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征文——收 获 ——黄家振  

2013-12-22 18:06:08|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年风雪酷暑的磨炼,小米、窝头、大馇子的煎熬,经历了除去战争外的所有磨难,我们这批“知青”一代是不幸的(相对于我们的下一代),可我们又是幸运的,因为有了这么多的磨难,练就了我们的意志,培养了我们能够吃苦耐劳、永不放弃、一往直前的精神;体验过五味杂陈的滋味,更容易懂得珍惜,学会在逆境中奋起,这是我们的资本。

回城后,原本在企业里有模有样地工作和生活,因为碰上了改革的浪潮,人生再次进入我们曾经有过的迷惘、失落。正因为我们曾经经历过,所以能够勇敢地面对,并且适时地再次挑战将来。我还是幸运的。

我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业余大学,而且成了我一生中工作时间最长的单位,直到退休。

校长交待给我的第一项任务,想不到是负责基建工作,因为,学校当时在发展,校舍不够。据说学校经过2年时间向区政府申请扩展,结果区计委、建委、财政同意了立项,但是财政、计委仅同意拨款50万,而建委只同意在老校舍上加层,加层的总面积是20002平米。也就是说,国家同意你开工了,但是设计、建造、设备添置,以及工程费用等资金来源都要我们自己解决,而政府唯一的实际管理就是委托、监管我校标的的过程。看来,这是一项十分艰巨的工程项目。

我之所以敢于冒险承担起负责这项任务,主要还是得益于在农场曾经干过大概2年的维修基建工作的经历。

记得当时,我们分场组建了一支10多人的维修基建队。基建队的“大拿”是老黄头,一个矮小憨厚的老头,其时大概4050岁吧,反正看上去已经比较老了。另一个是绍兴人,好像是姓郑,比较滑头,反正是我们所称的“二劳改”。整个维修队里,我跟他们2人接触、一起干活的时间最长。记得那时,主要任务是知青的宿舍、家属区的房屋维修,期间还造过2间房子。维修时,大部分工作都是泥工。这活又累又脏,而且十分烦琐,刚开始干活就弄得浑身是灰,尤其是修补炕道、疏通烟囱的时候,那灰就更大了,必先清理炕灰,然后才能和泥砌砖。弄完后,满头满脸、鼻子、耳朵、嘴巴全是灰尘,就像春播时刚从播种机上下来一样。但那时年轻而且好学,毕竟是一项技术活啊。平时干活时,我时常留意他们在关键工序上的处理,可他们有时是故意在快到关键点时支开我们,什么去找工具啦、什么去和点泥来啦,反正是不想让我们看到、学到本事(过去旧社会不是流行一句话嘛,“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看来他们的老思想还是根深蒂固的。修炕道、修烟囱,排烟的顺畅是很关键的问题。这上面是很有讲究的,如果弄不好,烟是不会顺畅出去的,反而会反灌、呛人,这样的话维修就不算是成功。但光偷着看是学不到真工夫的。后来,我找个机会对老黄头直说了,他看我蛮真诚,也愿意教我,对我就格外关照起来。首先,是动手实干,他在旁指点,有时碰到有难度的还把着手指导。我感触最深的,是他趁我们造一间新屋的机会,居然教我学会了砌墙角、大山墙、窗沿、屋檐等技术活。他跟我讲,你已经掌握了6级工的基本技能。我到今天还真的从心里感激他。

我们用的砖都是12〃红砖(长大约是30公分,宽15公分),平时砌面墙是一字排开,前一横后为二竖,第二层时方向相反,如果砖头的长度过长的话,则要用砌刀进行裁切,直到能放进合适的位置。砌墙角则又是一种方法。在角上如果第一块是立砖的话,它的旁边必定是横砖,第二层还必须有半砖相互反串,交叉压线,砌墙时都是先砌墙角,先砌45块砖的高度,然后砌面墙。砌面墙时,以角墙的层砖外主面和高度拉一根线作为基准面进行排砌,直到同角墙先砌部分一样高度时,再砌角墙,如此循环反复。光砌墙还是比较容易的,只要认真按照基准线就行。砌墙角的难度就比较大了,所以能够砌墙角按当时的标准已经是4级工了。我记得当时这些活一般都是他们2位干的,老黄头干得比较认真,速度相比老郑是慢一些。我刚学的时候,往往砌得不是凹进去就是凸出来,无须吊线,仅肉眼就能一眼看出不行,只能推倒重来,往复多次后慢慢地掌握了一些要领,后来是能基本过关了。

当时老黄头教我砌屋檐,这个难度是比较大的。首先它没有基准面,全靠手感,而且每一层都必须往外伸展1/3砖,要砌五层砖的厚度,也就是说砌到第五层砖时,已经超出原墙面整砖了,如果前面几块砖基础不好,或者砌砖手法不正就会坍塌。刚开始时,我只砌了第一层就塌了,经过反复实践,直到老黄头手把手的指导,修正后才勉强能砌好一段。

在业余大学的校舍加层工程中,我还曾露一手,表演了一次砌墙的工夫,让那些工程队中的大工及监理们对我是刮目相看了,这也算是以理服人吧。正是凭借这些底子,我勇敢地承担了学校的这项任务。当然除却管理外,就是尽可能地溶入这支队伍中,还真学会了不少基建的相关知识,至少能够辨别工程队中产生的偷工减料行为,并及时加以修正,保证了工程的质量。也正因为能够指出他们的不当而且讲出道理,使得工程队和监理都能够很好地配合,也使我在新单位的作用得到充分认可。工程竣工验收时,区财政的领导还以为我是学建筑学的,问我你是怎么发现他们工程中有错误的?其实,发现问题纯属偶然,但是边干边学倒是真的。在学校看来,我倒真像是专家一样。

我始终认为,我们这代人是时代的矛盾体,不幸总是伴随我们,上山下乡、政治运动、下岗、工厂倒闭等等,可我们又是幸运的,正因为这些磨难和经历,使我们相比没有这些经历的人来说更成熟,这就是历练,也是收获吧!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