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征文(转载)——引龙河的酒情结——袁国林  

2013-12-25 07:29:16|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 溪畔人家《引龙河的酒情结》
         少小不谙事。儿时,看见隔壁邻居朱家伯伯和宁波阿姨手指尖夹着飞马牌纸烟腾云驾雾那么自得的样子,看着秦家爷叔每天独自一人,坐个矮凳,将放着几颗油氽豆瓣,几片猪头肉的小碟摆在家门口的小桌上,慢慢地嘬着一小盅一小盅的高粱酒(上海人那时称白酒为高粱酒),有滋有味地那般莫大享受的模样,总是觉得不是那么入眼。那时认为,抽烟喝酒都不是好事,等我们长大了,就没有人再会抽香烟,也一定看不到有人再会喝这老高粱了。
       可是,几十年过去了,我却把这两件事都沾上了,而且程度还不浅,常常遭到家人的“谴责”和好心朋友们的规劝。今天,先搁置烟的问题不谈,单就酒事居然还作文侈谈情结,脑袋里的筋往哪搭上了?
      且慢,听我一一道来,这些有关酒情结的话题,还真的和咱引龙河有关系呢!

      下乡十年,我在引龙河农场三分场,当过青年连的一连连长,改建制后为第三生产队副队长,而且填过“干部录用表”,也算是进了编制的小角儿了。当会儿,每年公粮交库、种粮入囤,一年农事忙完之后,都会和分场的其他干部一起,到场部去开个大会,现在叫年会,就是领导作报告,总结一年,部署来年。这个会也是一年中最重要的会议,上下都十分重视。不说会议情况,单说生活安排,也是十分周到。住,一般都安排在良种站和学校,开会前一天就入住,五六人一小间,炕烧得暖暖呼呼的;晚上,不是由宣传小分队演出,就是看电影;至于吃就更讲究了,中午满满一桌菜,不见酒;晚上,则是在场部招待所相邻的大食堂,大摆桌席。
       晚餐的时间到了,与会者进入这个大食堂,只见灯火通明,屋内亮度不知比平时增加了多少倍;进去顿觉热气腾来。佳肴酒水已堆满在桌面上的二十来个圆桌整齐地排列静候着,好一幅丰衣足食、无酒不成席的气势!
       各自落座,领导开席声刚落,满屋就立马蒸腾起来。东北人的豪爽,酒席中最能体现。各自碗中倒满了酒,领导巡桌碰杯,算是慰问一年辛苦;各桌回敬领导,纷纷表示感谢;邻桌上前敬杯,要表来年互相支持;同桌相互邀杯,都曰预祝来年。屋里热腾,桌上热腾、人也热腾,个个心里更热腾。看来,这样的阵势要把这团结的大会、鼓劲的大会这层意思体现得淋漓尽致。于是,酙酒、喝酒的,伴随着阵阵碰杯、呼喊、吆喝、哄笑声,仿佛一下驱走了一年的辛苦疲劳,解开了以往的磕磕绊绊,忘却了生活中的各自烦恼。酒酣至极,百态显露性情无疑。那时,这样的场面我并不适应,现场表现自是比大郎、老咪逊色多了。只见他俩一个来者不拒,脖子一仰、气若山河;一个巾帼胜须眉,笑容可掬、游刃有余;唯有我,拘泥讷言、但还是自觉自愿,硬生生地灌下不少.....。酒后,感到的是周身经脉舒张,酣畅无比。第二天晨起,暗忖喝了白酒这东西,我莫不也是一个大人了。渐渐地,酒量随身骨和日子一起增长。酒这东西,就这样使我和农场、和引龙河的农场干部和战友们的心境更近乎了。

       还有件关于酒的情结的小故事,有点特别,但记忆犹新。
       那年冬天,雪下得很大,大地已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白被,严严实实。所有的农活差不多都完成了,就剩场院上还有几大堆小山似的苞米堆还未脱粒,干完这些活,大家可只管打柴火猫冬了。于是,机耕队的康拜因拉到了场院边上。可是,这机器开动了不一会儿就出了故障,原来是一个齿轮被硬物打坏了。分场机耕队料库里没有这个零件、场部机修厂也没有这个零件。大家都束手无策的时候,场部又来了电话,说已经与邻近的部队农场取得了联系,那里有备件,可支援我们。
       老文马上找到我,告诉我,分场拉上两只羊,到部队农场去一次,你去把这事办了。于是,胶轮车斗载着两只从羊号里抓出的已被绑住四脚的羊和我,突突地穿过水库大坝,朝北开去。
       没料到的是,到了部队农场的那个连队,很快办完事后,连队指导员和连长非要我留下吃饭,婉拒不成后只能从命。送我来的胶轮小车回分场了,我仨就进入了连部办公室。
       办公室屋不大,但收拾得很利索,火墙烧得整个房间暖烘烘的。屋中间的一张办公桌已移到中间,桌面上已有几盘凉菜放好,三套碗筷酒杯和三把椅子都已安排好,看来是都有准备的了。
       各自落座,斟完酒,话匣子就打开了。原来这个部队农场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办的,连长是辽宁人,而指导员是关内河北的。仨也都算是少小离家,都有思乡之情。当他们知道我是上海来的知青,自我介绍知青连队连长的经历后,真是越套越近乎,天远地长,话题越扯越多。仨人之间,指导员最能摆乎,连长则不停地给满酒,我也兴致极高,海阔天空的乱扯,一个勤务兵模样的来回从厨房端来一盘盘炒菜,酒到底过了几巡,早已无法计数。酣酒之后,感到该告辞了,谢拒了找车的麻烦,自忖路还不算远,走着自个儿回吧!
       北疆冬天日头短,夜空中已是一轮明月高悬,走夜路本可以说是件蛮赏心的事。可是走到大道上,我感到怎么不对劲了,两腿不听使唤,飘飘然的。软绵绵的脚一会儿伸向右,一会儿迈向左,人也踉踉跄跄,走起了“之”步。我醉了!人生头一回。好在头脑还清醒,但心中却生出了惧意:万一失足从大坝上滚下去怎么办?一旦跌入被大雪早已填满的路边深沟能爬得出来吗?最害怕的,假如遇到了狼怎么办?我手里只有一个用细麻绳系着的那个小齿轮能管用吗?......。此时,我意识到,只有努力地保持自己的镇静和清醒,坚决认准大道中间的车辙道走,将雪中露出的蒿杆当作警示标志,因为再往旁跨出一步就是被雪填满的路沟!就这样,一步步,晃晃悠悠,跌跌冲冲地走着、走着.....。好在那晚的月色好,整个雪原被月光照得亮亮的。直到水库到三分场的大道拐弯处,看见了一排排黑黝黝的家属房,站定了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还有那么一段小经历,我是很回味的。
        那年,三分场办起了自己的小酒厂。出酒了,大家都很欣喜,人人相传,都说酒品还不错,就叫“三分场小烧”吧,挺有点品牌意思的。我进酒坊,看着从那个从蒸馏接管口连连滴出的酒水溢起的酒香,心里真的很高兴,因为这是我们三分场上海知青搞起来的呀,也分享着一种成功的喜悦。
       慢慢的,我有了心思。那年探亲假,我用一个已经斑驳掉漆的军用水壶,灌满了这“三分场小烧”,带回上海给我伯父喝。
       我伯父在石油战线工作,记忆中是搞页岩油的,因为他工作过的地方是四川、兰州、茂名等地,都是出岩油的地方。他长年在外,很是辛苦,也很疼爱我们。他每年回上海探亲一次,总是在蚕豆上市的时候,因为他喜欢这一江南时蔬;对于白酒,他也好一口。
       酒带回送到了伯母那里,我也在麦播前回农场了;伯父照例在蚕豆上市时节回沪探亲。不久,收到了堂哥的上海来信,说是此信是伯父关照他写的。信中,伯父叮嘱我,说我自小身子比较弱,在外不能过份劳累,干活要量力而行等等,还嘱咐我有空给家多写信。信中,堂哥还特意谈到了那壶酒,伯父每喝一次,都连连说:国林带回的酒好喝,国林带回的酒好喝!我回信道,你们知道这酒是谁烧出来的吗?是我们延安中学一起下乡的一个女同学烧的,他的哥哥是上海酿造研究所的工程师,人家有专业讲技术,怎么能不烧出好酒来呢?
       伯父后来故世了,但这壶“引龙河小烧” 的往事,有时还在家族聚会时被谈起,我也得到了不少次孝顺的“美誉”,现在说起来,虽然晚了这么多年,这还真的要好好谢谢鑫森、小华和黄贵荣等队友当年开拓精神和辛苦付出了!

       引龙河的酒,融进了农场情、军民情、还有我被冠以孝侄的亲属情,至于还有队友们至今亲如兄弟姊妹的队友情,是不是都像那杯杯满溢着醇香的引龙河酒,香飘四方,绵远悠长......。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