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征文——引龙河的二战遗迹——周日新  

2013-12-08 12:35:57|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时读报,据说今天的很多青年朋友已不知二战中的斯大林格勒战役,可能对中国的抗日战争也不甚了解,更可能不了解二战后期百万苏联红军解放东北的史实。但我永远不会忘记,在我们下乡的引龙河农场三分场北面,在那片茂密的山林和广阔的农田下,还明显留下的那场战争的遗迹,好像随时提醒着我们不要忘了那场残酷的战争。

从我们三分场场部往北,沿着机耕路走约二里地左右,有一个用木头搭建的三角架高高地耸立着,据说,是当年的地质勘探队为了探矿留下的遗物,如今大概是早已不见踪影了吧。在三角架的侧,当年日本关东军为了防御修的战壕蜿蜒地向西和向东延伸着,不知道哪里是头。

当年闲时,我也曾沿着战壕往西走过一段。随着时光的推移,战壕已经坍塌,被不知名的各种灌木和野草所覆盖。我用手中的镰刀无意识地到处划拉,试图想找到点什么战争遗物,结果是一无所得。我不知道此处是否发生过战斗,但仿佛能闻到那残存的战争硝烟。

沿着机耕路再往北,走过一里来地,往西穿过三百垧,在一片小树林中,我们可以看到一条南北向的废弃公路,那是伪满时期日本关东军修的一条战备公路。据说,往南到德都,即如今的五大连池市,往北则经过龙门到孙吴。龙门边上有飞机场,孙吴更是要塞区了。公路虽已废弃,但路旁的排水沟仍清晰可见。路面上长满了各种各样杂草,和被拖拉机履带压折了的小树。清晰的车轱辘印表明这路牛马车仍可行走。路的两边长满了低矮的榛子树丛,一到秋天,那是我们知青和当地家属采集榛子的好去处。

沿着废公路往南走不远,就是我们分场当年养羊的地方。它过去是六分场的蚕场,因长期废弃不用被老文文指导员从场部要来的。当时,黄瑞芬、阿来头(郑泰来)、祁晓阳、唐翠娥以及乌蔚兰和乌蔚青姐妹俩曾经在此僻静处放牧羊群,可见还是要有点勇敢精神的。

我们再说沿着废公路一路向北,过了一片沼泽地和一条小河,那就是北山,废公路在此沿着山脚直向东去。前几年,有人考证说京剧《红灯记》里面李玉和工作和战斗的火车小站应是龙镇车站,那么北山游击队所在的北山,是不是就是这个北山呢?不得而知,只不过是一种遐想罢了。但我想,抗联应该是在这一地区战斗过的吧。这条到北山的路,平时没什么人走,但到了冬天,可有点热闹劲了。为了冬天能够生存,除了刮风下雪,我们知青们几乎每天赶着牛车、马车,坐着东方红拉的大爬犁上山砍柴,这条路可是必经之路了。  

冬天大雪覆盖,那些战争遗迹是看不清的,但等到了夏天,在你闲着的时候,你到那儿溜达,就得忍着蚊子小咬的攻击,方能看清这种战争遗迹的场面。这里本该是有桥的,但不知是日本人为防止苏联红军的追击自己炸了,还是苏联红军为了断日本人的后路炸了该桥?反正是没有了,也没有什么残存的物质,只留下几个积了水的大弹坑,仿佛在告诉我们这里曾发生过的一切。那战马的嘶吼声,坦克的隆隆声,或许还夹杂着枪炮的轰鸣声似乎还在耳边震荡回响。在这声声之中,往日不可一世的日本关东军狼狈地沿着这条公路向南溃败,直至无条件投降,东北这片祖国的大好河山终于得以收复。而二十四年后,这里则成了我们的第二故乡。

我们回忆过去,回忆在农场日子所看到二战的残存遗迹,从而想到为赢得抗战胜利而进行那场伟大而残酷的战争,进而感到现今的和平生活是如此的宝贵和幸福。因而我想说:为了和平,请不要忘记这段战争历史。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