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转载——记王主任二三事——蝈蝈  

2013-05-27 10:24:20|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分场曾有两个王主任——大王主任和小王主任。小王主任是七十年代初调来的,而我于70年后基本上就远离了三分场,先是在老点,75年春去了六分场(即合并后的二分场场部),所以,小王主任在我的记忆中更多的只是一个名字。这里要说的是大王主任。

大王主任大名王景林,一个有文化含量的名字。有一次,不知在一个什么场合看到了王主任的签名,呵,字都是反写的,由上往下签。“王景林”三字如是黑体字,左右差不多,手写可就大不一样了,这让我这个刚踏上社会的毛头小子感到十分新鲜,由此,也认定这个穿着一身黑棉袄裤的农村大叔般的领导,是个有学问的人。

知识青年来到广阔天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忆苦思甜就是必须的。到农场不多久的一天晚上,两地知青集合在食堂,开忆苦思甜大会,食堂还特别做了窝窝头,人手一只。大会由王主任主持,并亲自朗读选好的忆苦思甜的文章。忆苦思甜的文章在王主任的口中读得抑扬顿挫,都有声泪俱下的感受了,十分地投入。文中控诉的什么,我早已记不清了,但当时我还是听得很认真的。正沉浸在王主任营造的肃穆而悲切的氛围中呢,耳中突然闯入了一个异样的词组——苗哭老鼠,“苗哭老鼠”?楞了一下,马上明白太入神的王主任也做了只读半个(半边)字的秀才了,只不过有点太低级而显得有些搞笑了。我四下瞄了一下,会场肃穆依然,王主任也依然一脸认真地读着手中的文章,真不知是我过于较真,还是这样的老生常谈还真有我这样认真的听众?当然,如此严肃的政治场合在当年也是容不得随意可以搅场的。在以后长长的岁月中,只要提起大王主任,那“苗哭老鼠”都会在我耳边响起。

上海知青刚到农场时,与哈尔滨知青其实也有过一个愉快交流的开端。只是,随着相互打量的好奇结束、两地文化习俗差异性的摩擦渐起,“蜜月”很快就过去了。

食堂那场不大不小的两地知青冲突过后不久,王主任就着手合并连队的工作。在上海知青几乎一致抵制的情况下,王主任开始各个击破。我是第一个被“传唤”进革委会大门右手第一间办公室的,也许,因为我是一班长,按序排列就是第一;也许,在王主任的眼中我还只是个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搞定的大孩子。

进门坐下,与王主任近距离地面对面。脸色平和的王主任以毛主席语录作开场白:“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了……”毛主席语录是最高指示,也是常用来点人死穴的尚方宝剑,是那个时代文攻最锐利的武器。读罢语录,仿佛胜券已经在握的王主任问我对合并连队的看法,得到否定的回答后,王主任不紧不慢地继续他既定的思路:你们上山下乡是响应毛主席的号召,现在合并连队也是毛主席要求这样做的,你不同意合并连队,对毛主席忠不忠啊?我顺口说:不忠,主任马上接着问:那对毛主席不忠说明什么?原来,我已经入了王主任设下的“圈套”!当时,我就急了,不过也没慌乱,急智之下我反问满脸踌躇的王主任:你在工作中有过错误和缺点吗?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其实谁也不会说自己的工作毫无瑕疵),我就如法炮制了王主任为我设下的套,从而得以全身而退。

大王主任在上海男知青中有个奇怪的外号——狗皮帽。这外号起于何时、何人取的,我无法也无意考证。奇怪的是,当地那么多的人都戴皮帽,为何把王主任唤作“狗皮帽”,何况王主任戴的还是一顶很不错的黑色外皮(肯定不是狗皮)、内衬黄褐色羊剪绒的皮帽?客观地说,相比许多农场干部对知青的态度,王主任显得理性而不粗暴,颇有些工作方法,在我的内心深处,还是挺尊敬和推崇这样的领导的,至少,我不会把“狗皮帽”套在记忆中大王主任那乌发油亮的头上的。

 

 

  评论这张
 
阅读(38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