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知青翁国强父亲的叮嘱——乌永康  

2013-04-10 13:18:14|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们知青中,有些人忠厚老实,安分守己,因此也常常会被有些人看不起,甚至于欺侮。他们就像北大荒草甸子上那些不会开花的小草,没有鲜艳美丽的花朵引人注目和叫人赞赏,只是一直平平淡淡、默默无闻地生活着和劳作着,也因此往往容易被人们所遗忘。但是,他们的身上却常常散发着人类最闪光的品质——那就是善良。

                                                                        ——作者

 

知青翁国强父亲的叮嘱

 

知青翁国强,人长得较为瘦弱,小眼晴,单眼皮,因此,有人给他起了个绰号叫“单眼“。“单眼”为人敦厚本分,禀性木讷,少言语,不合群,从不惹事生非,为此,刚到农场时也少不得受人欺负。

下乡农场,那时他所带的行李中有一个很大的木箱,因为比我们一般的箱子都大,所以放在炕上特别地显眼。那是到农场之前,他父亲特意叫木匠用实木打制的。看来刚制成没多久,因为箱子表面淡黄色的油漆还显得铮亮光洁,箱盖的四角包着镀铜的包角,箱子前面的镀铜搭扣上挂着一把地球牌大号铜锁,看上去十分地结实坚固。平日要从箱里取衣服和杂物时,他总不把箱盖开大,一般是拿多大的东西,就打开多大的缝隙,印象中好像从不超过三十度角。某日,因为想从箱底翻东西出来而把箱盖开大了,碰巧同宿舍有人从傍边经过,不经意地看到箱盖底面上贴着一纸,只见上面用笔墨遒劲有力地写着:“国强吾儿:财不露面,切记!切记!。”

偏偏此人嘴快舌长,口无遮拦,此事很快在男生之间传开了。以后,常有好事者拿此事来开涮他,每每遇见他便说:“国强,财不露面哦”,“切记!切记哦,国强”。而他也从不恼怒,常常是无言地微笑着睥睨你一下就走开,偶尔也会低着头,轻声地咕哝几句谁也听不清楚的话后便避开了你。

       其实,当时哪一个父母不担忧、关爱自己的子女?只是表达的方式不同罢了。可以想象,“单眼”的父亲一定是一位慈祥仁爱的长辈。于是,我就记起了当年将要离开上海奔赴农场之前的事了。

       就在我出发去农场的前几天,母亲见我正在整理箱子准备托运时,她走了过来,手里拿着用手绢包着的东西对我说:“这里面有五张十元,共计五十元钱你带去,在农场时如遇万不得已的急事可拿出来用”。边说着边亲手将那包钱放进了箱子里衣服下最底层的右下角,然后,又仔细地替我整理好衣服,并用双手压了压一下,又叮咛了一句:“记住,一定要藏好别弄丢了!”“知道了”我一边整理着行李,一边漫不经心地应着。“唉!”母亲望着我长长地叹息了一声,脸上挂满了忧伤,眼眶里似乎还闪着泪花。

       可怜天下父母心!知道自己的子女要到几千里之外北大荒的苦寒之地去受苦受累,哪个做父母的不牵肠挂肚,担忧万分啊!

       返回上海后,那时我住在天潼路和江西北路附近的桃源坊。有时到四川路上的第七百货商店去买东西,路过塘沽路北边的东德兴里弄堂口时,偶尔会遇见“单眼”。“翁国强”,我一见到他就喊他的大名,“哎”他依然低声地应道。“混得怎样?”“还可以” 他微笑着,然后低着头,眼看着地。他还是像以前一样,少言语,也不愿多搭讪,俩人仅寒暄了一二句就分别了。

       以后,除了199952在沈国明的上海社科院举办的我们三分场知青去北大荒农场30周年纪念的聚会中曾照过面后,便再也不曾遇见他了。不知道他近来可好?他的那位慈祥仁爱的老父亲是否还健在?

       愿天下所有善良的人一生平安!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