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赴北大荒四十四周年祭——曾经的引龙河人  

2013-06-09 13:45:54|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9624日,我响应伟大领袖号召,离开上海,奔赴北大荒,成为一代“知青”。光阴荏苒,四十四年过去,“知青”这个特定环境下的名词也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渐渐地烟化。可是对于我们这一代真正走过“知青”心路历程的人来说,却是难以割舍的。郭老当年写《甲申三百年祭》,说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历史年”,“无论怎样说也是值得我们回味的事”。容我照搬一下,特在四十四周年来临之际,写下《赴北大荒四十四周年祭》。

一祭走上山下乡的光荣道路。

1968年我初中毕业,其实也就上了一年的文化课,大部份时间都是一窝风地搞大字报、大批判,到底学了多少知识,天晓得。伟大领袖“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最新指示发表了,在一片欢呼声中,毫无疑问,我们就成了“知青”,“四个面向 ”就成了“一片红”。

或插队,或农场,没有别的选择。于是父母单位来配合落实“最新指示”,于是居委会上门来敲锣打鼓,于是一代知青豪情满怀走向了上山下乡的光荣道路。

我们这一代人,当年都十六、七岁,用如今的话说,叫“花季”。那时已经读过很多小说,其中不乏描写青年人垦荒建农场的故事,想象中也有很多的浪漫。就到北大荒去,在那片广阔天地里,年轻人在一起,过集体生活,一定很自由、很开心的,哪想到“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那晚见父亲伏案给远在天津的姑妈写信,突然听得一声抽泣。男儿有泪不轻弹,这可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父亲落泪。直到第二年我回沪探亲转道天津,姑妈告诉我,父亲在信中说:“她就像一只羽毛未硬的雏鸟,还不会飞呢,教人如何放心得下。”20026月,父亲因病去世,看到了他的自传遗稿,读到一段叙述我当年上山下乡时,父母柔肠寸断的情景,不忍卒读,禁不住泪如雨下。

我收到了三份红色材料,红色象征着光荣,红色象征着革命。

赴北大荒四十四周年祭——曾经的引龙河人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第一份是上山下乡通知书。顶端置中是两段最高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下钤“上海市虹口区革命委员会下乡上山办公室”大印。那个年头物资计划供应,各种票证一大堆,但凭本通知可以购买有关生活用品,这是对知青的关怀。购讫,有关单位就在通知书的背面盖个章,在我的这份通知书背面就盖了三个章:“各种票证已发”、“铅管牙膏购讫”、“照顾供应棉毯已购”。正文中,去向农场是手书填充的:“黑龙江营龙湖”,字迹了草,应是“引龙河”,三个字错了两个。两者在沪语中音近,遥想当年填写通知书的这位干部是何等地心不在焉,又回想十年后当知青们想通过病退返沪时,那些上海的体检医生们又是如何地执法严明,令人唏嘘。

赴北大荒四十四周年祭——曾经的引龙河人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赴北大荒四十四周年祭——曾经的引龙河人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第二份是“请宝书证”,第一行是敬祝万寿无疆。凭此证,可请得六十四开雄文四卷合订本一册,语录、老三篇、诗词一百开三合本一册。这是我们接受再教育的精神食粮。

赴北大荒四十四周年祭——曾经的引龙河人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第三份是“集体乘车证”,和我们现在的身份证差不多大小。起首也是最高指示,背面的篮印图章是“1969624日”字样。这张小小的乘车证,承载着千钧之力,把知青们拉向了遥远的北大荒。

赴北大荒四十四周年祭——曾经的引龙河人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赴北大荒四十四周年祭——曾经的引龙河人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这三份红色档案,弥足珍贵,至今还保藏着。虽然已陈旧褪色,但它的红色魅力永在。

我手捧上山下乡通知书,怀揣户口本,心情复杂地走进了乍浦路派出所。值班民警三下五除二,我的户籍就飞向了千里之外。一刹那间,我仿佛才感受到今后我将不再是一个上海人了?心中有了些许失落,淡淡的。

二祭刻骨铭心的离别。

624日的日子到了。大客车将我们送到上海火车站,站台上已经站满了送行的家长和亲友。老天亦好像有些同情吧,阴阴的像似马上要下雨。高音喇叭欢唱着嘹亮的语录歌“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大海航行靠舵手”。家长的双眼都盯上了车厢窗口的儿女,母亲在不停地揩泪,车厢窗口的儿女也在不停地抹眼泪,都讲不出话来,小弟和小妹们则放声大哭。亦有一些亲朋好友、好邻居陪着去做劝慰工作的。

听到汽笛一声长鸣,车轮开始转动,泪飞顿作傾盆雨。

我看到父母手里牵着的两个妹妹,双脚直跳,哭着喊着“姐姐!姐姐!”其时,我的两个妹妹还只十来岁,父母也老泪纵横。我实在不忍心看这个场面,边哭边把头埋在了桌上。然而就在车轮逐渐加快时,我猛然觉得还想要再看一眼我的亲人,于是便快步跑向车厢的最后一节。经过两节车厢之间的过道时,只见几个男生侧身望着车外渐渐远去的家人,掩面而泣,更催化了我的泪腺。我伫立在列车的尾部,泪眼婆娑中看到远处父母妹妹还在向列车挥着手,一点点往后退去,直至在泪眼中消失……

我们,一群半大孩子,披戴着知识青年的桂冠,花季岁月离乡背井,告别了黄浦江,告别了故乡,告别了亲人。火车载着乳臭未干的我们往北驰去,前方等待我们的将是什么,心中有幻想、有向往,但终究是一片迷茫。

这刻骨铭心的一幕,我至今未敢忘怀。

三祭十年“再教育”的第一步。

列车在安徽境内的一个临时停车站戛然而止,一下子涌过来很多小儿,他们衣衫褴褛,有的甚至一丝不挂,瞪着渴望的双眼,伸出一双双脏兮兮的小手,向列车的窗口示乞。知青们纷纷把带着路上吃的点心都抛给了他们。我刚踏入人生的第一步,就感受到了中国的农村还有人生存在饥饿线上,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心中有些黯然。

火车不舍昼夜,两天后,已奔驰在广袤的东北平原上。眺望远处,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农田,还有就是未经开垦的荒原。当列车倏然滑入四平站时,耳际突然传来“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向你们学习,向你们致敬!”的口号声。原来,站台上整齐划一地站满了欢迎的人群,个个手拿红宝书,有的还手挥彩带跳起了“忠字舞”。淳朴的东北人民张开热情的双臂欢迎我们,在安徽境内留下的黯然心情豁然开朗了起来。

我想,我们都是第一次坐这么长时间的火车,整整三天,有些同学脚都肿了。列车在一个叫龙镇的小站停止了喘息,这是北去铁路的终点,又是我们新生活的起点。小小的龙镇站毫不起眼,但在以后十年中,却成了我们对它有一种悲喜情结的、特殊意义的车站了。

卡车又将我们送向各个分场。挤在车上,尘土飞扬,一路颠颇,缓缓往地平线尽头伸展,地平线后面又是漫漫的,叫人心里没底。好不容易看到一堆房子,总算停了下来。房子倒比想象中的要好,是红砖房(想象中的农村都是泥房子),门前竖着一块牌子,上书“引龙河农场三分场革命委员会”。到了,到了,这就是我们将要施展青春抱负的广阔天地,曾几何时,我们下定决心将在这块黑土地上扎根一辈子。

随后的卡车运来了我们的行李,各人找到了自己的箱子和被头包。看着被稻草捆得结结实实的箱子,不知如何下手。拿出随身带的水果刀割吧,老半天也割不下来一股。不知是谁找来了镰刀,这才把箱子打开了。取出箱子里的衣物又放哪里呢,二尺炕头就是我们的所有。看着我们不知如何是好,早我们三个月去的上海知青教我们把替换衣服塞进备用的枕套里,上面放上枕头,这样,就不占地方了。

十年接受“再教育”的生涯就这样开始了。

十年中,我们践行“阶级斗争、生产斗争、科学实验”,我们谦虚、勤劳、拼搏、奋斗,我们有欢笑、有委屈、有欣慰、有泪水。

    历史的功过已无须评说,放笔三祭,宛如一幅素描画吧。       

 

                                        201362

 

  评论这张
 
阅读(715)|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