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我的国林大哥——蝈蝈  

2013-04-22 20:19:08|  分类: 各抒己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十周年的聚会不仅带给了我们难以忘怀的激情而温暖的回忆,也带给了我们建立新的友谊的契机,比如我与国林。如今,四十周年聚会已过去近四周年,写下此文,以志纪念。


其实,有许多人都这么称呼国林,但还是愿意写下这样的题目。

在二OO九年的三月之前,尽管与国林已做了近三十年的战友,并且还是一个学校出去的,我们却完全是两股道上跑的车:在农场时,国林是青年干部,身在“人民公社”的大家庭中,其乐融融,奔的是康庄道;我是一介黎民,孤灯茕影,离群索居,走的是独木桥。回城后,国林是多次活动的发起人和组织人之一;我则长期游移在主流甚至支流之外。一九九九年的三十年聚会,临时客串了一把主持,已是无限地接近了国林,最终,还是几乎没有任何的交流。

OO四年,我告别了企业生涯,窝居陋室,真正地做起了寓公。第二年春天,一次中学同学小聚时,从乃牧兄口中得知,三分场的上海知青准备于当年组织人马回引龙河。尽管还领着失业金,却对回第二故乡充满了期待,等着有人通知联系,可以报名参加。春天很快过去了,夏天来了;夏天慢慢地过去了,秋天到了;凄凄的秋雨不再下了,冬天已在眼前,我等得所有的花儿都早已谢了,也没等到任何音讯。又是同学小聚,我问乃牧,答曰,早回来了!失落之至,难于言说。得知是国林带的队,原本就够疏漠的感觉,更增了一份怨怼。二OO六年,自己的第二故乡之旅终于成行,见到久别的哈哥哥哈姐姐们时,我对虎山兄毫不遮掩地发牢骚,以泄心中积郁的不满。

OO九年三月的一天,国林忽然来电,说要登门造访,让我颇感意外。我以礼节性的态度接待了国林,而落座后的国林也没浪费太多的时间,开门见山地说明了来意——邀我参加纪念上山下乡四十周年聚会筹备工作小组的会议,在将来的分工中配合负责文艺演出的李申。这再次让我感到意外,却也仿佛已期待了很久一样,没有什么客套,我接受了这样的“工作安排”。

我的性格中有一种特质,拔高点说境界也可以,那就是不会将个人的成见甚至恩怨带到工作或必需的合作中去,属于那种“该干哈(啥)就干哈(啥)”的人。因此,并不知我内心的国林开始侃侃而谈,说自己对四十周年聚会的设想与期望。说着说着,就觉得我与国林有着一些相同的地方,比如,国林提出整个活动过程借助多媒体手段,来展示后知青时代的自强不息和与时俱进,而我对电脑的幻灯片制作刚刚入门,有了一些心得,这让国林高兴不已。说着说着,早已忘了心中的块垒,想的只是如何抓紧落实国林的设想。

在那些各项筹备工作紧锣密鼓地进行的日子里,要了解工作进展的情况,国林与我走得较勤、也走得较近。藉此,我也得以渐渐地走进了国林的内心深处,了解了他的为人处事之道,看到他为本次重要聚会如何倾注心血、知难而上,也耳闻目睹了他的顾全大局、负重前行。终于,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晴朗日子,我向国林敞开了心扉,感到有些突然的国林,则向我叙述了那年回农场的组织过程(才知道国林也有着难言之处)和一些感人而难忘的经过。至此,我对国林的种种臆测与不满,已是烟消云散;国林则说,通过这些日子的合作共处,对我也有了新的认识。我对已不太陌生的梅娟说,国林现在是我大哥,我会尽全力支持的。在宴请哈、津两地知青战友时,瞅了个机会,我告诉虎山兄,我与国林的疙瘩解开啦……

与国林接触多了、深了,会发现人高马大的国林却十分的细腻,不仅表现在他的工作作风中,也表现在他的文章中,有着婉约派的遗韵,柔丽动人,比如为四十周年聚会写的致词,比如为“三百垧”开博写的《心中的三百垧》等等。文如其人,在与昔日的黑兄黑妹们相处时,国林也有着事无巨细、时时想着他人的温暖情怀。

国林细腻而聪慧,仅仅靠着兄长的教科书,就能为改造厂房设计方案,但国林却并不精明,相反还有点憨。我曾在写天津知青的文中(《大红枣儿送亲人》)说家谡是让人不设防的人,而国林大哥则是与人几乎不设防的人,人们能轻易地进入他的世界,知道他的强处,也知道他的弱处。国林容易与人相处,是基于他对他人的尊重、信任和不掖不藏的真诚交流,这样的仁厚之举,在国林的身上发扬得有点“憨”了,因而被乃牧兄笑称为“戆”,一字之差,却由可以嘉许的优点,转眼就成了“东郭先生”。但,我还是以为国林是“憨”而不是“戆”:“戆”是生理缺陷,虽无可救药,却也能“戆进勿戆出”而自保其身;“憨”则是性格使然,在国林身上更有着良好家教的传承、文化修养的积淀以及人生阅历的洗礼作为支撑,即使受了委屈,也不会做“戆进勿戆出”的事,而形成今天我们心目中的“国林大哥”。

我的国林大哥,憨憨的,我喜欢,我敬重。

 

注:“人高马大”这样的词原本在写《为什么是“三百垧”?》时就用上了,但当时一激灵,觉得有点为尊者讳,即改为“高大”,但与“细腻婉约”对比的感觉就差了不老少。在写此文之前,我与国林提起过,将会用原来想的“人高马大”来形容他,国林憨憨地一笑。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