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锄禾日当午——曾经的引龙河人  

2013-07-09 18:19:41|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小学时随着老师的教鞭摇头晃脑念的唐诗,并不完全解其意,而若干年后在北大荒的黑土地上夏锄时,才自觉了唐人的个中三味。

      “瞿……瞿……”清晨,急促的哨声划破北大荒的旷野,闯入了酣睡中的知青们的梦乡,也许,此时正梦见和上海的家人温馨地在一起呢。极不情愿地睁开双眼,看一下表,才两点半啊!揉一揉惺忪的睡眼,浑身骨头就像是散了架一样,才想起这两天是夏锄大会战。

       又是六月,又是分场的夏锄动员会,年年如此。先是连长指导员的夏锄总动员报告,再是各班、排长发言表决心:“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小车不倒只管推”,语录、革命口号、豪言壮语,尽显当年的本色,把知青们推向风口浪尖,去经风雨、见世面。

东北的夏季天亮得特别早,凌晨两、三点钟,东方已露出鱼肚白。伴着刺耳的哨声,知青们匆匆起床洗漱,还要见缝插针地磨几下锄头,到点肩扛锄头浩浩荡荡列队出发。尽管已经盛夏,但凌晨时分的北大荒还颇有点凉意。且看娘子军们:里面短袖衬衣,外面还得套上一件两用衫,头戴草帽,足蹬一双农田鞋,踩着露水,不多一会儿,鞋面、裤腿都打湿了。那个时候所有的女生都是一样的装束,一个德性。这一出发,如同上战场,要到下午5点才能听到收工的哨声,一天十几个小时,必须发扬连续作战的精神,要不你试试,能顶下来不?!

北大荒的地一望无际,极目四周一览,看到的就是蓝天白云连着的地平线。

我们来到三百垧苞米地,每人一条垄,一字排开,那阵势就像体育竞技的千米赛跑,大家一下子就进入了角色。锄头在垄上贴着地皮,左一下、右一下地铲着,中间飞快地挑着野草、间着苗。稍顷,锄头上已经沾满了泥,整个一泥坨子,时不时地得用脚蹭掉上面的泥。一个人的能力有大小,渐渐就拉开了距离,但革命精神不可丢,大家你追我赶,谁也不甘落后。

这时可恶的小咬、蚊子来了,盯着我们紧追不舍。两个小时下来,一边抵挡着小咬,一边斜扭着的腰开始不适了,肠胃也开始叫唤了,眼睛也不受意志的控制那么专注地下的苗了。往前看看,遥遥无期离地头还远着呢;往后看看,食堂送饭的车仍不见影。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革命加拼命,咬牙干吧,一天才刚开始呢。又猛干一阵,老牛拉着饭车终于在我们的期盼中,悠哉游哉地显现在地平线上。一天两顿饭都在地里吃,这个季节蔬菜青黄不接,送到地里的往往就是黄豆韭菜汤,清汤寡水,还不比红军们当年井冈山的红米饭南瓜汤呢。但大家还是吃得挺香,饿了。

中午时分,太阳开始发威,气温飚到三十几度,好家伙,真个叫赤日炎炎似火烧。脚上的农田鞋倒是晒干了,身上的衣服却是湿了一大片,又口干舌燥起来,渴啊。杂草中有一种叫黄瓜香的野草,稍高一点的茎,叶子碧绿,叶脉清晰,状如羽毛,看去是那样的鲜嫩可爱,放在手中轻揉一下,一股清香的黄瓜味道立刻弥散开来,再顾名思义,更渴了。终于,见到值班的挑着两个桶送水来了,大家伙一哄而上,操上搪瓷大茶缸,舀上一大杯机井水,大口往嘴里灌。一股铁锈味,好在透心凉,那味道可不比现在的冰镇鲜榨果汁差。“知青”者,有知识的青年也,小伙的斯文、姑娘的矜持,这时全丢到爪哇国去了。

好长的垄啊,肆无忌惮地向远方伸展,光走起码也得走上半个小时,何况还要弯腰下锄。一条垄差不多要铲半天,精疲力竭,腰酸背痛。一人一根垄,这根垄好歹就归你收拾了。四下空旷一目了然,谁在前谁在后,谁快了谁慢了,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眼看着有人已经到头了,心里好着急呵,手上的锄头也越来越不听使唤了。情急之中忽然看到前面先到的战友已经在往回接垄了,心里那个激动啊,瞎子磨刀——快了。回头望望自己锄过的苞米苗,整齐一溜,绿油油的招人喜爱,除掉的野草都耷拉在垄沟里,心中倒也生出了几分成就感。

骄阳下的泥土开始变得松暄,踩到垄上,一不留神就滑到垄沟里,泥土净往农田鞋里灌。锄头在垄上飞快地铲着,扬起的尘土又直往裤腿里钻,一直窜到大腿。知青们都爱干净,乍整呢?那一天正等待出工,二排的战友们站在门口,看过去觉得有几个的腿上有点异样,仔细一瞧,哇,好创意,她们把袖套当腿套了。大家纷纷仿效,一时得以发扬光大,不管怎么说,尘土的侵入可以减少许多了,还真好使的。

夏日的北大荒孩儿脸,刚是晴空万里,也能说变就变,倒也给我们一个偷懒的机会。眼看着乌云一点点聚集,我们心中不免有些喜悦,可连干部轻易是不会下命令撤退的。雨来了,先是星星点点;慢慢的,如黄豆大的雨点子砸下来,还有点生疼;直到雨水连成一片,大伙才连奔带跑往回赶。这脚上的农田鞋却越来越沉,时不时地还要停下来刮掉鞋上的泥。回到宿舍,一个个都成了“落汤鸡”。几回回了,你不会忘记吧。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几十年过去了,回忆起来,夏锄可算是农场最艰苦的劳作之一。然而,知青们在黑土地上不做不亏、越做越亏,也是尽人皆知的事实。那又何必呢——要算政治账、不算经济账,广阔天地再教育,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才能当好红色江山的可靠接班人。

如果说当年的三百垧有我们的汗水、泪水,留给我们的是一种后怕、迷惘,那么白了头的我们,今天重新相聚“三百垧”,田间地头,聊天叙旧,带给我们的是一份快乐、欣慰。又常常会想,现如今的北大荒还会像当年我们那样,在这样大面积的土地上,再现“人海战术”、“疲劳战术”吗?不会了!

                                                                       2013.7.7    又是夏锄时节

 

  评论这张
 
阅读(48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