子二人去了承德市京剧团,回归专业行当。一次,他们剧团来天津演出,李家去看演出,并与李杰在后台面小。李杰询问了我的情并让李家找我,我去看他的演出。但由于当时李家谡没系上我,李杰面,甚是憾。撰此文以作念,以此候所有的荒友。

 增订版征文——徜徉引龙河—青春的回忆——杨永和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增订版征文——徜徉引龙河—青春的回忆——杨永和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游览上海豫园
增订版征文——徜徉引龙河—青春的回忆——杨永和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在外白渡桥和上海大厦前留影
增订版征文——徜徉引龙河—青春的回忆——杨永和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增订版征文——徜徉引龙河—青春的回忆——杨永和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增订版征文——徜徉引龙河—青春的回忆——杨永和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作者的旧照和近照  
 

 

  评论这张
 
阅读(38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