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征文--在三队当农业技术员的日子——余国杰  

2013-11-30 18:58:16|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0多年前,鬼使神差地使我接触了农业技术。

1970年,领导让我去北安农校学习。在农校学习了一年半,回场当了几年的三队农技员。北安农校的前身是东北农学院黑河分院。我们这一期是黑河农场局出资为各农场办的,引龙河农场去了三个,另外两个是十一、十二分场的。学的科目有栽培技术、植物保护、育种、遗传学等等,但是程度就是工农兵学员的水准吧。就是这些很实用、普通的知识,对当时已几十年广种薄收下来的大机械化农场,还是有点奢侈。

种庄稼首先是播种,大兵团作战式的播种与小农经济是有天壤之别的,每垧地的小麦必须有500万的植株才能保证合理的产量。当时,黄河以北400/亩以下,400斤过黄河,800斤过长江,黑河地区的地力、光照保证500万植株是可以的。要有500万植株,首先要有500万粒小麦种子,500万粒小麦种子重量是多少呢?要测出这个品种的千粒重,就知道500万粒是多少重量了,500万假如有10%是不出苗的,那就要多播10%的种子,这就是发芽率、出苗率的概念和应用。

       每年冬天,我都要做第二年的各品种播种出苗率的试验。大豆、玉米与小麦不同,它们是75公分垄播的,而小麦是平播。用种计算不一样,做发芽率是一样的。

       试验再精确成功,不过是纸上谈兵,真的大兵团作战,不分昼夜,环节很多,地块、品种,播种机出种口流量是否堵塞,意外的因素都影响质量。35左右小麦开播以后,十天要完成几百垧的播种。中间稍有差池,到出苗时漫山遍野,稀稀拉拉,欲哭无泪啊,吃不了兜着走是小事了。这段时间晚上不睡觉是经常的了,不敢啊。当时很苦很累,但是养成了对工作的习惯,使我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获益非浅。

        5月以后,就是玉米、大豆、小米等作物的播种了。黑河地区的无霜期100天不到,打霜以后,作物就不长了,假如今年无霜期长那么几天,产量就会增加不少。选择黑河系123号大豆品种比较保险,但产量一般。到了冬天,为了寻找、权衡好的品种——既满足上述条件,又对肥、水要求不太高,跑遍了农校同学的农场。记得有一年,和四队的陈昌,困在山河农场半个月,等货款,整天下棋,下得烦透了,老是输。

       我的工作比作参谋的话,司令就是王景林、机耕队黄队长。什么时候开播,何时田间管理,何时收割,他们说了算。黄队长是个通情达理的领导,业务也不错,沟通也容易,是我心目中的好领导。参谋不带长,放P也不响。作为现买现卖的念了几天农业的知青,和各位领导的沟通也是一个问题。相比与知青的连队领导,真有很大的不同。

       三队成立了良种队,沈铮铮和王克俭领队,种了一块试验田。一般她们是在连队工作,有用工需要时,我就要找冯连娥、汪蕊玉请示。知青连队领导的全力支持我至今不忘,哪怕临时安排,她们也是照办不误,没有半点勉强。

       讲到支持,特别想到潘鑫森排长。冬天做发芽率试验,需要保持一定温度的屋子,需要煤,农场的煤要到龙镇去拉。冬天运力紧张时,经常会断煤,有一次,就断煤了。紧急求助老潘,老潘二话没说,第二天,一车煤就卸在办公室门前。钱毅群,三队的统计,我的工作中密切的好搭档,我在三队的益友。小个子,热心肠,头脑灵活,正直,工作认真,在三队很有人脉。我们分享三队繁杂的数据,严格说,我是借光的多。行文至此,这些三队的队友,他们鲜活的形像就在我的屏幕上,你们好!!我再次感谢40年前支持我的各位领导、队友、良种队的女队友。

       度过了早出晚归的夏锄,就到了8月开镰麦收的时节。经历过七十年代初雨季麦收悲壮的情景,你会感到天气晴朗在此时是多么的珍贵!天高云淡,站在高高的红色的康拜因上,在金色的麦浪中驰骋,你会感到自豪,这就是我们美丽、富饶的北大荒。

       把东方红拖拉机和康拜因看做前方的联合舰队,那么场院就是后方的基地,那里同样的紧张和艰辛,同样是保证胜利不可或缺的关键。你看,粮囤上高高地搭着的跳板上,小伙子扛着180斤的麦包矫健的英姿,骄阳下姑娘们拿着推耙轻盈的身影,扬场机吐着金黄的麦龙,一切都组成了丰收的交响曲。聆听着这样的乐曲,你会感到向上的力量,你会真切地体会到幸福不会从天降。

                                                                    2013.11.29.

后记:

孙玲玲带孙子染上了感冒,因此不能带孙子一周吧。我也因此花了二个晚上完成了。长期不写生涩的很,请国林,老潘,各位编委斧正。不是青春无悔,也不是什么什么。这是我们年轻时的一些经历和感受。可能或多或少,或深深地影响了我们的一生,至少我是如此。不大赞成迫害论、阴暗面,虽然说保持真实,对事不对人。不堪回首的往事并非是当事人愿意回忆的。写这样的文章,回忆了不少,看到引龙河的近影,再联想到一部纪录片:孟山都眼中的世界,真是惆怅。

 

  

  评论这张
 
阅读(381)|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