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征文——在农场的日子里——贾稳根  

2014-01-10 09:49:34|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0618,我和千千万万中专、技校生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踏上了北上的列车,远赴黑龙江引龙河农场三分场。在农场务农的岁月里,使我真正尝到了什么是酸、甜、苦、辣,真正的农村生活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对我们从大上海来的知识青年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刚到农场,我们睡的是土炕,住的是土坯房,二、三十人的一间房,居住条件可想而知。好在吃的方面还可以,主食以面粉为主,粗粮很少吃。

在务农的日子里,我下过大田、到小兴安岭修过路,最后被调到机耕队。下大田其实并不可怕,无非就是到地里除草,春耕时站在播种机上播种、施化肥等。可怕的是,在夏天每天凌晨二点半就被叫起床,吃完早饭后还得走三刻钟到三百垧,经分工后开始锄地,一直干到晚上七、八点太阳落山才能收工。现在想想,这可能是黑龙江特有的景象吧!因为凌晨二点多太阳就已经升起了。

1974年,由于小兴安岭修路的工期赶不上进度,便从我们三分场抽调了几十人去小兴安岭协助修公路,为期三个月,我也是其中一员。所谓修公路,其实就是在小兴安岭山脚下造出一条公路来。那时的条件也是相当的艰苦,住的是帐篷,睡觉的床则是用树条搭起来的。因为我们住在山脚下,每逢下雨,从山上流淌下的雨水就从我们的床下流过。

小兴安岭山脚下主要以石头为主,想要造路,必须见山开石,逢坑填石。因当时没有机械,所有的工作全部由人工完成,于是,我们从农工那里学会了怎么抬石头,怎样打号子,碰到高出地面的大石头,便用炸药炸。炸石头又分坐炮和抬炮,坐炮就是将炸药放在石头上,然后放进雷管,插上导火索,上面在用泥土盖严实,然后起爆,将石头震碎;抬炮是将炸药放在石头下面起爆。在这三个月里,我不仅参与了造公路,还参与了起爆工作,如果在城市,恐怕一辈子也见不到这些东西。

1975年初,我被调到机耕队,在座机房工作,主要工作是发电。也就是用一台柴油机带一台20千瓦的发电机,然后再将电送往知青宿舍、家属区等。此时,我和现在的爱人杨丽瑛谈恋爱了,在恋爱的日子里,我才觉得生活有了乐趣,因为在当时精神生活匮乏的日子里,我们没有娱乐生活,露天电影也很少到我们分场来放。

19761115,我和杨丽瑛到六分场(此时三分场与六分场已合并为二分场,分场部在原六分场)办理了结婚登记。在上海知青中,我们是第一对登记结婚的,分场领导也很重视,用知青宿舍给我们改建了婚房(砖木结构的),一排四间。后来,又有几对知青结了婚,我们就住在这四间里,由西向东为:少爷和大曼,我和杨丽瑛,高根发和徐杏瑞,朱保林和李桂芬。后来袁国林和张梅娟夫妇结婚,领导在别处也给他们准备了婚房。

有了婚房,总得有简单的家具才行。当时,严世雄给我们做了一只小方桌和一块面板;在座机房工作的师傅孙金库、陆宇英夫妇陪我到哈尔滨买了一只高低柜,然后再托运到龙镇火车站,等分场有车到龙镇办事再顺便带回来,其间的艰苦可想而知。

1977年初,爱人怀孕了,当时的妊娠反应非常大,吃啥吐啥。为了给她肚里的小生命多些营养,我变着法子做一些好吃的给她吃,蒸馒头、擀面条、摊面饼,无奈她还是吃什么吐什么。更令我为难的是,她把一些在黑龙江根本吃不到的东西统统写在纸上给我看,什么西瓜呀、鸡毛菜、赤豆、鱼等等,当时我只能苦笑,更不能怪罪她。第二天,我便骑上自行车往返52里地,到龙镇买了一瓶西瓜罐头回来给她吃,可她吃了两块就不吃了。又过了二天,趁着休息天,我和陈才林到很远的地方去钓鱼,一天下来只钓了一条小鱼,回来后马上烧给她吃,虽然不过瘾,但总算也解了她的馋。

黑龙江的酸菜很好吃,但是杨丽瑛的吃法却很特别,她要在已经很酸的酸菜里再加醋精,这样做出来的酸菜,她才吃得津津有味,我当时就想,民间有“酸儿辣女”的说法,莫非我家要添丁了。

爱人怀孕近四个月后,我看再这样下去,对她的身体和肚里的孩子的发育都有影响,便送她回了上海,毕竟在上海想吃啥都能买得到。当年113日,爱人剖腹产生下了儿子。

结婚,生子,当时想,可能这辈子就要在黑龙江过了。哪曾想到,以邓小平为首的党中央做出了英明决定,同意知青返城,或病退、或顶替,结婚的知青只要二人在同一城市,同时二人的父亲或母亲同时退休,可以双顶替。我们符合了规定,于是我们就双顶替回沪了。当我拿着二人的顶替调令到北安县办完手续,然后到农场场部办户口迁移证时,当时的办理人员开玩笑地说“你们二人接班了(北方称顶替为接班),孩子的户口迁不迁?我说当然要迁了,孩子不跟父母回城,难道真要扎根农村一辈子吗?我们和孩子都要感谢党的政策好。

现在回沪已30多年了,我们也已有了第三代,和儿孙们住在一起享受着天伦之乐。但是我们更看重的是由沈国明、袁国林、吴子健等组织的原三分场知青的大聚会,它使我们仿佛又回到了集体生活且无忧无虑的那个年代,现在,大家都已过了花甲之年,让我们珍惜每一次聚会吧!同时,再一次感谢每次聚会的组织者。

                                               20131211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