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转载】北纬四十八度 ——青春燃烧的岁月(引子完整版)——黄学忠  

2013-05-14 07:28:37|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北纬四十八度 ——青春燃烧的岁月——黄学忠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引    子                                                                                                                                                                     
                                                                                                                                                              插图:鼠标 

北纬四十八度 ——青春燃烧的岁月            --- 黄学忠 - 鼠标 - 鼠标的博客

         公元二零一三年的四月一日,我站在苏州河中山路桥桥顶栏杆边。向桥东望去,那座《战上海》影片中,解放军乘火车风驰电掣闯过苏州河的钢樑桥早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座钢拱桥,桥上跑着三号线、四号线的轻轨列车。

向桥西望去,苏州河北岸的木材一厂变成了《海鑫公寓》,苏州河南岸的国营一纺机变成了创意园区,昔日工业文明的象征——一纺机的烟囱,仍高耸着,但它的功能却是日夜亮着数格显示度数的气温计。再向前不远处就是苏州河上的最后一渡——强家角渡口,现在也是拱桥一座。极目远眺,数万纺锭的国棉二十一厂的旧址上是鳞次栉比、错落有序的《上海花城》。

黄昏,残阳如血,火红火红,浑圆浑圆,挂在天际边。夕阳最后的余晖倾洒在大地上,大地披上了一层霞光,绚丽多彩,灿烂辉煌。

碧波荡漾的苏州河,仍是那样缓缓地流淌着,仿佛向人们诉说着那过去的故事。

此时此刻,不禁让我想起公元一九七九年的四月一日,远离上海六千里路的北大荒——黑龙江引龙河农场场部东北方向三里地的西大岗,那时那刻我坐在西大岗坡顶上,同样落日时分的情景。                        公元一九七九年的四月一日,我坐在西大岗的坡顶处,俯瞰着这片度过了十年的黑土地。

日落时分,淡蓝色的天空浸透着宁静,挂在天际边的仍是同样浑圆浑圆,血红血红的残阳。落日最后的余晖倾洒在黑土地上,大地披上了一层霞光,同样绚丽多彩,同样灿烂辉煌。落日的景色,终是美不胜收的,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了。

一条"s"形的土路,由坡顶顺势而下向前延伸着、舒展着,过了座木桥,再向前不远处就是引龙河农场场部了。          

场部的修配厂、粮油加工厂、大库都在路南的区域,路北的区域则是公安分局(场部俱乐部大楼)、招待所、供销社、场部医院、邮局、场部行政办公楼、场部中学……。农场干部与职工 家属的住宅房散落在场区各处,此时正是炊烟袅袅。          

发源于小兴安岭西麓钟山的引龙河,就像黑土地上的玉带(农场由此河得名),九九八十一弯,又何止几十一弯,弯过了西大岗坡下,折过场部的南边,穿过引龙河农场一分场的属区,奔向纳莫尔河。刚开始解冻,河水许是纤细的潺潺流水吧。

场部南边的那两座串联着的引龙河大桥(木桥)连接着龙镇到嫩江的公路。(现如今已是伊春到嫩江的省级公路了)这条公路由东南向西北,贯穿了场部,贯穿了整个农场。公路上时不时腾起团团尘土、你来我往、川流不息,正跑着那些匆忙赶路的解放牌卡车、拉着拖斗的胶轮拖拉机。(俗称蹦蹦车)大返城季节,送粮送知青,送行李,真忙!(办粮油关系须向龙镇粮库缴纳一定数量的公粮)

数十里远处五大连池火山群中的尾山、洪都拉山恰似北京的栗子小窝头,被削平了顶尖,镶嵌在这片广阔无垠的黑土地上。轻柔曼纱般一层薄薄的、淡淡的雾气,宛如少女披戴着的白色纱巾,朦朦胧胧环绕着山底四周,一年四季皆是如此。极目远眺,淡蓝色的天空与灰蒙蒙的大地浑然一线,只有此时此景,我才真正领略到了《广阔的地平线》。(一部阿尔巴尼亚影片名,在此借用)

再过几日,便是清明了,远在六千里的江南应已然是麦苗绿油油、菜花黄澄澄、玉米白花花、桃花粉嘟嘟的时节吧,真所谓大地回春,春暖花开,万紫千红的景象。(依稀记得儿时折柳编成翠环戴在头上的情景)。而此时的北大荒的黑土地上亦然是寒冷依旧、萧瑟依然,西大岗坡前坡后还是荒野枯草一片,仅有的稀稀落落的小树条子,在料峭的春风里,晃动着,摇摆着。

西大岗的南坡,据说是块风水宝地(阴宅也),前有引龙河缠绕的水势,后有背靠西大岗的山势,高高的斜坡面向南,又有坐北朝南之寓意。

所以引龙河农场南片的墓区就在这里,这里长眠着农场里逝去的男女老少,长眠着逝去的诸多我认识与不认识的知青。(知青阿芳就埋葬在西大岗)。想到这些长眠在西大岗诸多的认识与不认识的知青,顿时黯然,潸然泪下。

我怀里揣着返城的手续关系(户口迁移证、劳资关系、组织关系、粮油关系、供给关系共五项)即将离开引龙河农场返回上海,而他们与她们却再也回不了家了,长眠在西大岗,身心完全、彻底永远融进这片黑土地上了,与大地母亲拥抱在一起。

此时此地,此情此景不由地令我回想起这十年来在黑龙江这片黑土地上所经历的岁月。这十年的日日夜夜、这十年的春夏秋冬、这十年的风霜雪雨、这十年的酸甜苦辣、这十年的艰辛坎坷。虽说这十年的岁月是几十年人生的一部分,但却是人生中从少年到青年最为宝贵的十年。十年的青春年华呀!十年青春燃烧的岁月。

这十年短暂而又漫长、痛苦而又快乐、苦涩而又甜蜜、空虚而又充满、枯燥而又充实,刻骨铭心却又不愿提起,压抑着的沉积在脑海深处的记忆闸门一经打开,思绪犹如钱江潮水,汹涌喷薄,一泻千里。

穿越时空隧道,让时光轮回到十年前——公元一九六九年,就从那时开始说起吧。

       

  评论这张
 
阅读(51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