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征文——永不忘怀的—三百垧——丁美英  

2014-01-18 21:16:19|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龙江引龙河农场三分场,一片黑土地,一群黑兄黑妹们,在我记忆中永远抹不去的记忆!

我是市三女中67届高中生,1969年响应上山下乡号召,和我妹妹丁英娟来到引龙河农场三分场。在当时,我因为是67届高中生,可以算是连队中年龄较大的大姐了。从学校来到农场,我干过很多活:下过地、养过猪、烧过水……尽管有些事情干的时间很短,却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回忆。

可能是一直读书的原因吧,我干什么事都特别认真也特别慢,拔草吧,留一根草也觉得不行;割黄豆吧,留一根黄豆桔也不行。出工开始干活,领导发令:先一人一条垄,我总是落在垄的最后,看到别人唰唰的往前走,心里很着急,就是干不快。每次都是由我妹妹或排里的队友在前面给我接垄、帮我干完。她们干完自己活已经很累了,却一分钟也不休息,回过头来就帮我接垄,直到帮我干完,每当收工后,我很是感激她们,但心里却不好受。说心里话,每次出工到地里去,我就有点害怕,一听到吹哨,心里就很紧张。不是我怕苦,也不是我怕累,就是怕我每次都做不过别人,每次都要别人帮我,实在不好意思。直到现在,当时的这一幕一幕时常会出现在我眼前,这份感激的心也永远留在我的脑海中。

记得很清楚,那天领导来找我,说调我到三分校去当老师,我高兴得一个晚上都没睡着,我想得很多、很多。到了学校,我很珍惜这份工作。这并不是因为我可以离开大田的苦累工作,而是解决了我的最大心病:我可以不要拖累我的队友,实在不好意思每次干活都要别人帮忙。进了学校,我都很主动干好每一件事。我觉得自己很尽职,除了做好安排我的教学以外,空余时,我会给一些年龄较小的同学洗头、洗脸、梳头等。在三分校教学时间也并不长,我就被调往总场第一中学教数学。

到了总场第一中学,人在总场,我脑海中念念不忘的还是我们的三分场——这三百垧土地,风雨无阻、雷打不动,每星期六只要一上完课,我就直奔三分场。看到三排的队友、看到三分场的老职工,是那么的亲切、那么的开心!回到了三分场就好像回到了自己的家,会感到家的温暖。记得有一次,由于是冬天,下午上好课晚了一点,天还下着雪。由于“回家”的心切,从总场出来,走到干校时,天已渐渐地开始暗下来了,我加快脚步走,天还是暗了下来。我一个人走着走着,心里不免害怕起来,但想到马上要到家了,我就更加快脚步,快走加小跑步走,心里默默安慰自己:到了,到了,快到了!到了三排宿舍,一进门,队友们一个劲地给我打招呼,我一个一个回应都来不及,什么害怕心全都没了。心里只是感到热乎乎的,很温暖, “回家”的感觉真好!

艰苦的环境、不平凡的经历能够磨练人的意志,黑龙江的十年生活锻炼、培养了我,使我学到了在学校从来没有学到过的东西。回到上海,看到电视中介绍,在安徽执教的上海教师查文红老师如何受到当地农村农民和学生的欢迎,看着看着,我眼泪情不自禁地往下流:这不是在北大荒吗?当年在校的情景、学校的学生出现在我眼前,农场的老职工出现在我眼前,农场的队友出现在我眼前…..我仿佛又回到当时的学校、回到了那三百垧土地。每每看到有关黑兄黑妹们、黑土地的报道就会引起我的回忆,往事就会历历在目。这就是我永远抹不去的回忆!这一片三百垧土地永远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