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下乡点滴——上山修路兼记战友沙顺强——半蕉园主  

2013-04-02 22:24:17|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那年上山修路,出发时我正感冒、发烧。乘在卡车上又站在最前排,不知道找地方坐下来,直挺挺地迎着风,吹到孙吴。奇怪,寒热竟给吹没了,头也不痛,跟好了一样,只是觉得浑身酸软无力。因车上不去,下车后,大家揹着各自的行李走向宿营地。途中下起了小雨,行李越淋越湿,又是持续上坡,渐行渐重。凭着信心加上傻小子的冲劲儿,终于坚持走到了宿营地。

宿舍是帆布帐篷,床用桦树条铺成,高低不平。拆开湿行李,铺好自己的窝,脚都没洗就睡下了。那一觉反倒是非常地解乏。人真是贱骨头:明明有寒热,被冷风吹倒吹没了。多少年后我曾问过医生,他们的说法好象是人体有潜在的免疫力,特殊情况下会有所表现。可我总觉得,睡在湿被窝里能把感冒寤好,有点不可想象。

     我们去的地方叫红皮营子林场,属小兴安岭余脉,山不高林密。原来很多大树,在我们去之前就已伐倒,果松(东北红松)如圆台大的树墩,比比皆是。林场革委会主任姓辛,比较左,看见我们有人戴眼镜,就说是资产阶级份子,要改造。他们那的知青,是近视也不敢戴眼镜。那是一批从上海普陀区去的知青,全讲苏北话,当地以他们口音为标准上海话,我们去后倒显得有点另类,先入为主的缘故。

修路确实很辛苦,每人每天要挖三立方土。开头几天,每天累得骨头像散了架,躺在高低不平的桦树条床上,也不嫌咯人,连身都懒得翻。渐渐地有所适应,三方土大半天就能完成,孙才元个子大,力气也大,半天就能干完。剩余时间如何打发?贱骨头精神又来了,居然想打排球!我找来细绳编网,就在厨房前不平的空地上,打得个不亦乐乎。主力队员有阿琮、雄飞、卢建华、孙才元等,还有很多临时来凑热闹的,大家真的很开心。

那时雄飞有一条小黑狗,挺机灵的。大概在刚去的那两天,有天夜晚,帐篷外有响动,把小黑狗扔出去,指望它能起吓唬作用。不想,它夹紧尾巴从门帘缝挤进屋,嘴里“叽叽”的声音,显然它是害怕。不知谁说是熊瞎子,大家都很紧张。所幸后来没了声音,以后再也没来过。大概我们人多,人气旺,狗熊也怕了。

那时,食堂司务长是沈国明,为了让大家吃好,变着法子改善伙食,做糖三角用的绵白糖,要到红皮营子林场场部去揹回来的。好几公里,来回都要经过一段“塔头墩”的沼泽地,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湿地,也就是当年红军过的草地。“塔头墩”是一坨坨密密细草丛生的疙瘩,能承载人的重量,但墩之间就是沼泽,滑下去的话不是儿戏。一次国明揹了一袋五十斤重的白糖回驻地,不知怎么就陷了下去。这地方前不巴村后不着店,罕无人迹,叫也没用,国明兀自竭力挣扎。我那时编筐打柳条恰从这儿过,听见响动,赶紧上前把他拽出,一只大套鞋陷在泥里没拔出来,也不要了,人要紧。也幸亏那袋糖架在“塔头墩”上,减缓了下陷速度,要不然的话,还真很难预料将是怎么样的后果。

修路运土方靠筐挑,土筐用量很大。我琢磨着硬编了几只拿去给他们用,牢度还不错,于是连队让我脱产专门编筐。后来用量实在大,就又教会沙顺强,我倆一起编筐才勉强够大伙用,也确实为连队省了不少筐钱。

沙顺强是虹口乍浦街道知青,后来考入北安农校读书,分在黑河检察院工作,在当地成家,并自学考出了律师证书。改革开放后,我劝他来上海发展,经过慎重思考,听信我言,辞去公职,只身一人来到上海。国明知道后,为他介绍工作,引见律师界精英,经过不断努力,终于在上海站稳脚根,并把妻女接来团聚。虽说辛苦,然一家团圆,共享天伦,一时间倒也其乐融融。但好景不长,不久查出有病。住院期间,我曾多次骑车横穿上海,到市北某三甲大医院去探视。那时他仍很开朗,见面时绝口不提病情,可从家属口中得知其为不治之症,心中很不是滋味,怨自己不该劝他来上海。他在黑河检察院时已然贵为副检察长,权高望重,且妻家也都在当地,生活舒适没有压力。到了上海,换了环境,一切从头开始;他又是个要强的人,长时超负荷工作,还要照顾妻女,加上忽视营养,亚健康状态时间长了,遂致今日之病。每思至此,心中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痛。

由于黑河地处边境,他又是检察院干部,单位给他配一把手枪。他常说自己一介文弱书生,现在倒好,“舞刀弄枪”起来。他为人正直,工作一丝不苟,不冤枉,也不放过,曾为一件铁定的案子,彻底翻案,在当地传为美谈。而此事他从未谈起,还是在他逝世后,原单位来人参加追悼会时讲起的。追悼会上,国明现场书写条幅挽联,斗笔浓墨,笔法遒劲,非凡功力!我代表老同事致悼词,悼词如下:

  与兄相识,始缘“下乡”;农场锻炼,其时不长。

  上山修路,抬石编筐;忙里偷闲,笑聚伙房。

  纵横捭阖,激浊清扬;唯兄与我,志趣相当。

  你去求学,我返故乡;从此分别,万里茫茫。

  文弱书生,“舞刀弄枪”;阅卷断案,明鉴毫芒。

  与人为善,不冤不枉;“铁案”翻供,桃代李僵。

  总为生计,繁忙紧张;超常负荷,埋下祸秧。

  不入地狱,不上天堂;灵明不昧,直指西方。

                呜呼哀哉,伏兮尚飨!

               辛巳年十一月廿三日未时        弟恒昌泣拜

今年又是蛇年,一晃十二年如白驹过隙,撰此拙文以记下乡琐事及对战友的思念。

 

  评论这张
 
阅读(36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