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转载】我记忆中的吴仁宝——溪畔人家  

2013-03-23 11:47: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日,从网上和报端上得知,晚上又从电视《夜间新闻》中看到,称之为“中国农民第一人”的原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因患肺癌,于3月18日在家中逝世。这个带有无数荣誉和光环的在我国农村经济改革发展大潮中有着很大影响力的传奇人物,现在,就像一颗深邃夜空中的明星,从此陨落。昨今两天,主流媒体(如《解放日报》、《新民晚报》)和官方(江苏省委宣传部)都给了重要的篇幅和极高的评价。见此,本来不一定会记住的一些关于吴仁宝和他的华西村的散淡记忆又被唤起,虽说是些陈年往事,拼写出来,还是有一定意义的。

 一九八八年光景,上海的纺织业因成本和费用的大幅上升,历史包袱越来越重,生产经营已显疲态;而各地农村则开始积极地寻找项目,兴办乡镇企业,此风一时方兴未艾。在几个“星期日工程师”的撮合下,华西村与我厂联系上了。当时,我厂生产的《金驼牌》色织中长花呢既是国家著名商标,又获国家质量银质奖,还是外贸免检产品,享有很好的外贸商誉,华西村一眼相中了我们作为合作伙伴。不几天,吴仁宝的大儿子吴协东就带了几个华西村干部来我厂考察洽商,在我厂的小餐厅里,讨论了合作的初步意向。又过几天,厂里的一辆沪陵牌面包车,载我厂十几名干部,赴华西村考察和进一步洽谈。不料,早上车沿沪太路出市境后,这条沪宜国道到处在扩路施工,车一路颠簸,经太仓、常熟、张家港快进江阴时在一个叫“三路基”(音)的地方,发生了故障。等侍弄好车,到达华西的时候,已经差不多过了晚饭的时候了。

第二天一早,吴仁宝接待并陪同了我们。应该说,那时,华西大队已是小有名气了。我们先在村口的一个广场、一个像个小型体育场的地方。吴仁宝介绍说,四周的一层层水泥阶梯是村民们开会的座位,中间场地,村里可搞各种活动,还可以停直升飞机。听了此话,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一个华西村干部在我耳边轻声地对我说,“你看,”,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只见一个在四周围墙的上檐上起伏伸展着的一条龙的龙头,龙头张嘴昂首,龙眼耽视地对着远方。这个或用水泥塑就的作品,简单而略见粗陋,要是品赏真还不能恭维,但张扬的气势还真有点。这位接着对我又咬耳朵:“龙头对着哪?华士镇!”我一下惊诧了,华西在华士的西面,故而得名。华士是镇(公社)所在地,华西是属镇领导管辖下的一个村(大队),如此犯上,何必何苦啊?我心中暗暗思忖。

 这是又过了以后很长时间的事了,我每次驱车在沿江高速上经过华西段时,总要眺望一下窗外远处那座高耸328米塔式建筑,据说,这是个起名很土的宾馆,大堂里还放着一个一吨黄金铸成的金牛。另外,现在华西还按1比1的比例复制了故宫里的建筑。联系到多年前龙头朝向这件事,吴仁宝是什么想法,真有点不解。

 还是回到那一天。吴仁宝继续带领我们参观它的华西村杰作,路过村中大道旁的农民别墅,那时大概是第一代的华西别墅吧(现在报纸上说已经是第五代的欧式别墅了),与其说是别墅,不如说是排列整齐的单体三层的民居,只不过坡顶改成了平顶,里面有了煤气和卫生设备,但每户确实有了汽车间,立面上也有了阳台。功能上别墅的单元都有了,但别墅建筑的艺术美感和园艺绿化是没有的。但在那时,这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走到村北,真如吴仁宝所自豪地介绍说,要农民像城市工人上班那样,上下班不淋雨,所以,农田里有一条中式长廊绵亘延伸着。说实用也实用,说奢侈也奢侈,哪有农民扛着锄,挟着镰把、背着农药桶像逛公园似地下地,这番真是华西独好的农田风景啊!

 吴仁宝等又带着我们游览了华西农民公园,公园的特色是绘有二十四孝图的木质竖屏分布矗立在公园草坪四周,悠恬游园之中,对游人和村民进行了一次中国传统文化教育。这是吴仁宝建园的用意。

 在国道拐入进华西的路口的对面,有一座浅浅的小山,叫鸡笼山。当晚,在鸡笼山宾馆里,双方签署了联营协议。当时,我由主管生产的计划科副科长兼生产总调度(正科长管接单和销售)转任了厂工会主席,也算是厂领导班子一成员,就经历了这一过程。

 以后,与华西有了更多来往,接触我们的,主要是吴协东和王厂长(这个女厂长,名字实在记不起来了,据说她后履职华西村驻北京办事处主任)。真正使我对吴仁宝印象饱满和清晰起来的是,大概过后三年不到光景,有一次好像是华西工贸总公司成立十周年庆祝大会。那时,我已是厂里的党委领导了,和厂长一起,受邀参加这个活动。

 这天,几百位从各地来的客人,在一个宽宽的长廊中部凸出的也同样是宽宽有一定进深的简易会场里, 坐在一排排木制的长椅上,听了吴仁宝的一场报告。这次报告,其实是一次脱稿的演讲。吴坐在台上,对着话筒,侃侃而谈。他非常自信、又不失风趣地用带有浓重江阴口音的普通话,向来客们介绍了华西村的发展情况和他的治政思想,既坚定执着地阐明了他坚持集体经济的理念,又极具理想化地描绘了要让全体村民过上好日子的幸福图景。

有几段讲话,至今还记忆尤深:

当时经济已开始转型,社会上“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已成为一种舆论导向,下海经商在社会上也成为一种气候。对此,吴仁宝说,华西村不能有个体户,如果有人要搞个体,就请他搬出华西,不承认他是华西人!

华西当时与南京钢铁公司等企业的联营已有很好的效益,华西内部也依照对发展经济的贡献的大小在分配上拉开了差距。人们很关心它的分配情况和方式。吴仁宝说,我们的分配都是兑现的,如何兑现,个人所得,大部分留在村里,作为股金,发展村办经济;分给个人的部分,现金只给很少,仅满足日常生活开销;主要是先给房子,住别墅;有了别墅,给红木家具;有了红木家具,给小汽车······。

当时,吴仁宝已六十开外。他的“住房别墅化,做饭用煤气、出行小轿车,种地用机械、村容像公园”的蓝图很鼓舞人,但这个愿景到底能否实现,吴仁宝引领这条道路能否走得通,吴仁宝似乎了解大家的疑虑。他这时掷地有声地说,我这个党委书记,是不会退休的!我会一直干下去,直到干不动!这句话,语惊四座,但我当时在现场确实亲耳听到。

 以后的事,在这里不再赘述;对吴仁宝的印象,本文也不作归纳。吴的逝世,新华社对此发了通稿,这对于一个村官,是绝无仅有。对吴仁宝的印象和评价,网上、电视广播中、各种报刊杂志里,已足使我们的眼球和鼓膜疲劳一阵。而我,只在本文中对我已近久远(二十多年前)的记忆中的他,作个简单如实的描述罢了。


                                                                                                                                          2013.3.20.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