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写给天堂战友的一封信——吴月娟  

2013-05-16 15:48:14|  分类: 永远的怀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德方,抗美:您们好!

      光阴似箭,您们已离我多年了,(德方到2013627是整十年)不知您们在那里过得好吗?一切还能习惯和适应吗?每当想你们的时候,总是和往常一样拨打你们的电话,哪一个是天堂唯一的号码?为什么总是不在服务区或电话无人接听?也许你们忙去了,我好想和你们聊聊天,好想知道你们好不好?甚念!!!

      2003515我们全家来到上海,由于非典时期,我们刚到上海就被居委会“软禁”,每天早晚有人来探视并量体温。一周后“软禁”解除,我和李金柱立刻去医院探望德方(在哈尔滨时就知道他住院了)。看到德方那虚弱的身体,抗美那憔悴幸苦的面容,心里一阵撕裂的疼痛,可是,德方仍不忘紧紧地握着李金柱的手,嘱咐道:“吴月娟为你付出那么多年,到上海了一定要好好对她”,我的心里既感动又心疼,自己病入膏肓还不忘替别人着想。在这以后的日子,我经常做点粥、菜去医院看望,并换换抗美回家洗个澡换洗衣服。在病床上,德方你和我说了很多很多的心里话,叙述了你一辈子那么的不容易,我耐心认真的听着,至今铭记在心。其实,又有谁容易过?

      625的凌晨,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我从梦中惊醒。我迷迷糊糊地拿起电话“喂”,就听电话那头“娟娟,你来陪陪我好吗?”抗美的声音,我彻底地被惊醒了,没有半秒钟的犹豫,立刻答道“好,你不要着急,我马上到!”撂下电话,下意识地看看墙上的时钟——210分。我飞速穿好衣服,就下了楼。从不敢走夜路的我,也不知哪来的胆量,居然没有半点害怕,顺手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安图医院。

      到了医院看德方的情景,似乎应该是倒计时了,我和抗美你商量着该给德方买衣物了……第二天,抗美姐姐从杭州赶过来。大家商量着轮流值班陪护,我考虑姐姐路途幸苦,就让她回家休息,第二天再由她值班,先由我陪抗美你值班。没想到德方就在27日的凌晨(具体时间不记得了)离抗美而去,离我而去,离亲人而去!抗美你悲痛欲绝,我紧紧的拥着你,边安抚边在你耳边轻轻的提醒当前的首要任务,于是,你点点头,强忍着眼泪,坚强的开始料理德方的后事。我打了一盆水,你接过我递给你的毛巾,细心的给德方洗脸、擦身、洗手脚;我和德方的一个朋友协助你,帮着你给德方换衣裤,我亲自给德方穿上袜子和鞋,陪伴着你把德方送进太平间。在去你家的路上,购买了设灵堂的物品,与抗美你一起摆弄。根据德方的生前遗嘱,不开追悼会,不买骨灰盒,一切从简……

      德方去世后不久,抗美你又因病住院了。由于我上班在嘉定,路途远,所以去看你的次数的确不多,没记错的话也就二次。你出院后,你母亲因老年病,你就把母亲接到你那里,精心照料。我真有点为你不平:伺候走了丈夫又接来了母亲,难道真是注定这般辛苦劳碌吗?!因我上班没有更多的时间去看你,只能经常给你打打电话问候,有时候也请你来家里聚聚,或与农场战友在外面聚聚。

      在一个节日里(好像是五一),我突然想起很久没和你联系了,不知是否安好?于是我拿起电话熟练地拨通了你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你变得如此的陌生,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首先想到的是你和你母亲的健康问题,在我的追问下,才知道你对我有了误会,这让我既十分惊异也有点气恼,一时冲动下就挂断了你的电话:我不想和你做任何解释,并不是我的付出想得到什么回报,而是这么多年的姐妹情义,竟然抵不上一些没根据的闲言碎语!

      突然,有一天传来了你的噩耗,我非常震惊。在德方的朋友那里了解到你生病的大致情况,我后悔不已:后悔我没能和你作必要的解释,为什么我当时不能大度点,为什么我就没有唾面自干的境界?如果没有那些不快,陪你看病的一定是我,如果是我陪你看病,也许不会有看病时随即的不省人事,我真的很后悔,至今自责不已!从那以后,我经常会梦见你。第二天醒来,我也会给烧点锡箔,也不知你们是否收到?我还会经常祭奠你们的,只要你们在那里过得好,还是那样夫唱妇随,相敬如宾,患难与共,我也心安了。

      我祈求上天保佑你们,保佑你们在另一个世界,不再受苦受难,不再受病痛折磨......那一定是天堂,一个祥和的、一个温馨的、一个到处是鸟语花香的、一个没有是非的天堂。德方,抗美,我在这衷心祝愿:愿你们在那个世界幸福,安康......

想你们的朋友!阴阳两界割不断朋友情!战友情!

 

                                                                               吴月娟

                                                                      2013424

 写给天堂战友的一封信?——吴月娟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评论这张
 
阅读(58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