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怀念虎山——金秋北国行特记——蝈蝈  

2013-10-03 18:10:52|  分类: 永远的怀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因为是玛依拉婶婶的八十寿辰,四世同堂、亲朋满座、共同举杯;今天是个悲伤的日子,因为我的一位哈哥哥突然离我们而去,而我近在咫尺,竟全然不知,错失了最后见一见虎山的机会!痛!痛!!痛!!!

席间,我打开手机,看看是不是错过什么电话或信息,却万万想不到会是这样的一条信息。信息是沈国明发给我的,当时我就傻了,几乎不能相信,轻声惊呼起来。玛依拉觉得异样,我把手机递给她时,已哽噎难语,因为幸福的婶婶就坐在身旁,不能让我的伤情影响她的寿诞,但最终还是抽泣起来,尽管很快止住了。一位充满热情的兄长,就这么匆匆地走了,留下了未了的情缘;一个阳光的好男人就这么不辞而别地永远地走了,拋下了众多哈哥哥哈姐姐的殷殷期待,也拋下了众多上海战友在四十五周年纪念日来临之际的热忱等候,留下的只有无尽的思念……

在农场时,曾与虎山同在一个基干连,虎山是排长,我是一个兵,没有深处过,甚至还有过小隔膜。我与虎山的情分始于2006年的第一次的第二故乡行。在玉奇、爱云举行的欢迎宴上,我与以前几乎从未打过交道的哈哥哥哈姐姐没有任何陌生感地热闹起来,甚至还相互打趣,仿佛我们从来就是亲密无间的战友,当然,虎山就是其中的一员。我与虎山彼此吐露心声,心中的那些块垒(只能是我的)早已丢到了爪哇国。虎山和我一样,喜欢唱歌,即席让我唱了一首他正在学的《再见了,大别山》,我也很乐意与他分享演唱这首歌的体会。

2007年,我与玛依拉再度北上,来到夏日的哈尔滨,而哈哥哥哈姐姐的热情更比暑温炽烈,其中,虎山的号召力与组织能力是显而易见的。一次次欢歌起舞的聚会尚不足以尽兴,虎山与志贤竟别出心裁地去文化宫组织了一场舞会,让玛依拉学到了新招、过足了舞瘾……

2009年,三分场上海知青隆重聚会,纪念上山下乡四十周年,虎山率哈尔滨知青代表团南下蒞会。由于组委会分工不同,蝈蝈没能更多地陪虎山、志贤等哈、津两地的知青兄弟姐妹游览申城,看到他们高兴,心里也感到慰藉,并相信在下一次欢聚时刻,能捧上拳拳之心、尽一分绵薄之力。

一切俱往矣,我的虎山哥哥就这样走了,都没来得及听我再为他高歌一曲!

虎山,我想你。

 

注:到哈尔滨的第二天,我即与玉奇、爱云电话联系,告知待农场回来再与哈哥哥们相会,却没想到虎山竟会溘然去世。与玉奇、爱云通话问询后,才知道虎山早已住院,我怨他俩为什么不告诉我?他们说,虎山不想让人知道,他们也是知道不久即赶去探望,却被虎山责难。唉,这就是不愿让人担忧操心的虎山!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