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们经历的岁月难忘,结成的友谊永存

 
 
 

日志

 
 

征文--在基干连的二件往事—张润泽  

2013-11-28 21:43:55|  分类: 那些年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着“珍宝岛”一声枪响,1969年下半年三分场成立了基干连。一个男排,一个女排,70多人。指导员是山西人王发举,黑黑瘦瘦的,精明强干,政策理论水平高。连长是上海知青魏伯源,老谋深算。男排排长是陈虎山,女排排长是天津知青李振军,一个帅哥,一个靓女,有事没事他们俩常碰头。

当时,常在女排宿舍联欢,我记得天津知青赵志玲的京韵大鼓,字正腔圆,余音绕梁,回味无穷。上海知青张向红的一曲“三毛到上海”,也是颇有韵味。我还记得前面的歌词:“北风那个吹呀,吹得我身上冷,身上冷肚子饿,路也走不动。实指望到上海,能吃上几口饭,哪想到这鬼地方,穷人活命难。”(今非昔比了,上海乃国际大都市了,恐怕三毛做梦也想不到。)平时,男女青年都愿意往一块凑,就连干活都是男女搭配。记得1970年春天播种,我和张万林,张法桥,杨永和,刘春英,许兰萍等是一组,扛着麦包,化肥袋子,带着口罩,风镜,站在播种机上,不停地搅拌,一天下来,除了牙是白的,剩下全是黑的。但我们苦中有乐,并不觉得怎么累,基干连的生活是值得回味的。

救人

1969年冬天的一个下午,王指导员派我们二班去北山拉柴火。哈尔滨知青曲家瑞赶着牛车,我们一行七,八个人奔向北山。到北山后,大家砍的砍,捡的捡,很快装满一车柴火,用麻绳拢上,再用绞杠绞上,还是曲家瑞赶车。天很冷,大家谁也不愿意坐在牛车上,因为牛车太慢了。大家三三两两的下了北山,我和天津知青白顺通,杨永和,走在前面,刚到东固河的冰面上,就听见天津知青冯树璋没好声的大喊:“班长!出事了,牛车翻了!快回来呀!”我们回头一看,大事不好,牛车真翻了,曲家瑞不见了!我们都没命地往回跑,就恨爹妈少生两条腿。原来,牛车从北山上下来塔头墩时高时低,路面上又有冰又有雪,牛车从高的塔头墩上下来,轻轻一颠,牛车瞬间翻过来,曲家瑞想跳车都来不及。被一车柴火死死地压在下面,动弹不得。幸亏有绞杠支着,曲家瑞的左胸四根肋骨骨折,否则就会被一车柴火压扁,小命归西!

我赶到后,果断地决定先将老牛卸下来,然后大家齐心协力,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好不容易将牛车翻过去。曲家瑞昏迷着,大家都吓傻了。我又和大家一起赶紧制作简易担架,抽出两根粗木杆,把麻绳缠上,铺上棉大衣,把曲家瑞抬上去。一,二,三起,抬起曲家瑞,快步往回赶。一个队友牵着老牛在后面慢慢走,剩下的六,七个人换着班抬,张法桥,张万林虽然个子不高,但也抢着抬(可惜张法桥于2012年12月21日因病与世长辞,享年61岁)。我们抬着曲家瑞越过东固河,穿过三百垧,二十多里路没觉得太远,凛冽的寒风像刀子似地打在脸上也没觉得疼,大家只有一个信念:救人,快!救人!快一步就离生的希望近一步,就离死神远一步。等赶到三分场,天已经黑了。大家满身白霜,还冒着热气,棉帽子都冻在脸上,筋疲力尽,但为了救战友一命(他还不到20岁),这一切又算得了什么。白顺通个子高,力气大,这次抢救他出了大力(不知白顺通现在怎样,在天津可好?)。

到分场后,王景林主任马上派车送到总场医院,到总场医院简单包扎后,让马上转院到哈尔滨,这样我又跟到哈尔滨。到哈尔滨的医院,曲家瑞的伤势得到控制,我在哈尔滨护理了一个月后,就由他在一分场的弟弟曲家祥接手护理了,我完成任务回到三分场。

救火

1970年秋的一天上午,我正准备去上课,突然分场接到总场的紧急通知,要去十一分场打山火。看到基干连的战友们陆陆续续跳上车去,我一颗火热的心雀跃了(当时是初生牛犊不畏虎,本来没有我的事,据说那时尾山农场的一位上海女知青,在打山火时,风向突然返转,山火扑向打火人,把这位女知青的脸烧得面目全非),赶紧和勾老师请过假后,跳上基干连的蹦蹦车就出发了。大家站在车上,经过一路颠簸,大约近两个小时到达十一分场。其实十一分场的山火并不严重,只是怕扑灭的山火死灰复燃,大家分头寻找是否还有复燃的火头。

我们大家四处寻找,东走走,西走走,丝毫不敢怠慢。消灭火源,绝不让杜绝的死灰复燃。就这样,我们竟然在山里迷路了。大家七嘴八舌,你说往东走,他说往西走,一时不知往哪里走。但是稳定情绪后,最终还是找到了下山的路,我们终于走出来了。

走出困境后,才感到又渴又饿。走着走着,又看到东固河了,大家蹲着河边,用手捧起黄黄的河水,闭着眼睛喝下去了。这时听到天上有飞机的轰鸣声。啊!飞机空投压缩饼干和烙饼来了。队友们欢呼着,跳跃着,跟着飞机跑,抢着取空投下来的食品。就着河水吃着压缩饼干和烙饼,别有一番风味。是一顿野餐?味道怎样?水里是否有什么微生物了?我们全然不顾。

十一分场位于东固河的上游,三分场位于东固河的下游。这次救火之行,是从东固河的下游到上游。这段往事也算是一种别样的经历吧,有些事真的就像是电影里的镜头,可这是我亲身经历的。

忆往事,蹉跎岁月。望未来,心潮澎湃。愿我们的“中国梦”早日实现。大家好好地健康地生活着,相信我们会看到美好的明天。

在基干连的二件往事—张润泽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张润泽和曲家瑞的合影
 

 

 

  评论这张
 
阅读(439)|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