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金秋北国行——农场特辑  

2013-10-17 21:57:12|  分类: 情系黑土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第四次回引龙河。
10月11日,在哈东站(即三棵树)乘坐7:30的4031次列车,前往龙镇,去看望已进入初冬的第二故乡。下午3点多到达,行程八个小时有余,原直属队队长于荣的女儿凤霞前来接站。到场部后入住老弟已先期造访过的龙兴宾馆,各方面一切如述,感觉很好,尤其是可以上网的电脑,让我每天都可以编发《金秋北国行》系列,爽极了。
10月12日,早上阴晴相间。这天没什么安排,就准备上西大冈看看,在冈上拍今天的场部,玛依拉也说要去,吃罢早饭就一起上路。边走边拍的时候,接到了国林打来的电话,要我替能找到的三分场老职工拍个照,另设法找到当年的职工子女陈北,让他也写些回忆文章,为明年四十五周年的聚会活动准备素材。接电话后,在路上还真先后巧遇了徐万忠和李树峰夫妇,在还不太冷的小风中聊了近半个小时,并拍了照。在大冈顶上,天气已变得十分晴好。下午,在2011年回引龙河时认识的六分场老师吴振德的带领下,去了马文明和老文的家,说明了来意,他们都欣然接受,让我顺利完成“组织”上交待的光荣任务。有趣的是,晚到的老文的老伴进屋后把我当成了上门的推销员。可惜的是,一些人已无法联系。离开老文家,已是斜阳西下,赶紧上引龙河畔,抓紧时间拍一些景色。
10月13日,天气依然晴好,这天的计划是上四队和三队。虽然,今天的引龙河叫车很方便,但为了一路走去能拍到些东西,婉拒了许多好意,坚持徒步前去,只是到时候让玛依拉叫个车把我接回去就行。翻过西大冈,已看到四队稀稀拉拉的房屋。我从已翻过并起了垅的地里向最后的“据点”脚高脚低地走去,地里打碎的砖石清晰可见,那就是我们曾经住过的宿舍啊!其实,最后留守的,也只是为了夏季干农活,大冬天还得去别处猫冬,如徐万忠在沾河买了房,就上那儿。最后回瞥了一下四队,从小路北上三分场(三队),这也是我第一次走上这条机耕道。来到三分场的西头,已不见往年来时见到的兴旺景象,近处是残败的碎瓦断壁,枯草瑟瑟,心头很不是滋味。正在东张西望地取景拍照,过来一人对我发话盘问,我说我是知青,并已猜到他是谁,反问“你是陈北光吧,袁国林让我来找你哪”。陈北光留守三队,身为安全管理员,所以对我格外“关照”。与我攀谈起来后,提起知青,一时话语滔滔,连续问了好些人名,有我已经认识的,也有我没听说的,特别要我向曾教过他们的张穗华老师问好,并在他的住所旁让我用摄像机录下了一段话。陈北光还把我带到了曾经是基干连宿舍的西墙看一幅画,那是毛主席画像,我想,应该是钟炳贤的大作了。他跟我述说,几次刷墙他都不让,因为这也是知青文化。我在场部已知道张常山又搬回了三队,就请他带路前去。老张头的妻子接待了我们,说老张刚睡下,我们就先说了一会儿话。看看时间不早,陈北光就让张婶把老张叫醒,就说要拍照。把老张头扶起来后,蝈蝈一看,气色很好,屋里的光线也好,赶紧说,就这样好、就这样好,老张头虽已认不得我,却也很配合,照拍得不错。完成了任务,就打电话给玛依拉,站在大道口等车,不知这一别何年再来,来了又会是怎样一种景象。
晚上,与引龙河的文艺爱好者互相交流后,从场部活动中心出来,夜空中已飘起了细雨。我说,今天预报要降温,到下半夜这雨就成雪了。由于白天很暖和,身旁的凤霞说不会的。
10月14日,早上起来,一拉窗帘,只见窗前居民委员会(即当年的电影院)的房上已积了厚厚的白雪!这次回来,看天气预报,最多也是雨雪天气,难免有点失望,却没想到在我离去之前,老天如此垂顾于我!赶紧催已醒来的玛依拉抓紧时间洗漱,早点出门用早餐,趁雪没化拍雪景(当地人说第一场雪站不住)。在拍场部办公室时,已见屋檐上的厚雪一片片地开始往下掉,匆匆拍了一会儿,即火烧火燎地往六分场而去,这是今天的既定计划。雪景实在好看,一路走走停停,停停拍拍,一会儿照相机、一会儿摄像机,一会儿短焦机、一会儿长焦头,过了11点都还没到六分场的道口,玛依拉的电话却来了,蝈蝈请求再给一个小时。
六分场(五队)的居民虽然大部分都已搬迁,房子却暂时未遭被扒的命运,但也是一派冷清败落的样子,只是靠着刚下过的这场雪,银装素裹地出落成另一种别致的景象了。拍好了五队,还想去六队,走了半道,实在泥泞难过,也因没在六队工作生活过、没有太深的情结,就给玛依拉打电话来接我,打道回府。回头的路上,舍不下如画美景,又拍了一会儿,待回到五队东头的路口,就远远地看到西头的路口下来了一辆小车,那是玛依拉来接蝈蝈了。
傍晚时分,晚霞又现艳丽,场部位置不高,看不到我们所熟悉的山影,我再次走上北去的公路,在晚霞的余晖里,终于拍到了我所期望的画面。这一天是几天来最冷的一天,尤其是上午在前往六分场的公路上,为了拍摄而裸露的双手都有点僵硬了,但这一天也是我最兴奋的一天,有了收获,不虚此行才是最重要的。
10月15日,离别引龙河在即,早上抓紧在《蝈蝈的博客》上发完了《金秋北国行》农场系列的最后一篇。与前来送行的凤霞等人告别,多少有点儿伤感。11:50上了开往哈尔滨的4032次列车,在列车上完成了《金秋北国行之十》。晚上8:20分左右,列车抵达哈东站,五天四夜的回归之旅再一次画上句号。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迁移了转盘道上的图腾,也带走了那份气势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龙兴宾馆就在原来住的龙河宾馆的斜对面,即照片看不见的左侧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远看晚霞中仿佛是一株株椰树,但很奇怪,南方的椰树怎么也能长在极寒的北大荒?后来才知道,那是做出来的景观灯柱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徐万忠(右)、李树峰夫妇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又见西大冈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掰社会主义的苞米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大道两旁的杨树都被伐了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大冈南坡林深处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大冈西坡下现代化机械收割大豆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道北的六队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刚收割完就翻土了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北大荒的天多蓝,云彩多好看!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开拓路上的引龙河居民委员会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居委会的所在地就是当年的电影院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从刘淑华(六分场)家中所摄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龙河大道(可能叫世纪大道了吧)夕照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龙惠小区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对过是老文住的龙祥佳苑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小区里是欧式风情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昨天与今天并存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引龙河畔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金秋北国行——农场篇特辑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图片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