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知青返乡之旅(归引龙河之三干校篇)--老弟  

2013-07-02 19:23:14|  分类: 情系黑土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干校,全称“黑龙江省劳改局五七干校”,是我们下乡时第一个落脚之处。它位于场部与三分场之间,从场部出发,过了西大岗就到了,步行大约半个小时。干校有各农场下放的干部数十人,主任是左元文,干事文宝元。我们到时,成立了青年连,连长依旧原来的知青,我记得我们学校(省吾中学)刘长胜就是连长,指导员徐发挥(泸定中学),副连长徐龙珠(省吾中学),各排排长也是知青。重新编班之后,有的老干部当了班长,以教会我们各种农活。后来分下来几个复员兵,当了我们连长。再后来,虹口区上海知青来了,指导员就是带队的李国钧了。干校只有上海知青,地方派系较少,相对容易管理。
        我们在此度过十个月,因为第一次走上社会,圈子里彼此感情较深。例如我和陆晓萍、李宗逵、许熙明、费炳兴、黄鑫华以及曹宏梁,后来的钟宏祥、钟国祥兄弟(虹口区)等,关系就比较密切,其友情保持至今。也有分别后散了的,例如徐发挥、姚伟忠、朱安静、朱金娣(已过世,时任文书)、柴振龙等。
        初,干校成立“红哨兵”(以后改为基干排),我、宗逵、宏梁、大小钟都在其中,主要是维持干校日常秩序,监视“阶级敌人的动向”(阶级敌人是谁?至今是迷)。记得还有熄灯时各个宿舍的巡查、外出不请假回来时的盘问等等。晚间工作,白天不用下地,应该是美差。不久,老文觉得我能写会画,于是专门开了会,查了我的档案(他们查档案很奇怪,不看我爹的历史问题,只见社会关系中有我大哥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军官,就OK了),任命我当了连队文书,其实就是干校文书,也常在干校办公室帮助整理、起草文件,专刊《五七战报》的采访、编写、刻印(可惜没有留下一份),开会时的大字横幅、宿舍办公楼墙面上标语,最令老文们惊奇的是,我还能画毛主席像,记得一幅大招手,一幅去安源,就出自我手。
        朋友中陆晓萍当上了卫生员,李宗逵去了哈尔滨、上海,老钟是基干排长,小钟是基干民兵,许熙明(小牛)是事务长,小费(炳兴)是炊事班长,我们经常聚在食堂后的宿舍,谈天说地。记得中秋节,大家吃着硬邦邦的当地月饼,喝着从小卖部买来的啤酒,想念着上海的亲人,不禁失声痛哭。那天,满宿舍的上海知青都在害思乡病,哭声一片,现在想来,他们都是十六七岁的孩子啊!
        在经历了春播、踩格子、锄草、收割、脱谷等各个环节,我们的干校生活就此结束。70年1月,全部知青分三拨--后勤(木工、牛马号)以及女生,分至三分场,一个排的男生,到了四分场,其余男生,全部去了七分场。四十年后,见到同学王克俭、朱金娣、孙玲玲、梁忆萍等,四十四年后,又有四十余干校老友见面,这是后话了。
        老弟回忆干校,印象深刻。自拟《满庭芳》一阕,词曰:
        引龙入画,干校遗存,故园旧事重重。驱车奔驰,心急与相逢。十月披云戴雪,可怜见,水流东西。别已久,深情尚有,梗结常在喉。
        一晃四十余,花甲已至,华发不再。只留得,刻骨铭心一族。此情谁堪共说,玉液滴,酒盏杯中。归去时,残楼破瓦,老弟泪潸然。
知青返乡之旅(归引龙河之三干校篇)
先去水库一观
知青返乡之旅(归引龙河之三干校篇)
干校残院几栋
知青返乡之旅(归引龙河之三干校篇)
还记得此地此屋?
知青返乡之旅(归引龙河之三干校篇)
拐入干校的泥路
知青返乡之旅(归引龙河之三干校篇)
还有几户“钉子户”,不愿拆迁
知青返乡之旅(归引龙河之三干校篇)
当年宿舍
知青返乡之旅(归引龙河之三干校篇)
他们说是食堂
知青返乡之旅(归引龙河之三干校篇)
基干排宿舍

卫生所?

连部?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