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一 个 手 提 箱 的 回 忆——曾经的引龙河人  

2013-08-24 07:35:26|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个 手 提 箱 的 回 忆——曾经的引龙河人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卧室的大橱顶上,放着一个陈旧的宝蓝色的手提箱,似乎不太协调。每每早上醒来,对着天花板懒懒地发呆,视线会不自觉地游离到那个箱子上。我知道,它不是皮质的,也没有品牌,但伴随我上山下乡、走南闯北、披风戴雨,历四十多年日月之精华,常常勾起沉淀在我心底的那块记忆。

逝去的岁月是遥远的,但回忆起来总是那么亲切。

记得刚去黑龙江农场头几年探亲回场的时候,爸妈总要让我们大包小包带上各种吃的用的,荒友们也总要嘱托顺带些什么。可没有那么多旅行袋,怎么拿呀。那个年头,人们手上缺的是钱,市场上少的是货。但勤劳智慧的上海人民,自己动手,做假领子,打五斗橱,还可以在狭小的窝居里搭阁楼,一展适者生存的风采。

YJ,我的善良热情的荒友,用80后丫头们的语言,我们是闺蜜,喜欢结伴回沪探亲。那年,面对一大堆要带回农场的东西,沐浴时风,智商大开,我们也自己动手,做旅行袋呦。

那时候,我们正年轻,说干就干。辗转听得新闸路上有专门卖皮革的,兴冲冲地赶过去。妈呀,五颜六色、整料零料,丰富多彩。为的就是省钱,尽量挑零料,有的只有馄饨皮大小,可以拼着做呀。算计着,买了一大堆,带着期盼,踩动了家里那台进口缝纫机,“吭哧吭哧”,还吃得起硬。不几天,一个墨绿的、一个咖啡的、还有一个很漂亮的浅蓝的抛光合成革的旅行袋,大大的、比市场上现成买来的要大好多,在我们的手上展现了。这下回农场就再也不愁大米、卷面、咸鱼、咸肉没法装了。

年轻就是好,做完旅行袋,我们的兴头更高了,再做一个手提箱吧。

当然,那可比做旅行袋复杂多了,光各种辅料就要好多,结构也不简单,如何下手呢。南京路西藏路拐角有个皮件商店,到那里去瞧瞧吧。看中一个,装模作样要买的样子,请营业员拿下来看看。仔仔细细从里到外翻个遍,什么样式、需要哪些材料,一一记在心里,有谱了。

挑选了一块宝蓝色的合成革,配齐各种必须的辅料,从农场小卖部买回的一块花布正好做里子。YJ爸爸,一位忠厚的长者,裁剪的一把好手,怀着父爱,为我们操刀裁样,还把最难做的活——箱子面上的拉链也装好了。接下来,我又踩起那台老机子,仔细地把外壳、里子全部缝纫好,中间衬好包衬。这还没完呢,我的叔叔,中学教师(他的长子、我的堂弟,也在黑龙江农场),挚长辈之浓情,拿到他们校办工厂,在箱子里面安了钢架。一个有模有样的手提箱,出自自己勤劳的双手完成了,心中自有说不出的喜悦。

我和YJ,一人拎着一个宝蓝色的手提箱,回到了农场,替换衣服再也不用放在枕套里了。

那年探亲回农场,我们女连有幸住进了之前监管劳改犯的军人们住的部队营房。那是五六个人一间的小寝室,红砖房,一条长长的室内走廊,每一间之间有炉子,炉子烧着火墙,可暖和了。这在当时当地是一流的宿舍,想着美化一下呗。对着炕的那一面,请人用毛胚木板打了一个长方形的桌子,靠边放上一摞书,两边用硬纸板包上白纸挡住书,就是一个简易书架了。桌子底下加上两层档子,放脸盆,放我们开小灶用的已烧得漆黑的锅子。炕上的被窝也不卷起来了,铺着更好看。靠墙的那头冬天有潮气,每人做了一块和垫被差不多宽的板,挡在后面。

我把自己的二尺炕头也拾掇了一番,在垫板上糊上白纸,贴上精美的图片,外面再包上一层透明塑料纸;被子旁边就放着那个宝蓝色的手提箱,映衬着雪白的墙壁,格外耀眼,惹人遐思。在艰苦的劳作之余,填补着心中的美。

曾几何时,我又拎着这宝蓝色的手提箱,只身闯到了浙江省云和县。

那是1977年的年初,是知青们前途命运之黎明前的黑暗时期。到农场已经八年了,前路在哪里,人心涣散,每个人、每个家庭都在动用所有的人脉,设法离开农场。

在父母亲戚的关爱下,我什么也没带,连户口都没带,就拎着这个宝蓝色的手提箱,匆匆投亲靠友,当了一名乡村女教师。在我的单身宿舍里,这个宝蓝色的手提箱,承担了我的全部家当,却不知还会伴我走向哪里。

这年初冬的一天,忽听学校的老师惊呼“救火啊、救火啊”!我赶紧从宿舍一跃而出。突入眼帘的是,学校对门的民居黑烟滚滚,风助火威,火光冲天。女人们围着大火呼天喊地,男人急速爬上屋顶扒瓦(扒瓦是为了让屋内的大火冲天而烧,延缓火势向周围蔓延)。眼看着熊熊大火就要朝着学校扑来,消防队还迟迟未到。慌乱中看到有的老师已经去宿舍整理行装了,这才想起我也得去应对一下。

回到宿舍,心中忐忑起伏,匆忙中拿起宝蓝色的手提箱,把钱和衣服等都往里面塞。刹那间,脑海中竟幻化出了这样的场景:大火以后,一无所有,我无奈地提着宝蓝色的手提箱,结束了云和之行……

这是窘境中人的自我悲哀。

收拾好东西,提着宝蓝色的手提箱,茫然踟蹰着,外出一看,火势还在蔓延,已经能感到烈火灸脸。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地里干活的男劳力火速赶到了,随后消防队也赶到了,一场严重的火灾过去了,村民损失惨重。人们仰望苍天,对着只剩下根根炭柱、还在飘着余烬黑烟的家,看着地上烧焦的牲口,捶胸顿足,嚎啕大哭。目睹,心里好难过。

所幸没烧到学校,这个宝蓝色的手提箱,还伴着我。

19795月,我回农场办妥了回上海的一切手续,拎着宝蓝色的手提箱告别了引龙河。

这个宝蓝色的手提箱伴着我回到了故乡;

这个宝蓝色的手提箱伴着我走到了亲人身边;

这个宝蓝色的手提箱伴着我出嫁;

这个宝蓝色的手提箱伴着我搬迁新居。

尽管已经很旧,也不合时宜,但我怎么也不忍心扔掉它。

YJ,你的那个还在吗?

 

                                                           2013.8.16

一 个 手 提 箱 的 回 忆——曾经的引龙河人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评论这张
 
阅读(54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