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征文——姐妹情深——龚依雯  

2014-01-07 23:19:17|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姐 妹 情 深

         ——老照片的回忆

 

我有两张黑白的集体照,已略微泛黄,足足保存了四十多年。这是两张十四个女知青的合影照。每当我翻看它,总会将思绪拉回到当年刚赴北大荒时的那些情景。

1969314,我们长宁区市三女中和延安中学68届初、高中同学跟随上山下乡的大潮,在锣鼓喧天、红旗招展、人头攒动的欢送人群中,泪眼婆娑,依依不舍地离开亲人,离开上海,远赴黑龙江引龙河农场三分场,成为了三分场第一批上海知青。

经历了轮船的剧烈摇晃后,又伴随着一路行驶的绿皮火车的隆隆轰鸣声,第四天清晨才抵达边陲小站——龙镇。我们彼此连拽带拉、懵懵懂懂地爬上了分场派来接我们的卡车。初春的北大荒依然白雪覆盖大地,寒风刺骨凛冽。在开往分场的路上,映入眼帘的是雪野茫茫,天地浑然一色,远处依稀可见有几栋房子。陌生的世界,陌生的土地,陌生的房屋,让我们暂时忘记了远途行程的饥饿、寒冷、困倦和疲惫。打起精神,怀着新鲜、好奇、还有点兴奋的心情,想象着即将到达目的地的模样。

经过上坡下坡一路颠簸,卡车载着我们在三分场革委会办公室门前的空地上停了下来。因为裹着宽大肥厚的棉衣棉裤,大家行动笨拙地相继搀扶着下了车。分场王主任和哈尔滨知青指导员徐英勤、连长徐兰学早已候在那里迎接我们。看着眼前空旷荒凉仅有几栋孤零零的房子和几顶帐篷矗在那儿,大家的心顿时凉了半截。不一会儿,满载着我们行李的车辆也随即而到,场领导派了几个农工帮我们把车上的行李一一卸下来,然后用镰刀把捆在行李箱外的草绳割开。突然我们中窜出一位小女生用身子拦住农工,护着自己的行李,哭着不让割草绳,边哭边说:“不要割,我要回上海,我要回家!”这一看似幼稚的举动一下把大家都怔住了,个别年纪较小的女生受其感染也都呜呜哭了起来,民工一时不知所措。后来在场领导和我们几个年纪稍大的劝慰和安抚下,好一阵总算情绪平定下来。现在想想这些才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在家都是父母的宝贝疙瘩,一下子远离父母,远离上海,来到遥远,艰苦的北大荒,一时无法适应。哭!才是她们真性情的自然流露。然而既来之,则安之,大家心里明白从那一刻起,我们的青葱岁月将伴随着北大荒这片黑土地一起渡过,将要在这里接受艰苦环境的考验和磨练,从稚嫩走向成熟,从脆弱变得勇敢坚强。

分场领导照顾我们女生,腾出革委会办公室紧靠西头的房间用木板搭建了上下铺,成为我们十四人的寝室,延安中学的八位女生和市三的部分女生住在一起。

从搬进去的那天起,我们十四人朝夕相处,互相照顾,同甘共苦,亲密无间。这在我们初到北大荒最迷惘,最无助的时候,她就像家一样温暖着我们彼此,让我们渐渐驱除了孤独与寂寞。

刚到的第一天,我们打开各自的行李箱取出日常所需的洗漱用品及衣物后,把箱子集中摆放到离住宿不远的另一栋空屋,我们称它“箱子间”。记得当时李桂蓉打开她的箱子,发现里面的衣物上都是水迹斑斑,她很纳闷,怎么会呢?肯定是箱子托运过程中不慎进水了。尽管她是一个脾气温文、很有涵养的女生,但也掩盖不了她此时恼恨的神情,看着她无可奈何的样子,我们不能袖手旁观。于是用背包带在宿舍两头拉起,帮她把受潮的衣服一件件晾上,几天后总算收拾妥当。

每当干完活,大家累得精疲力尽回到寝室时,石斌常常会用风趣,幽默,自嘲式的妙语连珠把大家逗得泪中带笑,忘却疲劳。在她眼里,仿佛什么困难都不在话下,有她在,寝室就不会冷清。虽然她只比我大了几个月,但我把她当成姐姐一样佩服她,信任她。谁情绪低落了,沈小华就会轻言细语,如知心姐姐般给人以温馨,贴心。记得有一天,正好是农历十五。白天我们都去植树了,一天下来感觉腰酸背痛,晚上洗漱完后,我们几个就在寝室门前舒展一下,抬头望去,皓月当空,繁星点点,真让人心旷神怡啊!然而是谁伤感的冒出一句:“我妈妈看得到月亮,我也看得到月亮,但是我却看不见妈妈”。这一说,瞬间大家都沉默了,想家的念头又被勾起,此时,沈小华好像调侃似的说了一句:我们就借这月亮和妈妈互相祝福吧!接着她又用娓娓道来的语气抚慰大家,顿时,大家又说笑开了。平时谁的家里来信了,大家喜忧共享;谁病了,大家都会嘘寒问暖,争着递水,打病号饭······我们十四人中还有说话慢条斯理,遇事不慌,老成稳重的翁蓓棣;质朴、勤快,能吃苦的焦胖;面清目秀,心灵手巧,略带羞涩的金璐;特爱干净,性子颇急,动作利落的钟铭;还有会撒娇、惹人疼爱的张幼平;脾气耿直的章立娜;文静、懂事的袁志英;身材娇小、干活利索的小凯,小金雯,小皮球以及体弱寡言,温文尔雅的李桂蓉等等。不同个性的十四人组成了有哭,有笑,有伤心,又有欢乐的一个友好、和睦,亲如姐妹的大家庭。

有一天,不知谁提议:我们拍张集体照吧!“太好了!”十四个姐妹兴奋地穿上棉衣,棉裤,棉鞋,戴上棉帽,俨然一个北大荒屯垦戍边战士。大家一起来到革委会办公室门前,前蹲后站,排成二排,请蒋明为我们拍下了第一张合影照。紧接着大家意犹未尽,卸下棉装,穿上当年最流行的的卡两用衫,互相簇拥着在革委会办公室右侧的石板凳上,又留下了第二张合影。

后来,随着虹口区知青和天津知青的陆续来场,三分场人气倍增。于是分场组建了五个连队,我们十四人也被安排到了不同连队不同岗位,十四人的集体也因此而散了。两张集体照也就成了我们唯一的留念。

时光荏苒,四十多年过去了,如今我们已两鬓染霜。再翻看这两张照片,不禁感慨万分。当年一张张质朴,青涩的脸庞,是那么年轻,神情中带着些许严肃,迷惘和困惑,但更透着坚毅,倔强和向往,展现着女性青春的风采。曾经在北大荒结下的实实在在的友情和无法忘怀的音容笑貌变成了牵挂和回忆。

我将永远珍藏心里。

(附两张照片)

                                     龚伊雯

20131118日 


征文——姐妹情深——龚依雯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后排左起:陈世英、李桂蓉、袁志英、张幼平、龚伊雯、焦益男、钱金雯、李凯玲

前排左起:沈小华、章立娜、钟  铭、石  斌、金  璐、翁蓓棣

征文——姐妹情深——龚依雯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后排左起:袁志英、章立娜、张幼平、翁蓓棣、龚伊雯、钟  铭、焦益男、陈世英、李桂蓉

前排左起:沈小华、石  斌、金  璐、李凯玲、钱金雯

  评论这张
 
阅读(58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